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五十九章 往事记起 尤对老道深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61 2013-08-11 20:57:35

  当九月在河边被应善救到河岸,九月刚刚神志清醒些就竭力寻找小男孩的身影。但见在河对岸的草丛中的身影,抹擦着眼泪强作欢颜的脸,对他笑了笑就消失了。

哭天喊地的母亲将父亲脱下的毛衣披在自己身上,九月才突然发现右脚脚腕刺骨之痛。老道士在身边低缓的说道:“脚上的伤,应该是被水下岩石滑割所致,未伤及骨头,应无大碍。”

九月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老道士,老道士居然伏底身体对着自己耳边轻言道:“孩子,千万别让你爸爸妈妈过于担心你的安全,你今后要多注意自己的言行,千万别忘记你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

老道士看见九月似乎听懂话中之意的表示,用眼睛告诉他明白了——也就是看着道长眨了几次眼睛。没想到老道士居然对他展露出眉飞色舞、非常灿烂的笑容。

但老道士那样的笑容,九月再没看到过,尽管他每年暑假都会来道观,可是始终都见老道士眉头紧锁、避不多言。想至此,不由使九月想起他被父亲抱起向大路奔跑时的情景,当时他有气无力的爬在惊恐万状的父亲的肩旁上,看见老道士突然心神不定的屡次向道观张望。当有人将一件军大衣试图披在他身上时,老道士居然将大衣摔在地上,径直往山上奔跑,异常的急切和慌张。

当时的记忆没有想到太多的疑问,知道秋天的河水已经日显冰凉。九月当时仅仅以为老道士是跑步取暖的意思,若停下不动就会感觉很冷,若多多活动至出汗就不会觉得冰冷,正如他刚下河水里玩时的感觉,尽力大幅度划动让身上渗出汗水,就觉查不出了水凉的感觉。

然而此时,九月又想起当时老道士的神情,应该不会仅仅是跑步取暖的理由,潜意思里萌发了老道士应该另有原因的判断。难道老道士另有隐情,那么这个隐情会是什么呢。

九月手扶着支撑屋脊的立柱,站在台阶上苦思冥想,不知不觉中突感有水扑向面颊,九月收回思绪。他将手伸出才发现天竟然下起了小雨,山风裹挟着雨水一阵阵的冲刷着台阶,九月感到寒意和清凉,不由的萌发了明早无论如何要到医院去看看老道士应善的冲动。想至此,九月就盘算自己去医院的各种理由。

黑夜里自暗道方向,走出了一个身影,向九月这边张望了几下,就直接朝九月走了过来,还没走到九月面前就喊道:“九月,九月,快过来,道长叫你呢!”

九月循声望去,说道:“咏新啊,是不是饭菜凉了,让我帮忙加热啊?”

“不是,快过来,有别的事!”

“要不是加热饭菜,我也实在不想去,我想去休息一会儿再说,这会儿有几点了?”

咏新本不愿多走几步,但见九月没有过来的意思,就快步走到九月面前,说道:“天天看你熬夜看书,没见你喊过困乏,你今天怎么会如此关心起了时间,咋这么反常的呢?”

“这很正常,看书是学东西,自然是如饥似渴没有时间的概念;这不,现在觉的没事可干,才使瞌睡虫爬满全身啊!”

九月对于集善的状态,深感没有多大把握,即便参与其中,也思考不出解决的办法。医生都缩手无策,更可况他呢。于是,九月看着泳新走到他面前的咏新,缓缓说道:“不如,我们俩去前殿找老坎去打牌如何,闲着也是闲着,多找几个人我们打双升,谁输谁翻跟头。”

“好啊!好啊……可是道长说让我来通知你,你看这事怎么办?”咏新一听到要玩,那劲头也是很足,但考虑到道长交办的事,不免也有所犹豫。

“这样吧,你回去给道长说没找到我,不就得了么,道观这么大,又是黑灯瞎火的,嗯!明白了吧!”

“好啊!好啊!我这就去告诉道长!”咏新说完转身就准备奔跑而去。

“等等,咏新,不要跑行不行,你这样很容易使道长看出破绽,态度缓和点、脚步从容点,不紧不慢的就行!”九月看见咏新异常慌乱的神情,就想了想,拉住咏新的胳膊说道:“你也就刚出来没几分钟,这么匆忙的回去,很容易让道长看出你偷懒,这样吧,我们先去玩,一会儿你再跑步回去向道长报告,就很容易蒙混过关了。”

“好啊!好啊!正合我意。”咏新非常激动的说道。

两位少年主意拿定,就一起快步往道观前院走去,两人一路说笑就到了前院,看见山门还没关闭,就听见山门看门人老坎屋内传来了争吵声,少年都觉好奇就疾步上前以辨究竟,九月首当其冲就跳进了屋内,大吼一声:“怎么了?为何如此喧哗?”

屋内二人顿时哑然,老坎看见是九月,就急忙说道:“九月,你看他是不是酒店安保处的,进门也不交待清楚,就直往我们道观闯;一会儿说找道长,一会儿又说要找老童,让他打电话,他说都打不通,谁相信啊!”

来人看见九月不免一愣,心说这小孩咋老坎会如此尊重呢,就上前向九月解释道:“我是酒店安保处的张敬胜,酒店王总的保镖老童迟迟不回酒店,就很着急的来寻找,没想到走贯了后山门,第一次走一次前门吧,居然被阻挡到此……”

“老坎,老张就是酒店安保处的,我见过他!”九月上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敬胜,只见张敬胜浑身冒汗且很紧张,就对张敬胜说道:“老张啊,我们道长正等你呢,看你迟迟不来,才派我们过来接你,你怎么才来啊,居然不走近路而选择走远道。快点!道长都着急了!就你一个人吗?”

“还有一个人,名字叫张朝西是我们酒店客人,他刚去青云寺了,一会儿就过来,来后可让他在老坎这里等候!他就不必进去了!”张敬胜见九月如此话语,尽管心里诧异,但嘴上仍非常聪明的又说道:“别提了,情非得已,见到道长再给他解释吧,道长没发火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