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四十七章 卫兵已走,留给程旭登场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63 2013-08-11 20:57:35

  很快林卫兵就在那个屋门口看见了一个中年男子,仔细辨认似曾相识,但就是想不起他是谁。只见该人手里拿着手机正在通话,说了有三分钟话,就举手将身边一个武警叫到身边,对其耳语了几句,那位武警就对另一个武警耳语,后一个武警又向其他人耳语,接二连三很快站在小楼周围的军警和武警都似乎被通知到了。

林卫兵顿时感到心里茫然,没多久就从楼里出来一群医护人员,那个中年男子就带着医护人员往前院去了;门口就站了一个武警,在哪里看自己的手表……

林卫兵心想这有啥看的呢,就回头看童炳奇,没想到童炳奇正在哪里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林卫兵急忙问道:“看的我眼花缭乱,也不看出来一个所以然,我休息一下啊!”说完,林卫兵就闭上了眼睛。

停了有五分钟,林卫兵再睁开眼,就听童炳奇说道:“好了,我们走吧!我的工作已经结束,后面的就由别人来办了!”

“好吧,估计正仁和天威都等的着急了!”林卫兵说着话,又转头去看小楼,居然惊讶的发现楼前、楼后、楼附近一个人也没有了,偌大的一个场地就那么一栋孤零零的小楼,在不远处树木落叶的衬托下,就像在巨大的画布上刚画完一幅初秋图,画题为:初秋寂寞图。

童炳奇默默的开着车,林卫兵静静的看着路,后院通往大道有一条小路,没有人迹、更无车辆的踪迹,沿着层层下落的山岭有阵风,轻轻掠过路旁的树梢……

童炳奇把车停到一个山岭的高处,扭头对林卫兵轻轻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你有一会儿情绪很特别吗?是不是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冲动来抗拒车的前行?”

林卫兵不禁惊奇的回答:“是啊!你怎么能如此清楚的读懂我的心呢?”

“千万别说读懂,我没有那个本事,我是按照惯例来说的。那是黄良哲身外机械动力的反冲力,我快接近军区医院就将设备打开了,通过意念对他进行分析,想当然的受到其同伙外围阻挡。对我来说,他没有能力对我实施侵入;他就把你当成目标了,幸亏你的意志力强,才使他没有得逞。

由此,我相信你曾经的错误可能存在误判,想你如此强烈的定力,尤其在我说起国家利益之时,你无疑能获得强大的动力,我想曾经给予你的处分,的确没有给你公平。”

林卫兵能感受到自己眼眶的热泪在涌动,所有的委屈渐渐在胸膛激荡,静静的倾听着一言不发。默默的倾听自己的心声,不由的使自己对童炳奇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你到底是谁?你怎么能了解我的过去……”

童炳奇没有回头去看林卫兵,眼光迷离的注视着远处的天际,静静的说道:“我的身份很简单就是一个有所特长的技术人员。但我在来酒店之前,有人告诉了对你的怀疑,认为在当时的条件下唯有舍去你,才能保全大局。都认为你可能随着时间的流失会迷失方向,但今天的事实证明:你还是你自己!”

林卫兵眼眶里竭力控制眼泪掉下的努力,在听到童炳奇最后一句“你还是你自己”后,就失去了控制听任泪水奔泻而出,听任着泪水划过脸颊,点点滴的掉落在自己的手背,没有哭声、没有呜咽,就是止不住的泪。

突然间,他回忆起了站在小楼右下角门口那位中年是谁了,那就是自己过去患难与共最亲密的战友。

“估计现在你已经知道我让你看那个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是谁了,我所做的只是接过一份试卷,然后将这份试题交给你去做,你做完了,我还需要把试卷封存,交给给我试卷的人。

通过对你做答卷时的表现,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很快就要接受另一个使命了。”

童炳奇用极其伤感的语气说道,中间停顿了十几秒后,又用极其轻松的语气补充道:“在我刚才伤感的语气中,我失落于与你非常融洽、愉快的合作,也可能夹杂着私心的成分,但对于你自己你应该以‘阳光总在风雨后’来形容!恭喜你了。程处长!估计你还是喜欢现在称呼,那么恭喜你了,林科长!”

童炳奇说完就转过来身,微笑着看着林卫兵。往事不堪回首,曾经的委屈以这种方式得到化解,使林卫兵没有想到的,顿时令他思绪万千,激动不已。眼前的喜悦只是短暂的停留,单凭童炳奇一人之言确系唐突,他急忙调整为常态,冷静面对。

看不到童炳奇的矫揉造作,又令林卫兵意识到灿然明白童炳奇刚刚的称呼。一句程处长说明眼前的人是知道他底细的。他连忙把右手向童炳奇伸过去,童炳奇也伸出右手,两个人紧紧握着对方的手,长时间的紧紧握着但都没有说话。

只是热情的相互对视着微笑着,此时无声胜有声,就这样僵持了有一分多钟。

渐渐的童炳奇就有点吃不消的表情显露出,连忙说道:“行了吧林科长,我的手啊!我还用这只手办大事呢!”林卫兵见此,就连忙松开了童炳奇的手;童炳奇用左手将右手急忙揉搓了一番后,又说道:“你的战友,希望你尽快去看看你父亲,老处长特别的想念你,你对林卫兵的家人已经给予了你力所能及最大的帮助,你该是回去见见自己亲人的时候了。我说程旭啊,你这么多年不想自己的孩子和老婆吗?”

“我真要换回自己的本名,实在是有点不习惯啊!我希望还叫我林科长、林卫兵吧!你说这酒店的工作不是还要进行吗?”程旭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是组织的决定,你离开自然会有人来接替你的工作,怎么舍不得这里啊!还是有其他的想法……说说我听听啊”童炳奇居然给程旭开起了玩笑。

“我手头上还有很多工作呢,我需要进行工作交接,酒店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还有王总的事,至今没有下落……”程旭的话说出理由也很充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