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章 激烈争执 打破内心平静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8 2013-08-11 20:57:35

  鲁孟飞微笑着低声说道:“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九月,你怎么就破解了长老的哑谜了呢?长老异常睿智的话语,一般人是无法领悟透的,你是如何破解的呢?能不能说一说思路或想法啊?”

“其实,我与长老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诡计多端早就领教过了,知道这个老家伙非等闲之辈,当初我看见他那邪乎的一笑就明白他的智慧闪现了,但开始不理解会是什么,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九月话说一半,斜眼看着长老,用戏谑的口吻说道:“不知道长老可否愿听啊!”

见空然长老只笑不语,九月就又说道:“我提出的问题,件件都要物证,而现实条件里,均无立即展示的机会,所以长老提出先解决董亮的问题,老家伙就是不想在道观说,让我们来庙里谈喽,是不是啊,空然老和尚!究竟还有什么秘密,不愿意让更多的人了解呢?”

空然早就知道自己没有看走眼宋乘策的智慧,事实面前对九月在道观里的表现,空然长老又一次对九月的判断感到异常满意,但即便如此,长老还是非常感到极其的震惊和不解,破解哑谜就超乎了等闲之辈,然而不仅如此,九月又无意提出“究竟还有什么秘密,不愿意让更多的人了解呢?”这句话,就把老长老心灵震撼的如梦似幻,这么古灵精怪的少年,难道说会读懂人内心想法和思虑,当时空然像被击中要害般腿脚一软差点摔倒,有幸是雨大地滑将破绽掩盖,老长老内心世界心潮澎湃、思虑万千……

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青云寺南院,进入寺门后沿长廊挺进几进院落,最后迈进墙体书写“佛门重地,闲杂人等慎入”的牌楼;再跨进高屋宅院看到一道影壁墙,正面书写力道遒劲的一人高大字:“特别提醒:内有恶犬确为猛兽,若有闪失后果自负。”转进院墙极高的独立院子,经过几个回廊十几人的岗位审验,进入了一个上房,长老吩咐小沙弥准备斋饭和茶水,便将鲁孟飞、董亮和九月让进一间书房,围坐一起。

空然请客人简食了斋饭,便郑重其事的说道:“你们三人是我非常欣赏的人,你们的智慧智商我相信应高于普通人几个等次,让你们参与我庙丢失物品下落追查,是我深思熟虑、反复思考的结果,希望各位能集思广益破解谜底,为我们寺庙挽回损失和声誉。”

没想到董亮看到空然长老极其庄重的表白,居然大笑不已,还用手指着长老说道:“长老是不是再让孟飞把在观里说的那句话再多说几遍呢,要不要我给你谱个曲请几个和尚一起表演表演……呵呵呵,哈哈哈……”

董亮的爽朗的笑声把鲁孟飞和宋乘策都弄糊涂了,九月低头沉思回味董亮话的深意,鲁孟飞甚感疑惑的喃喃自语道:“我在观里说了好几句话,到底是哪句话呢?莫名其妙!”

“亮亮,你这种态度,让我很失望;你怎么可以如此态度呢?”空然显然是生气了,站起身扭脸看了看身后某处片刻,又转身将董亮上下打量几眼,态度恶劣的说道:“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懂事的孩子,今后也再难遇比你更让人失望的人,我就是看在王总的面子对你另眼相看,你千万不要太放肆了!”

九月和鲁孟飞都惊讶能遇见此种状况,连忙起身过来解劝,鲁孟飞对长老说道:“长老,你老说什么也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不知道哪根筋错位了,千万别气坏了自己……”鲁孟飞好言解劝着空然长老,还不忘回头用严肃的表情正视董亮几眼。

“这刚不是还好好的,咋就突然又节外生枝了呢?亮哥,你咋了呢?突然中邪了吗?”九月对于突发出如此境况感到措手不及,尽管有所怀疑,但也似懂非懂,直觉有问题,但不明白蹊跷在何处.

充足理由说明董亮确实是中邪了,董亮居然更加口无遮拦,轻声喊道:“比我更能气人的还有一位是我的未婚妻周青,她比我更会气人;但长老非让我点破吗?都说空然长老足智多谋,老谋深算、不动声色、运筹帷幄;今日我领教了你的性情多疑,试了一遍又一遍,到了庙里还如此,你真应该换个名字叫司马懿得了!”

空然长老一脸无辜的看着九月和鲁孟飞苦笑着说道:“这话说的……真是让老衲感到一头雾水啊,你俩来给我评评理,到了这里,我那句话说错了吗?又是让你们换干净的衣服,又是给你们端上热热的饭菜驱寒……要是今晚没法交流就算了,九月、孟飞,明天就我们三个交流好吗?”

“我说董亮……不管怎么说……长老都是我们的长辈啊,说什么长老都六十多岁了,这样一位善良慈祥的老人,你有什么理由惹他生气呢?你今天的状态确实太不应该了。本以为你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你太让我失望了!”鲁孟飞异常气愤的对董亮言辞激烈的吼道。

空然对鲁孟飞的表现,绽露出欣赏欣慰的表情,看着九月就异常动情的说道:“九月,说什么我俩的关系那是很融洽的,很快我就会着手教你武功的事,今晚你不会让我失望吧?”空然说完就异常慈爱的伸手去拉九月的胳膊。

没呈想,九月看见长老伸过来温情的手臂,少年就闪身躲到了一边,走到董亮身边,幽幽的说道:“老长老,你就省省吧,尽管我还不清楚亮亮哥着急的缘故,但我冷静的思考中直觉告诉我亮亮哥的言辞应是对的!想拿教我武功当诱饵,你也太小看我了!”

空然展现出极其无奈和伤心的表情,对鲁孟飞缓缓的说道:“真是让我看走了眼了,这么小的孩子,我是多么的对他报有希望……竟然也……太让我寒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