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二章 江湖概念 符合人之常情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5 2013-08-11 20:57:35

  空然长老独自在其上院仓库附近的客厅思考问题,苦思与董亮交谈中自己说过的每句话,并没有发现自己有说错话或对其暗示过的迹象。长老对董亮何故能产生如此强的抵触情绪,感到十分的不解、百分的纳闷、千分的郁闷、万分的焦虑。

他想着想着……就趴到桌子上睡着了,明亮耀眼的壁光自屋一侧墙体俯射而下,将趴在桌子上酣睡的空然长老背影照在另一侧墙体上,身影足见棱角分明的身形。

从院外急匆匆走过来一高一矮两个人,高的男子有三十余岁,高大魁梧、方脸园眼,棱角分明。矮的五十余岁,头发花白,长脸瘦弱、精明狡黠。

两人即将走进房门就放慢脚步,走到屋门就缓步轻轻而进,看到长老伏桌酣睡。年青人正准备张口说话,被机敏的长者举手制止,长者缓步走到长老身边将未关闭的窗户关紧,其动作极其谨慎和轻微。

“谁啊?二位深夜来访所为何事啊?”空然长老头没抬起头先行发声,待抬头环顾来人一脸惊异,长老看清来人便低缓说道:“老司寇、小公西,你俩来此作什么啊?”

司寇裕民一脸惊叹的表情说道:“没想到长老还如此的灵敏,可见长老功夫仍然异常了得啊!”

“这么的着急而来,不会就是拍我马屁吧!”空然长老从椅子上站起就背手走到壁灯前立足,仰脸看着屋顶缓缓说道。

“我们二人如此谨慎还是瞒不过长老的耳朵,老朽实在太佩服长老的功夫了,啧啧!实在很神奇啊!公西老弟你看看,不服不行!”司寇裕民连说带捧,还不忘记将公西思韦也捎带进去,足见嘴上功夫了得。

公西思韦也连忙附合着,轻声说道:“长老是谁啊?他是我们大礼市方圆五百里的大名人,德高望重、内功深厚、武功高强,这要是在民间组织比武大会,长老肯定是头名武师……”

“我俩就是来给长老问安的,看看长老最近是否一向可好!啊,呵呵呵!”司寇裕民看来追捧之劲仍然兴头很足。

公西思韦也为同伴帮腔而言:“来这里一看,长老居然是别来无恙,风采依旧啊!”

“知道两位是心急火燎而来,就别婆婆妈妈说些废话,就直说吧,参合那么多浪费时间。”空然长老依然看着屋顶,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身看着两位客人又说道:“我猛然想起明早还要出门拜访一位远方老友,若你俩真没紧要的事……啊!啊!顿感睡意很浓,若休息不好也许精神就不好!你们不说实话……我也就回房歇息了!”说完猛然起身做出准备迈步走人的架势。

“等等,长老!我们就实话实说吧!公西老弟你来说……”

“小弟我怎么能说清楚呢?还是司寇兄语言表达能力强,还是拜托您吧……”

长老见此直接迈脚缓步出门,司寇裕民见此急忙疾步走到长老面前,挡住长老去路并大呼小叫道:“长老,长老、长老,耽误你老功夫不长的,我们到桌边说话,可否?”

空然长老见此,恐影响他人休息,就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给你们二十分钟,你们可要选择主要的说……”

司寇裕民见状急忙欠身扶住空然长老的胳膊,随着空然长老走到桌子前面,公西思韦急忙将一把椅子放在长老身后,空然长老就随即落座。司寇裕民急忙拉一把椅子坐到长老对面,随手端起不知谁喝剩的茶水,仰脖张口就一口气喝完。

空然长老见此就急忙说道:“唉,我说老司寇,老衲我这里有茶壶,边上也有干净茶碗,怎么说你们也是客人,你如此情形给老衲留什么影响啊,别让江湖人士说老衲吝啬,连茶水都供不起,让人说我不是!这可不好!”

公西思韦见此连忙起身端起茶壶,摆出一个茶碗将水蓄上水,急忙递给司寇裕民。司寇裕民将喝过水的茶碗放到一边,接过公西思韦递过来的茶碗举着说道:“让长老见笑了,我也是慌不择口……时间……”

“老司寇你弄错了吧,老衲没说你怎么了,老衲说你让江湖人士指责老衲礼节没到、招待不周,从而说老衲不是……嗯!”空然长老急忙打断司寇裕民的话,显得非常着急的说道。

“司寇兄,长老说的是你在庙里喝别人的剩水,传出去害怕江湖人士误会说是长老让你喝的,可能毁坏长老名声……长老您是这个意思吧?”公西思韦连忙对着司寇裕民解释。

“不是可能,应该是必定……”空然长老斜眼看着公西思韦加重语气的说道。

“你喝了剩水,必定毁坏长老的名声……长老刚这些话是不是也计算在时间内啊?”公西思韦一边着急哄哄的给司寇裕民急切的解释说明,还一边抬腕看着手表时间显的异常紧张。

“哦,这个可以不计算在内……这是关系江湖声誉的大事!老司寇你应该最明白的!”空然长老望着神情紧张的司寇裕民,表情严肃的说道。

“长老你老就放心吧,我懂江湖规矩,刚就是急了点,你老的名声我绝对维护,对外人那是绝口不提!绝不食言!公西弟看见了吧,这就是江湖规矩,刚你也偷偷喝了几口剩水对吧,长老没说你而选择说我,那就是觉得我是你哥,明白吧!说我就把你代表进去了!”司寇裕民不愧为江湖人士,口才绝对算一流,看着长老展颜微笑,就接着又延伸发挥说道:“现在政府号召要节约用水,剩水也是水,但在江湖人士面前那能喝也不去喝,该剩还是要剩……可惜水被浪费……那也是绝对不行的!……”

“好了好了!这水的问题,老司寇明白就行!水凉了那边还有一暖壶热水……我们谈正事吧!”

空然长老异常厌烦面前二人不亚于饶舌般的恭维话语,撂出硬话直奔主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