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六十七章 仇深似海 难舍心中柔情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77 2013-08-11 20:57:35

  由于其各科精英广泛拥有,所以建设速度便异常迅速,不久就建成一定规模的住宅、庭院、休闲、娱乐、健身、保健及其安保的理想场所。自贺东平将青云寺上院事务交由杨成斌管理,贺东平就全力经营老桂庄的建设,在密林深处构筑永久建筑,毫不亚于度假村规模。

由于老桂庄的基本布局背靠天雷峰脚踏宏图岭(古称荒秃岭),在高地所建依山旁岭其庄内也建有纵横交错防御系统,更因自秦石山山顶俯瞰老桂庄内部主要大道极像繁体“貴”字,所以又俗称老贵庄。

贺东平眼见忧心事已经逐渐摆平,就无牵无挂的在下院正式出家,皈依佛门,成为名符其实的真和尚,两耳不闻凡间事、孤灯木鱼度余生;法号悟通,就成为贺东平的代名词。

朱洪昭窥视上院长老之职便与杨成斌多次展开明争暗斗,多次施展阴谋诡计,多次实施血肉搏杀。但杨成斌的意念非常坚定,他不像朱洪昭那样对权利充满贪婪的欲望,也不像贺东平那样对权利充满着躲避和恐惧,杨成斌认为权利并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

他在如何维护百姓利益、如何正确评判百官、如何减少世间冤屈、如何长期稳固退居山野的上院家眷生活平安等问题上,上院长老的职位确实发挥着积极的作用。杨成斌已经对权利发挥上升到良心和品行的高度,所以面对朱洪昭的多次公开挑衅和几多暗地算计,都采取了积极而有效的防御和回击,致使朱洪昭利用许以高官、重金、美女作为动力的杀手和帮凶,都不可思议的在良心和真情面前被敲击的一败涂地。

而且最后发挥出极其戏剧的一幕——就在在朱洪昭权势炙手可热的巅峰期,被自己所豢养的贴身心腹、铁杆死党所出卖,将致命把柄交由杨成斌所掌握,被杨成斌以智慧所击溃。

朱洪昭穷凶极恶的癫狂,在明洪武年间制造了许多血案和冤案,尤其是对上院和老桂庄的多次骚扰性进行暗杀、算计里栽赃陷害,囚禁中冷酷无情,引发了上院人众及家眷的切齿痛恨。

特别是对战功多著郝将军一非的诬陷PO(编者注:即走之加白那个字,无奈!和RU效果相同。)害,更是令人感到发指,也一度使修行中的贺东平黯然神伤而卧床不起。

人们惊叹于无情无义之徒竟然会将狠毒,淋漓尽致的施展在自己故朋旧友面前而毫不留情,也无比感叹穷凶极恶到不给自己留后路是何等的悲哀。在其居高官穷奢华、横行官场并色彩极重的声色犬马、荒淫无度的虚幻泡影被吹破后,朱洪昭竟然在大势已去,并伴随来自朝野各层纷纷谴责和追捕中,非常蹊跷自亭舟出海跑去倭寇国了。

使得人们扼腕惊叹!大明皇帝亲拟国书,要求倭寇遣返,倭寇无动于衷……使人怀疑朱洪昭难道是倭寇奸细,至今让人百思难以理解,成为一大悬案。

如此奸诈卑鄙的朱洪昭是令人极其鄙视的异类,但出人意料的是竟然会生育出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儿贺倩芸。在朱洪昭施展诡计将大明皇帝也诱骗上当,被封为主掌锦衣卫筹备处大将军,从而权倾朝野、飞黄腾达之时。其女儿贺倩芸年芳十五就大义灭亲的跑到青云山投靠贺东平,主动作为杨长老的人质来钳制朱大将军,并且携带大量财物来安抚被其父PO害陷害之人的家属。

虽然知道这些财物来路不正,但贺东平从心底里佩服贺倩芸,认为没有枉费自己在其尚小时对她的为人处事潜移默化的影响。此女子确实是奇女字也——施尽万贯财物、广济周边黎民。

财物散尽,奇女子竟然在老桂庄附近择一山洞与其母亲一起栖身洞中,清茶淡饭、自食其力,做些小玩具、绣些小礼品,到青云寺、观附近摆摊粗售以换取柴米油盐酱醋茶糊口,天长地久居然不仅平安无事,而且贺倩芸与一位年青江浙布商霍鹏程产生好感。

布商正派典雅、也很有学问,对贺倩芸一见倾心,多次利用向上院供应布料以便批量生产袈裟的有利时机,恳求杨长老从中说合,希望找一个媒人定下亲事。

杨长老见此即欢喜又为难,因为毕竟贺倩芸自认贺东平是其爷爷,贺东平也属贺倩芸的长辈,充足理由显示自己出面欠佳,就让布商霍鹏程自己找机会给贺东平商谈。布商顿感踌躇,因为贺东平早就皈依佛门出家做和尚了,让和尚管家务实属勉强。

如此状况让布商极其烦恼而裹足不前数月、心急如焚,眼看佳人日益美丽,唯恐有人捷足先登,此种情形下布商整日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也算是机缘巧合,终于这件佳闻让外院主持明宽知道了,明宽思量人说救人一命生造七级浮屠,那么促成善缘岂不是树立起百丈院墙。

明宽主意拿定,就将杨长老和悟通约谈一起将此事说出,没想到和尚悟通竟然大喊不知,想想也明白自己深居浅出确实有年余没出过门,就立即将孙女叫来询问明白,就令布商霍鹏程寻一个媒人将亲事定下,婚礼定在来年阳春三月中旬举行,两位有情人渴望佳期来临成就美好姻缘。

但如此好事,竟然也会节外生枝,朱洪昭跑至海外失去踪迹多时,但史耀明提起的对郝一非平冤昭雪的奏章,居然受到了朱元璋的高度重视,皇帝很快颁布诏书为郝一非恢复名誉、巨资体恤家属,并提携郝将军幼子为明威将军驻守海防。

郝将军的幼子居然就是布商,布商原名郝鹏程,因朱洪昭派人的不间断穷追恶捕,致使郝鹏程之父亡兄故,在被抄家灭门的风雪交加日,郝将军府内弟及媳带幼子出外游玩才得以幸免。

匆匆赶回家乡取回郝将军托存之物和少许家软,便离家投远亲赴浙隐姓埋名、苟且偷生,颠沛流离、东躲西藏的恶劣环境生存很是让人心酸,好不容易生意做的稳固,居然因郝鹏程的亲事出现如此波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