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六十八章 惊异提问 表明聪明过人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1 2013-08-11 20:57:35

  郝鹏程闻讯不亚于五雷轰顶,家仇哀怨确实令其悲痛欲绝,眼看佳人仅在咫尺,实顿上代恩怨鸿沟万丈。贺倩芸见此实感悲凉和心如刀绞,平静将定亲信物退还于郝鹏程就转身找到明宽要求出家为尼。

一群人众看在眼里痛在心头,杨长老更是晓之于情动之于理的解劝无济于事……贺东平急于向郝鹏程晓事明理、说由讲道,但郝鹏程却不为所动。

多情人干戈相向,愤懑南平……明宽说让时间来检验一切吧!郝鹏程上任为官,娶妻纳妾不能平静思念之情,几年后,郝鹏程疲惫憔悴上山负荆请罪,恋红尘心难舍痴女抛却前嫌,在众人祝福声中有情人终成眷属。

郝鹏程感慨世间真情,将虎符献于青云寺上院作为馈赠,也作为表示重感情不爱财的决心而明志,贺倩芸与郝鹏程夫妻恩爱,养女育子,相沫与共,度过其美妙的人生。

空然将故事讲完,大家许久陷入沉默,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声携带着口哨阵阵的传进耳膜,感觉到天空中倾倒下片片雨布冲刷着屋顶和道观,有那摆放在露天的盆盆罐罐被雨水有节奏的敲击着发出声调不同的响声。

屋内的各位如泥塑般都静止不动,在思绪中勾画描绘出故事线条和形状来衡量着心态、感觉和格调。

“我感觉这两件事,其实就是一件事……”咏新打破沉寂率先说话,但说完后旁顾大家居然没发现反应,而且九月闭着眼睛也一声不吭,就站起身,走到桌边,又说道:“这么大一会儿,估计茶水都凉了,我给你们换点热水!”

咏新转过桌子,将放在窗台的水瓶拿起,放在桌面上。伸手收拾每人面前的茶碗,将茶碗的水聚拢到一起,添添加加就拿起几个装满剩水的杯子。走出屋门房门,将水倒到台阶上,转身回到桌边按记忆将空茶杯放好,就把茶壶填满。拿着茶壶转着圈将茶水倒至茶碗,茶壶放置桌边,水瓶又放置窗台。

张敬胜思考了一会儿被咏新的话语中止了想法,眼光茫茫然就随着咏新倒水的一系列程序,目不转睛的看着举动,头脑一片空白。恍如自己就是那故事中的某位主角,霎那间被话语唤回此屋出现却没明白身在何处,屋外空间和时光又是何年。

咏新将水倒完毕,就转身走往床的位置,感觉有人盯着自己,回头一看张敬胜傻愣愣看着自己的眼,不免惊异的说道:“嗨,你怎么用这种眼光看我呢?……我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咏新说完就扭脸转身抬腿的来回看自己的衣服、裤子,看了前面、又看后面。

“大家都说到哪里了?是该发言了吗?”九月听到空然长老坑长的故事,听着听着就昏昏然的进到了假睡的状态,用意志控制着不趋于梦想,刚咏新转身抬腿的动作幅度突然就撞了九月的胳膊,九月就睁开眼来观察状况,随口说出貌似一直听故事的状态。

“空然!长老!你这个故事是讲完了吗?”道长刚盯着长老说话,感觉不应紧盯着说话人表情,担心长老分神,就侧耳听着想着。长老话语停顿不语,道长用眼观看以为长老仰着脸做思索状在准备如何补充说明,看九月都认为需要发言了,而长老仍无下文,就探寻的口气说道。

“如果其他人没有疑问的话,我认为长老应该是说完了!”鲁孟飞接过道长的话语说道,看着董亮对自己微笑着注视,鲁孟飞又说道:“我们可以请董亮说下看法,毕竟第一个提出问题的是他,现在就由他来继续提问!”

董亮站起身,对鲁孟飞摇摇头说道:“孟飞此话差异,大家都可以提出问题。既然长老费力将故事讲完,那么就让长老先休息一会儿,我们来探讨一下这个金牌和虎符,究竟会是那些人会感兴趣?非常的会感兴趣?以及何种动机和目的,以及采取何种方式在机关重重、看管严密的状态下被偷偷的窃取的……大家看还有补充的没有?”

道长见此就点点头,说道:“董亮分析细腻、透彻,我没什么要说的!”

“就应该围绕这些问题,提出可信可靠的分析,从而破解丢失的谜底,我也没意见!”鲁孟飞对董亮的提议表示赞许。

“我就别说了!董亮的眼光是雪亮的,我们酒店的精英,那是绝对没问题的!”张敬胜笑着站起身看了一圈人后郑重说道。

董亮见此,就准备就自己提出的中心议题,展开分析论证的发言,但清了清嗓子刚张嘴准备说话,却发现九月将右手肘抵着桌面举手要求发言,董亮看着其架势似乎准备唱反调,就看道长的表情。

“哦,我们道观也有不肯示弱的,好!董亮让九月也说两句,九月你说吧!”

“董亮等等,我还有些疑问,能让我问问长老吗?”九月起身走到桌边,看着空然长老却对董亮说道。

空然长老抬头笑着对九月说道:“当然可以,欢迎你提出问题!若你提出的问题在理,我可以考虑不让你出家,依然可以学我们的功夫!”

“那好,我就开始问了,问题有三个,第一个是这个金牌是不是真金?有没有对它的含金量进行过分析,是不是外面涂了一层金,里面含有其他物质,还是货真价实的纯金制品;第二个是这个金牌究竟是一个象征荣誉的摆设,还是曾经发挥过作用,比如曾调过兵或遣过将,其知悉的范围有多大?第三个是这枚虎符,为什么说它是启动藏宝机关的钥匙,称它为钥匙的根据是什么?是谁说他是钥匙的呢?”

九月看着长老洋洋得意的说完,就看见长老喜笑颜开的表情。九月的话提出想法怪异,纯粹就是怀疑为前提的谋算,真若什么宝贝都是假的,很容易让人发觉别有用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