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眷恋沉烟

057 父女详谈

眷恋沉烟 回觞 1341 2013-07-19 16:24:41

  你……”沈子娟用手指着沈晚烟,很是生气。

“二小姐!”季夫人拉住自己的女儿。“大小姐教训的是,妾身记住了。”半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屋子里的丫头们各怀心思的看着主子们。

沈晚烟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笑了笑,优雅的转身。

“二小姐既然身子不适,那就留在纤雨阁静养一月吧,外人不要随意打扰了。”说完便走出门外。

“你!”沈子娟特别看不惯沈晚烟的样子,从小就是,什么好的都是她的,凭什么,自己也是沈家的小姐,凭什么。

“你们下去吧。”季夫人面色不虞,厉声吩咐着。

“是。”一众丫鬟行了礼便离开了。

沈子娟一跺脚,气结,随手摔了沈晚烟刚刚坐过位置的茶碗。

“娟儿,小心手。”季夫人忙拉过自己女儿的手,仔细的查看着。

“娘,她凭什么关我一个月!”沈子娟被放养到乡下十年,祖宅里人丁稀薄,也无人理会这个京里官家小姐的教养问题。

见此刻只得母女二人的季淑慧心疼的揉着女儿的手,“就凭她是沈家的嫡女。”季淑慧眼中流露出的不甘和憎恨安抚了情绪有些失控的沈子娟。

“沈家嫡女……”沈子娟低语着,转而抬起头直视着自己的母亲。“娘,沈晚烟应经嫁人了,那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的,如今母亲掌着中馈,青云哥哥虽然过继给了嫡母,却是娘亲的亲生子,如今的沈家,我们何须怕着了陆芷心母女!”

“娟儿!”季淑慧扶着女儿坐下,异常坚定的语气中透着决绝,“定不会让那母女好过!”

两人相视一笑。

沈府花园。

沈晚烟跟在沈铭厚的一侧,边走边看着周围的景色。

何菲菲领着一众丫鬟下人离着稍远。

“晚烟,不和爹说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沈铭厚一身浅褐色家居长袍,目光从周围的景色中转向自己的女儿。

“娘亲不是都告诉爹了嘛。”

“爹要听听我的宝贝女儿到底是怎么了。”沈铭厚此刻神态祥和,倒真是一副慈父的样貌。

沈晚烟思量着,抬头笑着看着沈铭厚。

“晚烟,你要知道,你爹是一家之主,你是沈家嫡女,代表的都是沈家。”

“女儿知道,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定了定神,沈晚烟再次将伤口撕开,诉说着自己从醒来到遇到水御寒,再到知晓自己身世回京城所经历的种种。

许久,日上枝头,温暖的阳光驱逐了秋日独有腐败凉气,沈晚烟低语着,彷佛与这秋日的暖阳格格不入。沈铭厚站了许久,有些微汗,逐渐清理着女儿遭遇的脉络。

“无名老人是说你重伤头部,以至于淤血压迫神经,所以才失忆的。”沈铭厚命人搬来桌椅茶具,待沈晚烟停下,才抿了一口清茶,问道。

沈晚烟点头,眸色中有些许无奈,如果自己没有失忆,那所有的事情都将明朗了。

“晚些时候再让太医看看。”沈铭厚想了想,记忆不自觉的回到了一年前。

当年沈铭厚意气风发,正当壮年,官场上也混得风生水起。一日傍晚,沈家一家子难得聚在一起吃顿晚饭。菜刚上齐,管家就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

“老爷,大事不好了!”老管家努力吸着新鲜空气,身子一喘一喘的。

“成何体统啊,什么事?”沈铭厚将筷子摔在桌子上。

“老爷,大小姐……大小姐……”老管家又开始喘了。

沈夫人陆芷心忙站起来,焦急的问道,“大小姐怎么了?”

一桌子的人都好奇的望着。

“大小姐没了,没了……”说完又是一阵捶足顿胸,老泪纵横。

“什么?!”陆芷心一时接受不了,当下脚软,跌坐在椅子上。

“夫人!”下人婆子姑姑们忙扶了过去。

“怎么回事,休要胡说!”沈铭厚扶过自己夫人,一边轻拍着安抚,一边震怒的看着老管家。

“大小姐没了,名剑阁派人来了,就在前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