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六十九章 哑谜破解 实非等闲之智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4 2013-08-11 20:57:35

  “这些问题提的多到位啊!还是九月看问题深刻,好啊!好啊!”咏新说着居然拍起手来,表示欣赏,咏新环顾大家发现在坐的人等都出现愕然的表情,就又开口说道:“看到了吧,我们虽然年龄小,但我们的实力一样强,看待问题的角度最能体现最实际的需要!”。

“好一个体现最实际的需要!道长!没想到你们道观也有如此有才的少年!”董亮看着道长非常惊奇的说着,见道长极其欣慰的笑容点头,就又看了看长老说道:“不知道这位小诸葛,可也是长老欣赏的少年?”

“我早领教过九月,不!宋乘策……他的聪明才智,很令我叹服过!但这只能就一事论一事,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问题都能找到问题的根结所在,现在好!若不能坚持锻炼和学习,将来很可能也会有变化!千万别骄傲啊!”空然长老用充满鼓励和鞭策的口气说道。

张敬胜见此,就非常谨慎的问道:“如此看来,九月他提出来的这三个问题,究竟是有答案,还是没有答案呢?”

宋乘策就长老所讲的金牌和虎符故事,提出令在座各位的惊讶的三个问题,确实关系着问题根结点所在,使大家对少年的智谋给以了肯定和鼓励。

张朝西懵懵懂懂的居然说道:“我怎么感觉老张的话里充满矛盾呢?现在就是让大家分析、解决问题的,还没有开始分析、论证,这怎么可能就有答案呢?明显的词不达意……会说就多说点,不会说就闭嘴。”

“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在明日大家到丢失物现场时,向大家回答较好!今天夜晚我们应就董亮刚提出的问题来分析、论证!”空然长老用目光扫射了一下大家,表情严肃的说道。

“这个变化,哦,这么出人预料啊!”咏新很觉失望的说道,看着九月向自己微微摇头,咏新仍心存不甘的继续说道:“刚那么肯定的语气,表明九月观点非常正确,咋就刚没几分钟就又回到老问题上了呢?”

空然长老见此,就用狡黠的目光看着在座的各位问道:“与咏新观点相同的是否还有人在啊?可以畅所欲言的提出,若说的有理,我们就先说九月提出的问题!”

“长老,你这个考题太简单……”九月正待继续说下去,董亮在桌子下就用手捏了九月腿一下,九月笑着看了董亮一眼,就低头不语。

“我有意见,怎么遇到我们道观提出的问题,你这个老和尚居然如此态度呢!”李清镇道长作势拍案而起的说道。

张敬胜显然也很想知道,就符合着道长说道:“我同意道长的意见!”

“董亮、孟飞你俩如何看呢?”空然长老显然表露出试图退让的意思,意犹未尽的说道。

鲁孟飞表现出了极其反感的表情,起身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长老信不过我们大可以不必如此态度,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鲁孟飞说完,就走出屋门。

“空然长老,你看你的意见,如此不受人待见,我看我们明日再聊如何?”董亮起身看着长老用幸灾乐祸的口气说道,见空然长老目的达到,就转身对道长说道:“现在已经快12点了,我看不如明日再探讨如何,我可以做出让步先谈九月提出的问题,大家毕竟都是多年的好邻居,千万别伤了和气啊!”

空然也走到道长面前,态度缓和的说道:“我也是事急失去耐心所致,言语多有不对,还望多多包涵啊!”

道长见此,急忙改口说道:“其实先谈论那个,后谈论那个都无关紧要,大家都是好意!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不多心,更不见怪!放心吧,没事的。”

大家都缓和了语气,都平息了情绪,就都陆续坐到了桌边的椅子上……张敬胜想发现了新大陆般,非常惊奇的对大家说道:“快看张朝西,躺到道长的床上睡着了,我们在这里东拉西扯的说话,他居然酣睡不已啊!”

咏新看此就开口说道:“要不要叫醒他,这是道长的床铺啊!”

“不要叫他,等我和董亮将鲁孟飞和长老送走后,让道长去我房间就寝;你再去柜子里找床被子给老张盖好!”九月及时制止了咏新的鲁莽举动。

“道长,这样让人睡你的床位,不好吧!”

“没事,他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客人,就这样吧!我去九月房间就行!”道长对咏新说着话,突然轻声喊着九月的说道:“九月,这……”

九月深知道长的意思,不等道长说完,九月就说道:“咏新的房间有两张床,天凉了我俩可以挤睡一张床!另一张床就让张敬胜张大哥睡吧,天下大雨,路不好走,就不要走了;我去把我的屋子收拾一下,很快就过来,董大哥等我一会儿!”九月说完就跑出房外。

张敬胜见大家陆续自里屋出来,就很着急的说道:“大家都不再谈论、分析了吗?”

董亮见此急忙对张敬胜说道:“天太晚了,你今天就留此休息吧,我去南院休息,明天我们一起回酒店。”

道长和咏新、张敬胜目送九月、董亮送长老、鲁孟飞走远,就各自去房间休息。

九月、董亮、鲁孟飞、长老让老坎打开山门,就都走出观外向南院走去,鲁孟飞走着走着就装着非常诧异的表情对长老和董亮说道:“九月怎么也出来呢?他不是说好要和咏新在一张床上挤一挤睡吗?越看九月越奇怪,他背着背包这是干啥呢?”

“行了行了,有完没完,长老的哑谜骗得了别人,事实证明却没骗得了九月;小孟飞,你的假戏也表演太精彩了,真怀疑咋不去学表演做演员呢?说什么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差点露馅!”董亮看着鲁孟飞调侃十足的说道。

空然长老的意图依然不明,似乎其欲言又止的用意被几个年轻人识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