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十一章 敞开心扉 聊起心酸怪事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76 2013-08-11 20:57:35

  柳春生笑着对王世杰说:“这老周看起来,就是脾气有点急!”

“是啊,一直以来就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办事豪爽的主……敢说敢干,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王世杰紧接话茬说,停顿几秒,接着又说:“听董亮说,你上午到我们酒店,是为一个房客送一个什么盒子?”

“是啊,说来话长,一直闷在我心里,憋得我也异常难受,希望你能听后给我仔细分析分析,这事怪不怪?怪在哪里?”

“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那是前日我在南方一个古镇,偶遇了一位老者,那人据他说他是一名南拳武师,听他说他自己都83岁了,但我看他身体结实,步伐稳健,应不止83岁了……哦,应从开头说,从时间顺序展开说,你可以了解的清晰些……我说中间你不要随意打断网评话题啊,岁数大了,若被打岔,就会乱了思绪!”

见王世杰点头保证,柳春生就接着说:“那天中午,我与两个学生在古镇游玩接到好友电话,刚说完话,我就不慎一脚踏空,从几米高的桥上摔滚到地,顿时爬在地上起不来了,同行的那俩学生惊恐万分,你想我都快70岁的人了,尽管山水之地常走,但也毕竟岁月不饶人;当时我的双腿一点也不听调动了,并且腰部阵阵剧烈的疼痛,我想看来后半生就要在床上度过了,当场就直接寻思起雇请保姆的事了。寻思完想好了主意,就突然想起来好友邀请我过来鉴定壁画的事来,不由自主就哀叹起来……大意是定邦是去不成了,靛水湖的壁画鉴定只有等来世了!我那学生不一会儿,就把医生接到现场,因为学生不让救护车上的人员抬,一个学生在原地看着不让动,另一个学生就跑步到大医院请医生,医生到现场看了看就断定我是腰肌损伤伴脊椎骨折,立即就命我那俩学生去再把救护车叫回来,以便尽快将我送至医院,医生说吧就转身回医院做动手术的准备工作去了……”柳春生说着说着就感到口有点干,连忙端过水杯,喝了几口水。

“后来呢?是住医院做手术了吗?”王世杰着急的问。

“后来,若如你所想住医院做手术,我能还坐在这里与你谈笑风生吗?当然不是了!”柳春生经历显然与王世杰所想不同,清了清嗓子后,他又接着说:“我那两个学生分头去叫救护车时,那位老者就走到了我面前,将那些围观人众撵走后,俯下身子对我说:‘现在的医院就知道让患者多花钱,你这么轻的伤,根本不用上医院!’当时听他一说我也就蒙了,难道他有什么办法,就极力请他帮我一把!那位老者见我如此求他,他就让身边两位像是他徒弟的人,从临街房门口卸下一块门板,将我抬到了僻静处,然后他让我闭上眼睛,不一会儿我感到一阵眩晕,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就到了一个民房里面,他们师徒三人正在吃饭,他的一个徒弟见我醒了,就端着饭菜让我起来到床边的桌子上吃饭,我当时也感到极其的饥饿,就起身端起碗吃起饭来,很快就把饭菜一扫而光,感到不饿了才发现自己居然站起来了,抬抬腿,扭扭腰,居然行动自如,并且远胜从前了。忙问他缘故,老者说他是南拳武师,精通正骨拿捏,后来他知道我下午就乘飞机到你们大礼市机场,就临时托付我将盒子务必在今天早上送到酒店,交与8551号房客或者交给柜台传送。后来他就让人开车把我送到机场,乘上飞机两个小时不到就到了大礼机场。”

“那你的两个学生回来不见你的行踪,岂不是很快就会去报警?”

“他的徒弟说了,已经告诉我的学生了,我身上的伤属外伤,已经推拿按摩痊愈了!”柳春生又喝了几口水,接着又说:“我上飞机前,我那俩学生也得到消息,前往机场给我送行!”

“哦,难道你的伤确实不严重……”王世杰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想起了一个要点,又对柳春生说:“那你前天就到了大礼机场,咋就今天早上不能准时来到酒店呢?”

“说了你肯定不相信,我现在还非常纳闷呢!”柳春生想了想接着又说:“我下了飞机,就打出租车,告诉司机我要去定邦市去会见老友,目的地开到定邦市伴龙大酒店就行,因为我在网上订好了房间,那个出租车司机与我搞好价格就不再说话了;我坐到车里可能是有点劳累,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已经是晚上了,我迷迷糊糊看见出租车停到了一个酒店门口,等我付了车费,走上酒店台阶却发现酒店名称不对,再询问酒店才知道自己却身处山西晋南地区,除了心底暗骂司机缺德外,眼看已经是深夜23点也就被逼无奈的进酒店休息了。”

“那你前天没到,你也应该昨天能到我们大礼市或者定邦市啊?”

“还是那句话,说了你肯定不相信,我现在仍很纳闷呢!”柳春生气急败坏的说着,就去看时间,显然是肚子有点饿了,他又端起杯子喝了两口说:“咱还是简单的说吧,细节就能省就省了,想起来自己此次北方之行,我就窝火!当晚休息前我就上网订购机票,很奇怪当时就在网上发现只有太原次日下午5时才有机票能到大礼市,次日早上从晋南地区坐大巴到太原,刚好赶上登机,就于傍晚又来到了大礼市机场!下了飞机我就从网上定了大礼市第二次相聚快捷酒店的房间,后通过乘坐机场大巴我就到了大礼市第二次相聚快捷酒店居住,但当今晨醒来却发现自己却身处在你们大礼仁爱商贸公司的城南仓库里了,值得庆幸的是遇见了一个青年很通情达理,否则差点被当作小偷处理了!”

“哦,这么蹊跷啊,你没报警吗?”

“报警我担心误事,就想等交办的事办完再说!”柳春生非常懊恼的说。

“你没问问第一个发现你的那个青年是咋回事吗?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那个年青人说过什么什么他能理解!好像仓库里的工人都叫他什么什么飞来着,楼门飞、好像是这个名字,啊!就是这个名字,我想起来了!”

董亮不知何时进了门,插话说:“什么楼门飞、屋门飞的,可能是鲁孟飞吧!”两人只顾全神贯注说话了,董亮和周启龙何时进屋他俩均没发觉,不仅如此两人均没发现桌上已经摆满了佳肴,可见二人多么专注了。

周启龙说:“来来来,我们开始就餐吧,老柳一定饿坏了!有人要酒就说话!米饭有的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