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十九章 青瑗之梯 发现奇怪现象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8 2013-08-11 20:57:35

  道长看着悠然与牛春成等三人远去背影,道长惊觉发现怎么道观通往藏娇洞的山门没人把守。老道士集善去哪里了呢?李清镇急忙跨过山门就走到山门东侧集善住的小屋前面,一看屋门紧锁,印象中刚领着牛春成他们出门时他就不在,想着想着道长就到了道观后院。

“道长、道长,你的电话!”道长突听道童咏新在叫他,循声望去咏新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将手机交与自己手里后,又说:“快打过去吧,林科长连着打过来不下六遍了!后来一直找不到你,我就接了,他说让你速到他办公室去一趟,事情很急!”。

李清镇连忙将来电回拨,电话那头立即传来林科长着急万分的声音:道长快速过来!道长刚要张口说话,发现林科长已经挂机了。李清镇心中不免一沉,也顾不上与咏新说话,就转身从后山沿藏娇洞、逍遥台方向,往酒店而去。

青云观道长李清镇接到酒店安保处林科长电话,就急忙沿后山向酒店走去。走过山门转到青瑗梯走到第一个拐弯平台,却猛然发现距青瑗梯十几米远的藏娇洞口集善连滚带爬、满脸惊恐的出来,走了几米远了还往后直看,神色诡异。

李清镇暗自思忖藏娇洞现时状态,应是没通路灯的时间,黑灯瞎火他去哪里做什么呢?又想起咏新说过春天他与集善在洞中发现大蛇的情景,道长就不由的就笑了。估计这次集善又遇见蛇了,否则他不会如此惊慌失措的!

道长一边往山下走,一边又暗自思量看管后山山门新的人选,因为集善已经是快70岁的老人了,尽管耳朵有点背、身无大碍,但也该是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了。想着想着,道长脑海出现老道士居直的身影,于是决定明天就把他替换了集善,让居直做后山看门人。

道长下山路未曾遇见任何人,眼看从逍遥台下来再转几个弯就可下到酒店院内了。但远远看见酒店修建的能够看见酒店全貌的凉亭里有一个人趴在地上,道长不由心中一沉。

他连忙加快脚步,当他走入凉亭长廊却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按说他就走了不到两千个台阶,还是下山路,下十几个台阶就有一个缓冲的平台,他远不该气喘吁吁的心慌才对。然而,一路下来他发觉他已经浑身冒汗,气温和湿度均非异常,他总感觉头顶上有烈日照射的强度。

到了那人身边,那人趴在凉亭的地上,看背影和头发也就五十余岁的样子,道长急忙轻喊:“喂喂,你怎么了?有事吗?”

那人没有回答,道长急忙单腿跪地,把那人翻转过来成仰面朝天,这才惊愕的发现地上昏迷不醒的人居然是酒店王老板。道长全身摸了摸王世杰没发现有伤,就托起王世杰肩膀并在他耳边轻喊:“王老板、王老板、醒醒啊!王老板!”

李振清用另一只手又是掐王世杰人中,又是轻拍王世杰的脸颊,王世杰却像睡着了般发出鼾声。道长正犹豫是不是给酒店打电话通知来人时,王世杰居然睁开了眼睛,慢慢看清是李清镇道长,就缓缓的说:“啊!道长,快扶我起来!”

“哦,好,好!”道长说着就将王世杰慢慢的扶起来,就近扶到凉亭的石凳上,王世杰将手扶着石桌子上,闭着眼睛蓄养着精神,道长扶着王世杰静静的看着他的脸。

少顷,王世杰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后,就非常疑惑的问道长:“我怎么在这里?”

“哎,我还想问你呢?”道长就更奇怪了,接着解释说道:“我从山上下来就看见你爬在凉亭的地上,检查你身上也没看见有伤,你不知道你咋到这里的吗?”

王世杰显然已经恢复了神志和体力,突然从石凳上站起来,把道长吓了一跳,道长想去搀扶他一下,王世杰却说:“没事!我没事!我每天早上都爬青瑗梯,上去再下来用不了30分钟!有时候白天没时间爬,就晚上来回一趟!”说完他就挥挥拳、踢踢腿、弯弯腰,很有劲道。

道长见此就说:“如此看来你脸色,估计是疲劳过多吧,这样锻炼身体过程的突然晕倒,你以前有过这种现象吗?”

“没有啊!你认为我是登山锻炼过程晕倒吗?”王世杰若有所思的对道长说道。

“那若不是,你想还会有什么解释?”李振清异常奇怪王世杰的说辞,将王世杰上下打量一番没发现异样。王世杰头发近乎花白,面色和呼吸都很正常。

“哦、哦、有道理!”王世杰经历的被少年求助一幕,他已经没有强烈的意识。从常态迹象分析他倒地的原因,他只能含糊其辞表示不解。心里明白平时一向注意锻炼,还是被发现晕倒地上,只能据此做出回答。

道长非常关切的又说:“还是抽时间去医院看看吧,趁着发现早,也好治疗!”

“我上一个月才在医院体检过,就是血压高点,其他未见异常!”

“有时候无缘无故的晕倒,就是与血压有关,血压的问题据说可能与工作压力有关!”

“哦,看来确实需要让我女儿给介绍几种治疗高血压的特效药了……”

道长突然想起自己心慌的问题,就问:“你女儿还在大礼市医院上班吧!”

“是在医院康复中心工作,不过已经到湖北去培训了,需要培训一年,到明年六月份才回来,你有事吗?”

道长想刚才自己心慌的感觉,也许是心里紧张所致,也许没什么大碍,就说:“没啥,随便问问!……你们林科长叫我过来,说有个事谈谈,你要是没啥要紧的,我就先走了!”

王世杰突然也想起来了林科长给自己打电话的情景,连忙说:“我也要找他,我们一起去吧!”

“会是一件事吗?”道长问道。

“谁知道呢?林科长经常神秘兮兮的,别看我俩在一起共事,有时我也琢磨不透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