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十八章 山道之遇 思维印象模糊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2 2013-08-11 20:57:35

  王世杰出了酒店门就低头想起了今天发生的诸多事情,感到异常压抑。本应往别墅所在的东南方向走,却没想到鬼使神差的跑到了别墅西南方向而去,头脑里一会儿闪现刘子敬、一会儿又闪现陈丹钧、一会闪现柳春生、一会儿闪现胡院长。

一幕接一幕,感到意识非常混乱,王世杰心想此时自己必须保持冷静,必须努力克制自己,在强烈的理智控制下,王世杰停下脚步准备站到树边抬头做几次深呼吸。没想到刚抬头做深吸气动作,突然发现半山腰出现蓝黑色的光芒,若隐若现,极像夜里蜡烛被风吹动所闪现的光芒。无非蜡烛闪动红光,而此时见到的是蓝黑色光。

王世杰用眼角余光看了看周围,顿然明白自己已经走到了逍遥台的正下方。王世杰一边看着那诡异的黑蓝光芒,一边急往自己右侧石阶靠近,他想寻到光源发出地查看究竟,异光出现似乎在逍遥台附近。

他沿着通往逍遥台快速走去,有幸时间已经接近傍晚,石阶路上也无他人。他山道行走也很通畅,走了许多台阶,达到了通往逍遥台三分之一的路程,渐渐看见那蓝黑色的光芒已经没有往外扩散的势头。惊异发现哪像在画布上涂上的黑蓝色中心一个人形体不断被压缩压缩不断在缩小……外围颜色也由蓝黑转为纯黑、深黑……突然转向他而来。

王世杰见此情境,莫名的恐惧瞬袭全身,渐渐感觉到一股不断加强的暗力吸拉自己前行。试图后退但一点也无济于事,已经感到极度寒冷在向自己周身侵入,恐惧之想法突然引发周身颤抖,恍若被猛然抛入极寒阴黑之渊。

一股极寒之气自口而入,从而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仿佛将一切凝固……潜意识明白自己危在旦夕……一切思想意识之念,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灵魂在渐渐脱离肉体……

不知何时……渐渐感到丝丝暖流注入自己体内,控制了自己被冰寒消融之势,一层层丝帛般物质包裹全身。一颗紫红之星冲破漆黑而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将黑幕驱散……周身疼痛难以控制……绿色之水进入身体每一个毛孔……包围被毁之细胞。

他麻木中感到无数的物质链接……输入着思想意识……灵魂进入形体……感受通体轻松后包裹全身物质脱离……无数极其微小的白色飞鸟吞噬表皮浮物……清爽微痒传递感觉牵连……无数微黄渺小颗粒在体内占据融化。

一股银色之气自脚底而升腾至头顶,王世杰突然感觉不知自己身处何地,睁眼一看自己竟然站在山道凉亭之中,感觉身后仿佛有人站着注视自己。

王世杰下意识急忙转身去看,惊讶发现自己面前站着一位少年。少年满脸稚气,但眉宇间充满威严,尽管脸色很严峻,可嘴角显露出祥和。王世杰突然想起给他说自己去看那个诡异的光芒,但想说话但说不出,想动作但动不了。少年像能够看懂他心思般,轻轻向他摇头。

只见少年身影轮廓泛出紫红之芒,王世杰一度头脑中闪现天使的理解,但在少年身形不断淡化之时,少年不仅向他轻轻的摇头。少年还用右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紧接着在十字上画了一个叉,王世杰突感意识一片空白,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就在王世杰发生不可思议事情的同时,青云观后山藏娇洞口附近。李清镇道长与内务执事悠然正与两位年青香客交谈,一自称牛春景的香客说他俩受南方佳木吟诗集团董事长周沫委托,就向道观赠送一尊青云美瑗的大理石雕像事宜做进一步交谈。

其实关于雕像的设计,道长早已看过样本也很满意,但关于在何处摆放,道长希望能放置逍遥台,但周董事长希望能置于藏娇洞洞口。

此次周董事长又命其北方代表牛春景再次与道长相见,还是与雕像摆放位置有关,于是道长就领着牛春成到藏娇洞入口附近给他们说明不适合在此摆放的理由。

李道长领着牛春景在藏娇洞口和青云美瑗墓及碑刻群中转了几圈,身旁与牛春景同来的年轻人也不断拿相机拍照。

转到山崖边栏杆处,李道长说:“你们周董的意思,我很明白!但也看到了雕像与这边的格调极不协调;这边历史年代比较久远,若现代的硬往古代范围搅,让人看的不伦不类!”

“刚这几圈转下来,我也是感觉不妥,但我们周董的意思是……让来此的游人,能够更加清晰的看到两位恋人,哦,不!是夫妻二人,包括他们的儿女,在人们心中的美好盼望的样子!”牛春成顾虑重重的说道。

“这种情况,若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你此次回去后,能不能多将此地的图片带给你们周董看看,让他再斟酌斟酌。我们道观和有关单位也再一起商量商量,如何?”道长想到一时半会儿无法解决的事,就想放一放再说,于是就对牛春成说出这番话。

牛春成听后也很赞同,他说:“嗯,我们大家都是想把事办好,有争议很正常,看来只有如此办了,我回去后定将道长的意思说与周董,如此就不再劳烦道长了我现在就告辞!”说完,年青人提着包转身就欲走。

“等等,年青人!眼看天近傍晚,不如今晚就住我们观中,等明早再走不迟!”李道长尽力挽留道。

走出几步远的牛春成闻言急忙转身鞠躬,说道:“谢谢道长关心,山下还有同来的几人在车上等候,我们还有他事就不停留了!”

“哦,如此也好,那就让悠然执事送你们一程吧!免得迷路。”道长向陪同让其道观随行悠然看了看,悠然明白道长暗示,随及他疾步向前,走到了牛春景二人的前面带路,两位年青人急随悠然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