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六十二章 狂风雨夜 惊见长老上门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8 2013-08-11 20:57:35

  九月起身漫步,走到可看见长礼河水的岩石边,当年发生事故的方向瞭望,一片黑夜的景象。内心突然萌生强烈的冲动,就是要戴上眼镜看看,于是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眼镜戴上。

他此前从没有在晚上戴过女孩送给的眼镜,感觉不亚于墨镜的作用,在阳光下被九月当做扮酷表现。没想到晚上戴上居然也可以看清周边的景物,下意思向长礼河对岸张望,居然看见有人就站在河岸边悄悄注视着他。

他顿然惊喜万分,那人微笑着向九月招手,他激动的也使劲挥动着手臂,转身便向山下狂奔。

黑暗里,也就幸亏有女孩给的眼镜的帮助,九月一路狂奔就跑到了长礼河东河岸。那河上的桥还在二里多地的青云寺山脚下,九月隔河望过去,发现女孩儿穿着一身的灰色衣服,头上长发披肩,额头没有戴那个装饰物,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两人相见都很激动,九月说:“嗨!你在那里等着我,我从桥上转过找你!”

女孩微笑着说道:“就这样吧!看见你很正常,我就放心了!”

九月第一次听到女孩温柔之声,心中顿然升腾起一股热流,“你住那里?我明天就去找你,我……有一个难题想问你!”

“我家住的不远,但是很不方便;明天要到市区仁爱西区商场去购物,可以在那里见面!”

“几点,你几点去啊?”九月迫不及待的问道。

“九点半吧,在商场东入口!”女孩笑着说道,忽将左臂抬高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转身看了看后面,回头又说道:“太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我没事,可以多聊一会儿吗?”九月见女孩准备离开,就着急的说道:“我还有好多话,需要问你呢!”

“明天吧,一会儿就要下大雨了,我没带雨具!”女孩神情似有为难。

九月无奈的说道:“那!你先走,我再待会儿!我看着……你走……”

女孩默默转身离开,走了十余步就回头看九月一眼。似乎很留恋,又走了几十步又回头看九月一眼,转过一片树林就消失了身影。九月呆呆的站立在河边静静的出神,注视着已经不见女孩背影消失的地方。

很快天空中又飘下一阵急雨,劈头盖脸打在九月身上,九月不为所动,像一尊雕塑一样就站在河边,继续向远处眺望。五分、十分、十五分钟过去,一阵山风掠过让身上衣物半湿的九月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抬头仰脸感受到雨滴有急速加大的征兆,就蓦然回头转身——非常惆怅的往山道拾阶而上。

九月深感落寞的情绪向道观走着,渐渐离道观越来越近……河的对面的山崖下,那女孩又看了几眼九月上山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行至道观山门,大门已经朝里关上,九月踌躇在台阶之上回味与女孩的相遇,不禁又充满了激情,就缓缓坐到了楼门下的台阶上,将河边相遇一幕重新思考。突然他发现与女孩相谈数语,竟然忘记问女孩的名字。

雨已经是形成了大雨的规模,呼啸而至的雨滴“噼噼啪啪”的敲击着屋顶、地面和台阶、岩石,一阵更猛烈的山风刮来,让迎风而坐的九月感到无法呼吸。

也许是有点受凉,九月鼻子一阵奇痒,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也感觉到鼻涕少许流下,九月激灵灵打了几个寒颤,连忙起身走至门口敲门,几番的敲击,不断的加强着劲道。

功夫不大,老坎的脑袋就出现在被打开门的缝隙,看了看来人竟然是九月,不免惊讶的说道:“哦,是九月啊!你什么时候出去了,咋我不知道呢?”

“老坎,快让我进去,到屋里再说……啊!好冷啊!”

看着老坎把大门关紧上好,九月就趁着老坎的雨伞一起进入门房,进入屋内竟然看见张敬胜说的客人还在里面坐着,九月看着进门正放置雨伞的老坎,明知故问的说道:“这位客人,是酒店老张说的那个吗?”

“是啊,你想还能有谁啊,这老张也太不像话,竟然这么久也不招呼一声!”老坎看了张朝西一眼,竟然发现其有疑惑,就又连忙解释道:“嗨,忘记他也姓张了,我说的老张是酒店的张敬胜,不是说的你!”

“这位客人也姓张?”九月微笑着看着张朝西说道:“估计他们在里面还要说一会儿,若你等的烦闷,不如我们娱乐一下如何?”九月的意思还是准备打扑克。

没想到张朝西对九月好心的提意给与了回绝,张朝西说:“别玩了吧!刚你没在时,我和老坎都下了几十局象棋了,没想到老坎棋艺竟然如此高超,让我输的头昏脑胀,我确实没兴趣再玩了!”

九月回头去看老坎表情,便见到了老坎洋洋得意的神态,九月见此也很无趣,就有话没话的随口说道:“刚说这位客人姓张,大名可否说下呢?”

“张朝西,就是他的名字,象棋水平高于二般人,其实我赢的也是取了个巧……”老坎喜笑颜开的说道。

“我在问客人,我问你了吗?”九月侧目冷眼看了一眼老坎,后者急忙闭嘴,搬了一个凳子就坐到了屋门口朝外张望;九月转身笑着对张朝西说道:“听酒店老张说,你没来这里前,先去了青云寺,你在那里有熟人还是有老乡?”

“很久前我就是从那里学武出来的,空然长老就是我师傅!”

“哦,你竟然以前也是和尚!”九月感到非常吃惊。

“那里是和尚啊,我是武校学生而已,没有出家!”

张朝西正与九月闲扯,老坎似乎听到大门有动静,对二人低声喊道:“九月,老张,你俩听到大门响了吗?这声音好大啊,快!我们一起到门口瞧瞧!”

三人走至门前,从里面就看见大门被敲的晃动激烈,急忙将门打开,却赫然发现空然长老神情严峻的站在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