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十二章 危难时刻 出现难料之事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848 2013-08-11 20:57:35

  当我渐渐泛起点点的思绪,就深深感到万念无迹,微张开沉重的眼皮,便感觉到一片漆黑。身体如风似云般轻飘,手脚、腿臂知觉尽无,难道终于脱离人世苦海,已经深陷于幽冥地域。

没有恨怨、更无哀愁……为一切的倾力挣扎、舍命之博,就恍如发生在久远之时,那痛彻心肺、刻骨伤痛仿佛只是一个画面繁琐叠加……静等着死神的召唤,期盼着遗忘从前的苦难,去追逐无我的飘渺……闭上眼睛似乎感觉到父亲正迎我而来。

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始终感到自己独自在黑暗中跋涉,没看到亮光,但始终被牵引……

身影被吸注到一片沼泽,脚陷其中慢慢感觉被掩埋,感觉到丝丝凉意在汇集,每一个汗毛被微微的撩拨,在感觉意识被渐渐唤起。心里有泉水般点滴涌动,缓缓释放至全身脉络,没有丝丝痛感,感觉有阵阵麻木。

又像是电和光恣意游荡,将视觉唤起——看到一点之光,两点、三点,无数点微光,睁开双眼昏暗中看到有人用手轻抚着额头。又闭上双眼感觉眼皮渐渐清凉,再撑起双眼,发现光在渐渐加强,渐渐的适应光源,很快就看清面前站着一位少年,脸庞高额白皙中泛着金光,明眉大眼折射光芒,感到又阵阵眩晕袭来被迫闭上双眼,就听见郭栋良的声音:“他醒了,应该没事吧?”

一个少年的微笑声伴着轻松的话语传进耳膜:“他已经没事了!”

郭栋良又说:“应该衷心感谢您的全力相救,他还能恢复到从前吗?”

“身体已经痊愈,但心伤还需时日……”

“哦,为什么他不起来呢?”

“他不愿意在沉醉的雾霾中来独自面对……”

“那他,这种情况……应该咋办呢?”

“可以先挥拳敲击一下他,看他有无痛感……”

猛然间感到胸膛被敲击的疼痛,睁开眼发现郭栋良竟然挥拳打我,我迅速伸手擒住他的右臂,腿一用劲便坐了起来,我左手微微用了点劲,郭栋良便呲牙咧嘴的连喊饶命……就松了抓他胳膊的手。

从床上轻轻跃起,没想到丝毫不费力就到了地面,伸手感觉力量竟然雄厚于从前,提了提内力竟然感觉轻松无比,看来我是痊愈了,难道到了幽冥之地还会如此情形,不由使我诧异万分……

“朝西快来感谢你面前的神医吧,没他出现,你确实应该是命丧黄泉了!”郭栋良在我身边急喊,我顿感惊奇,就问:“阿良,你胡说什么啊,这里难道不是阴间?”

感受着阿良猛跺我小腿的疼痛感,听阿良说道:“你没感觉到疼痛之感吗?要是阴间你就早化作一股青烟……没了知觉了!”

我转身看见了站在我身后的少年,少年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不胖不瘦极其标准,眉宇间存在凌然威严,表情严峻。面对他的救助之举,不禁使我心生怨恨,就说道:“你怎么如此多事,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呢?”想起最挚爱之人的欺骗,不禁使我回想其人间不堪的往事,倾注着无限的希望却被现实击打的破碎,那悬崖边的后退,当时也是有内心的准备,摆脱掉无望的奢求,死确实是最佳选择。

少年听着我无理的责备,并未予以理会,他说:“你心中之痛,缘于你的执着;存内心之念,其实并非本意;现实中若真情存在,你会感觉到潜在的默契;相信你的选择吧,在寂静中探寻真我的奥秘!”

“逸飞小老弟也说了,你垂危中哭喊的袁晓,其实并非你眼里所看到景象!你不是只有你自己,你的亲人和朋友需要你,好好的活出样子吧!”郭栋良也在身边诚恳劝说。

不顾阻拦我便冲出了屋门,但见门前不远处有江水,一阵狂奔后听凭内心的心跳,便随地坐了下来,呆呆的发愣……脑海里突然就闪现了母亲、继父、妹妹、弟弟的身影,转念间也想起与袁晓一起度过的那些时日,直觉中袁晓应不是违心与自己相恋,就加深了自己不问青红皂白的责备,转瞬间就萌发了见见袁晓的强烈欲望;回头就看见阿良远远站着看我,我就招手让他过来,询问我掉悬崖后发生的事情。

原来逸飞进山采药发现我坠崖,看我尚有一丝生息,就把我移至深山救助。当日阿良等在山上小屋听见枪声就以为我潜入了别墅,恐我有难就下山帮忙,没想到武警行动前就封锁了现场,他们就绕到别墅后面寻机进入,仍被武警官给拦截至外围。

无奈就等枪声平息出面寻找我踪迹,听武警官消息称未见我行踪,他们就在山区寻找十几天都无我消息,就回去了。过了半个月阿良安置了妻儿,就又来寻找我竟然与逸飞巧遇,于是就来逸飞在深山的住所照料我。

这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被逸飞治疗了近一个月了,连忙询问老狐狸下落,没想到阿良听武警官说在山西已经将其抓获,连忙追问可否抓到老狐狸妻女,阿良却说据传闻老狐狸之妻也被抓获,但其女儿袁晓失踪了。

失魂落魄的随阿良回去见到逸飞,就准备与其告别去探寻袁晓踪迹,却没想到逸飞说:“你非常想找到的那个叫袁晓的女孩,我知道下落,据说就在大礼市附近!我正好也要去大礼市办事!”

于是,我们就来到了这里,没想到今天早上就突然发现逸飞也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