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五十八章 凝思静想 九月心有文章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1 2013-08-11 20:57:35

  青云寺长老空然居然欣赏九月的练武体质,要传授九月绝世武功青云拳,如此等千载难逢的机会,居然被九月耻之于鼻,九月不屑的说道:“可我很不稀罕!”

道长深感诧异,就非常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呢?”

“因为他要求我出家做和尚,我才不去呢,当个道士多威武,头发还在自己头上,将来还能娶媳妇!让我上当,门都没有!”九月洋洋得意的回答道。

“嗨!这个空然到底是何居心呢,让我说出家应是玩笑话,但不学确实是损失啊。这机会简直失之可惜!难道真希望九月……学还是不学……”道长李清镇尽量调正着思考来解释空然的动机,却说出更加苦涩的理解。

“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哦,对了!道长,咱们本来说的是书的事,却让我瞎扯的这么远!”九月看着低头沉思的道长,急忙更换话题说道。

“这让我还是对空然的话,感到一头雾水,算了,以后机会还很多,走着再看着吧!……那本书,我小的时候,也就和你年龄差不多,我就看过发挥特长的培养。”

“怎么培养的呢?道长还记得些什么吗?”

“记得好多方式方法的,记得……那时候,我心里都认为那是投机取巧的东西,加上我没有那么多小肚鸡肠……记得,这应该抽个时间让我静下心好好想想……几十年前的事了,记得……现在这么多事,让我难以平静……这会儿真想不起来了。”道长竭力平定心情,苦思冥想,但无济于事,没想起来有价值的东西。

九月见此心存不甘的追问道:“到底有没有,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既然看过,肯定多少会记得点什么吧!”

道长无奈的两手一摊,说道:“关键是没法静下心来,我看不如没事时,我再将过去的记忆整理整理?”

“唉!也只好如此了,我的小心脏啊,这会儿很难受,但也没办法,我凭什么就应该看不到后面那十几页呢?”

“哦,我看不如这样,你去书房把书拿来,我们研究研究如何?”

九月低头将衣服撩起,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道长,你安排的会诊老集善病情的活动,看来要泡汤了,时间过去一个小时,还是谁也没赶到啊!”

“这事,你都知道,你真是小灵通啊!”李清镇看着墙上的时钟一眼,心中也感奇怪的再次说道:“这个咏新咋了呢,端个饭菜也这么难;这个董亮也让人难解,去迎接孟飞,不会是跑他家里去了吧?”

“嘿嘿,道长很觉奇怪吧?这很正常,你可以问问其他人,看看到底那里有变动了。”九月听到道长的感慨发问,就表情轻松的说道。

“我需要出去看看究竟,现在竟然一个人也不来,我们道观前院难道出现了什么稀罕事,大家都去围观看热闹了吗?”道长说着就准备出去。

九月就站到了道长面前,挡住了道长去路,高高举起右手,微笑着说道:“道长,看清楚,这里还有一个人,给你说了半天话,不会是很快就忘记了吧。”

“你……你……九月,你究竟想说什么?难不成,他们都让你安排了……”道长看着九月的表情,若有所悟的说道。

“我宋乘策,还是能给道长帮大忙的!”九月神采奕奕的看着道长,成竹在胸般说道:“理智告诉我在你与凤舞火台的神秘人士交流时,就明智的将咏新和饭菜安置在机关外的大厅,把鲁孟飞和董亮都也安排到位,一切就绪就等你和老童交流,但出乎意外的是有人遁形了。”

道长回味了一下九月的话语,心中想这小子手脚竟然如此不显山也不露水,都把我给算计了,真是太出人意料了,心里很觉满意;但嘴里面却说:“简直胡闹,这不耽误大事吗?下次再如此小心皮肉受苦,嗯?”

九月闻言闪身站到一边,夸张的深深的弯下腰来,将两手向右侧做出让情姿态,口里喊道:“小的明白,下不为例,请道长先行离开,我随后就到!”

道长作态昂头,鼻子里哼了一声就出房离屋,就直奔另一偏房下的暗道而去。但道长心中仍暗暗佩服九月想的周到和兼顾自己脸面的重要,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的考虑周密。又想起九月马上就会因上学离开道观而失落般忧虑。走着走着突感九月竟然早就知道老童是凤舞火台的人感到纳闷,这小子是如何知道的呢?百思不得其解!

九月紧随道长出门,站在屋门外看着道长背影没入黑夜,站到台阶上望着观外山夜景,不禁思虑万千。又想起了应善在那年秋天在水中救起自己的情景:那天他在长礼河边游玩,竟然看到河水里露出一张小男孩的脸,额头上有一个金光闪闪的片状物装饰。

小男孩也与他年龄相仿,也就是八、九岁的样子,身上穿着银灰色的衣服,招手让自己到水里去玩耍。尽管有大人提醒不能独自到不知深浅的河水里去玩,但看见那个男孩居然在水里坐卧自如,他也在游泳队培训了两年,是会游泳的。

于是九月就脱了外套,穿一个小裤头下到河里,开始感觉水里有点凉,但玩了一会儿身上出汗后也就不觉的寒意。没想到那个小男孩可以在水中憋气很长,又仿佛小男孩身上披着不见的东西,屡次抓他都遇见像抓握泥鳅般顺滑。

两人尽兴的玩耍,但未经料到突然河底出现一个小洞,从洞中伸出一物缠住自己脚腕,拼命挣扎无济于事,就看见小男孩惊恐万状的脸——对他哭喊的表情,此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是九月被吓晕了,犹记得那个东西紧紧的缠着他的脚脖子,死死的拉着他的脚向下沉。他紧张的玩命挣扎均无济于事,只感觉身体一直下沉下沉。九月惊恐万状的睁开眼睛,却赫然发现了一件异常匪夷所思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