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五章 百思难解 师徒去向不明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71 2013-08-11 20:57:35

  陈丹钧此刻感到非常委屈,没想到自己千方百计为酒店经营和发展考虑,竟然得不到上司赞叹、赏识也就罢了,还被自己人揭穿骗局,并还要在众人面前丢人现眼,其内心的纠结应是极其的悲凉。

“啊,他为什么要装醉来哄骗警察呢?”

“这就需要问一问客房部陈经理了……”没想到没等警察说话,“酒鬼”已经先声夺人了。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陈丹钧。尤其是警察小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故意装做被陈丹钧耍了的样子,几步上前就对陈丹钧逼问道:“陈经理,他所说之话可是当真?”

陈丹钧情绪紧张地连忙站起来,先看了看老板,见老板对他点了点头,急忙对小李说:“这事缘于两位重要的客人,以及大礼呈祥刘子敬,和楼层服务员……”

“大礼呈祥刘子敬,小陈你说详细点……”王世杰以鼓励的眼神命令陈丹钧必须说。陈丹钧无奈就一五一十把来龙去脉给大家叙述一遍,听众们都满腹狐疑的沉思了片刻,互相掂量着各自的份量。

酒店大堂一片寂静,有两三分钟都彼此沉默无言,王世杰闻听了陈丹钧对过程的叙述,心中百感交加。尤其对韩董事长的嘱托更是倍感责任重大。

警察小李想了想后,对陈丹钧说:“这事确实没啥大惊小怪的,人之常情!可以请刘总下来说清楚吗!”

陈丹钧闻言急忙表态:“真是劳烦了诸位了,尤其是刘队,连一口水也没喝,连一根烟也没抽,我心里实感有愧啊!来日有机会,我一定上门感谢!”

“是啊!刘总还是年轻啊,小董上去把刘总请下来……”王世杰招呼“酒鬼”,小董已经梳洗料理了一番并换来一身干净衣服,神采奕奕的上楼去请刘子敬。

陈经理连忙将自己的老板介绍给警察小李,小李握住王世杰的手也寒暄一番。但其内心实感诧异,对于王老板自揭疮疤的举动仍感实难理解。其他围观群众中有其他考虑着,想到此也深感困惑。

于是,就有好事者借口寒暄之意来探虚实,刚在质疑醉汉中那位瘦小中年人就出来说话了,他说:“咋看刘老板也就四十五、六,应该是年富力强啊!”

“哪里哪里!我今年五十有九了,要是在公家单位,早就退居二线了!”王老板实感对此人阴阳怪气之声而讨厌,但出于礼貌和业务考虑也不能轻视。接着又说:“孩子们都劝我不要这么辛苦,但要是真的一点寄托也没有,也就闲出病了。”

“哦,王老板看来对事业还是蛮敬业的,咋就选择做酒店呢,看你面相应给公家干合适!”

王世杰白发凛然,衣着得体,说话不吭不卑,浑身散发一股威慑力。

“混口饭吃,公家的事,我能看上人家,人家看不上我,快六十岁的人了,也就混混日子了!”王世杰突然心里很反感,但只能选择应对,见的人多了,经历的事多了,对人的判断也能八、九不离十,但对该人却实感难以琢磨。

那人听到王世杰话语滴水不漏,让其顿觉语塞。干咳几声,又把目光转向小董,没话找话说似乎仍有想法。

“小董看来很喜欢酒店的业务,这么用心的青年很少见啊,领导叫干啥就干啥,明知道是错了还执行真不简单……”

王世杰听到此才明白该人说话中心点原来在此,于是说道:“小董,去年刚酒店管理系毕业,他可是我们酒店的未来,陈经理找啥人扮醉汉都行,万不该用这么有才的孩子做此事,这不是给孩子清白的品行抹黑吗!”

王世杰语毕双眼圆睁的环视周围一圈,对于面前小子说话动机很有意见,几个貌似毫不相干之人故意说三道四的参合,早让王世杰厌烦至极。心里话:酒店内务之事,确实无需让外人指手画脚,干扰酒店份内安排。

“哦,原来这样啊,还是王老板关注人才、珍惜人才啊,有这样关心员工前途的老板,我想你们酒店一定会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的!”那人很清楚王世杰话语深意,眼角闪过其同伴厌烦目光,也觉再废话很多也没啥意义。

“谢谢啊,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啊!”王世杰心说,除了那个不能说的秘密,还有就是小董在老王心中的地位——宝贵闺女的宝贝儿子,自己的外孙能不尽心栽培吗!没有告知酒店上下任何人,就是为了不给外孙任何依赖和特权,让他真正的得到锻炼;然而没想到被陈丹钧当枪使,实让老王心里憋气。老王想根据外孙一年来的表现,给主要部门负责人交代一下小董的身份,还是很有必要。

小董上去五楼客房部十几分钟后,刘子敬及其所带几十余人就陆陆续续的下来了,刘子敬与其两位年青随从留在了大堂,其余人就都走出了酒店。陈丹钧连忙迎上去想与刘子敬握手,但刘总没有握手的意思,陈丹钧伸出去的手连忙高举而起,向服务台旁的迎宾人员说:“快给刘总沏茶!”

刘子敬径直走到王世杰面前,小声说:“这都快十点了,也该出来了!可至今不见出门!”

王世杰握着刘子敬的手说:“哦,我知道!”说着回头对陈丹钧说:“你去把警察同志带到酒吧去休息一会儿,我和刘总办完事,就找你们!”说完,王世杰就带着刘子敬坐电梯上五楼而去。

二人来到五楼走到8551房间门口,王世杰就对站在门口附近的人说:“小董,你们看好左右,别让闲杂人等过来!”随即七、八个人都站好了位置;王世杰走近房门,轻声叩击房门,没见屋内动静,又加重叩击房门,仍然没有回应;刘子敬浑身冒汗的说:“可能睡的比较沉吧!”

王世杰蹲下身子看了看门锁,门锁完好无损;又将耳朵帖到房门片刻,仔细辨别着生息;少顷,王世杰从内*衣口袋掏出一把钥匙,回头看了看刘子敬说:“进去别乱说话啊!”刘子敬点点头。房门被从外打开,二人蹑手蹑脚进去,转到卧室却发现,门窗都完好无损,屋内空无一人,不仅看不到房客而且客人所带物品也无踪迹。

王世杰仔细数次检查了窗口的布幔后,对刘子敬说:“这种迹象很难懂,我们走吧!出门别慌张,知道吗?”刘子敬对王世杰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