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五十三章 紧追疑点 探寻其中秘密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0 2013-08-11 20:57:35

  刘天威用手指点着童炳奇问道:“老童,你说实话,究竟王总是去亭舟市了?还是有病了?你们骗我,骗我的目的究竟想做什么?……若解释不清楚,我……”

刘天威话没说完,身上的手机就响了,接着童炳奇的手机也响了;童炳奇熟悉自己的铃音,急忙对咏新说:“你忙你的吧!”咏新转身就走了。

刘天威拿出手机,接着电话还拿眼盯着童炳奇,说道:“什么?哦,焦局!……好的,明白!现在就去!……立即就去!”说完就缓缓的把手机关掉。

刘天威看着正接电话的童炳奇的背影,着急上头的喊道:“老童,我去办个要紧的事,回来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完不等童炳奇回答,刘天威就急匆匆的向道观方向走去。

童炳奇接通电话,就传来了程旭的声音:“老童,我在之今市,过一个十天、半月,我们还能再见面,你一定要沉住气,明、后天荷风松韵集团的大主任高东,临时接替王总职务,他很快就可帮你……哦,怎么有刘队的说话声……”

“快露馅了!……刘队发现了谎言着急了!”

“别理他……你可以讲是我说要保密……等我回去再说……”

“哦,这样可以吗?”

“他估计最近要很忙……呵呵……武奎去大礼市了……有他忙的了……哦,就这样吧!”

童炳奇听到程旭的电话,顿感十分欣慰,听说韩董事长派其得力助手亲临,实感到心里平静了许多,据传高东是一个能力极强的年青人,能够很快受到董事长的青睐,说明他应有某方面过人的能力,否则何以极快的升任如此高的职务呢。

但童炳奇仍然还是悬着一颗心,因为程旭和董事长似乎都忘记了一件事没提,那就是王总下落的追查问题,如此迫在眉睫的问题,为什么没有听到具体的工作安排和计划呢?童炳奇深感意外……

一个身影从童炳奇面前走过,仔细一看竟然是小道士咏新,童炳奇刚想呼唤其过来再问一下那个找神医男子的情况,就看到身后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居然是张敬胜。

张敬胜看着童炳奇无奈的说道:“老童,我们酒店又有事了,看来晚饭时间要推迟了!”

“什么?出了什么事了?”童炳奇硬着头皮问道。

“还不清楚!刚王宝辉通知我,让我到酒店安保处去!”

童炳奇想了想,说道“哦,那你就去吧!我找咏新核对一个事,你先去……我稍后就到!小道士有一个怪事,刚谈了一半,我问清楚就找你。”

“那好吧!有事就打我手机,不要断了联系……朝西,我们走。”

童炳奇看着张敬胜和张朝西两人的身影在逍遥台门口消失,不禁感到一股压力迫胸口,心说酒店会发生什么事呢?王总也不再、程旭也不在,让自己如何来应付呢,就有心退缩和避让了麻烦之事的纠缠。殊不知他的所想与其所遇竟然将他引入了更大的漩涡。

远远看见咏新从瓦房里搬着两个大木箱出来,两个箱子叠放着高至眼睛部位,他侧着身子才能看到要走之路,似乎箱子里装着东西,走到逍遥洞口进去,又退出来,又进去,又退出来,足见其很犹豫,这样反复多次;后摇了摇头就用腿探索着青瑗梯一侧的栏杆,往道观方向走。

正是查探绝佳时机,无意间听咏新说有人早上就去为王世杰请神医去了,童炳奇试图从咏新的嘴里获知更多的事情。因为王总患病的事,临近上午被发现,咏新居然早晨就知道了,让童炳奇感觉很蹊跷。

童炳奇见此就疾步走到咏新身后,说道:“咏新,来我帮你,你这样搬很危险。”

咏新闻言就转过身体,循声问道:“你谁啊?哦,你是下面酒店的吧!”

“对,我是酒店王总王世杰的保镖,刚刘队一起时,我们见过的。我叫童炳奇,叫我老童也行!”童炳奇说着就将咏新搬着上面的箱子搬到了手里,感觉箱子不是太重,就又说道:“箱子道是不重,可就是目标太大,干么非要一次搬两个呢?”

咏新所搬箱子被童炳奇搬走一个后,顿觉眼前豁亮,小道士感激的说道:“老童,你真是雪里送炭啊,太谢谢了!箱子里东西,道长等着用呢,重不是很重能搬动,就是俩箱子摞一起,就不能很好观察前路。”

童炳奇为了不使咏新有所顾虑,就急忙解释道:“我刚想起一件事,要找你们道长说件事,正好也顺路,来吧我们走吧。”

小道士能看出来非常的喜悦,两人就一前一后的搬着箱子往上走,咏新说道:“刚我想走逍遥洞(又名藏娇洞),犹豫了半天都没决定从那里走,箱子挡着我视线,真担心一不小心蹬空,从台阶上滚下来,再滚出洞外面,哈哈!”

“哦,滚出洞外,也滚不出去逍遥台的,那里那么多树挡着也是没危险。”童炳奇也随声附和的笑着说道,看着小道士精神轻松的样子,就又问道:“对了,咏新,刚你给刘队说的那件事,你没感觉那个人有什么奇怪的吗?”

“当时给他说话的时候,没意识到,后来他走远了,才忘记问他姓什么了,叫什么了?他是帮你们酒店忙的吧?”咏新看着童炳奇顿感疑惑的反问道.

“哦,哦哦。”童炳奇不置对否的回答道,看小道士没有再追问其他,就装作轻松的说道:“现在有心人不多啊,咏新你没发现他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吗?象走路、说话、其他穿什么的衣服啊。”

“哦,我想起来了,他说的南方口音普通话,但就是不知道是那里的人;再就是感觉好像右腿比左腿短点,一摇三晃的……穿的衣服就一般吧,好像……好像还有个什么特别的,但这会儿确实是想不起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