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六十五章 皇命诏令 隐秘培植鹰犬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8 2013-08-11 20:57:35

  锦衣卫全称是“锦衣亲军都指挥使司”,雅称为缇骑,前身为太祖朱元璋时所设御用拱卫司。

明洪武二年改设大内亲军都督府,十五年设锦衣卫,作为皇帝侍卫的军事机构。朱元璋为加强中央集权统治,特令其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活动,且不经司法部门。

明代设锦衣卫,乃是著名的酷政。其实,这类系统,自己有军队、有监狱,又直接向皇帝负责,基本上贯彻于整个明皇朝的始终。

青云寺上院和下院虽然对外被统称为青云寺,但青云寺上院却是有一群假和尚所控制,其表面的伪装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上院所占地势较高、地理优势明显易守难攻;朱元璋亲自确定的青云寺设计方案,就是为其特殊的考虑所成就。

青云寺下院里都是真和尚,所有和尚在主持的统领下吃斋念佛、讲经说法、广施善缘;上院(也称内院)长老虽然表面听命主持管教,但实际上不受主持任何约束,独立于下院(也称外院)教义之外。

在青云寺上院安置之使命就是为都察院搜寻、训练、培养、输送武功高强或有特殊技能的各类人员。上院的组成人员都是来自军界、民间的武师及其具有特殊技能的人员,上院的经费开支异常的庞大,其中运行的所有组织结构独立与下院而独自运转。

其先期仅仅是承担着搜寻、训练之责,中期由于政局需要居然也参与到都察院指令的具体任务之中,后期居然在靛水湖附近山谷、岩洞构筑有监狱秘密关押明朝被彻查的高级别的文官武将。

朱元璋认为用严厉的手段威压臣下,整肃吏治,是治国之初所必要的,所以便动用重典酷刑,致使明朝开国功臣侥幸得以善终者,惟有汤和、耿并文等寥寥数人。如此杀戮功臣,实千古所未有。朱元璋晚年有所醒悟,曾下令严禁后人效法,理由是权宜之计,不能一直使用。

在青云寺的史料记载中,青云寺上院第一位长老贺东平。

确实需要浓重的描画一下该人的丰功伟绩,贺东平是朱元璋安徽同乡,在朱元璋参加农民起义军红巾军郭子兴的部队后不久,就与朱元璋相视,对朱元璋的为人深感佩服,被收为心腹。

贺东平侠肝义胆、武功高强,对朱元璋赤胆忠心。朱元璋令他担任马秀英的侍卫,他不辱使命多次救马秀英于危难,明朝建国后皇帝多次要对其加官进爵,贺东平都婉言谢绝了。

后来朱元璋就留到自己身边担任御前侍卫,贴身守护安全;贺东平为人豪爽、耿直、淳朴、义气,难免得罪些达官贵人,加上其嫉恶如仇、直言不讳、忠于职守的为人处事方法,也使得他对官场之事格格不入,多次被小人谗言几乎送命,马皇后见此为保全贺东平的安全,就向朱元璋提出委于重任让贺东平驻守边疆,早日离开是非之地。

朱元璋非常明白皇后的良苦用心,就将贺东平招来相告,没想到贺东平竟然无心上任,且誓言旦旦要继续履行侍卫之责,除此之外哪也不去。

无奈之下,朱元璋心生一计,就对贺东平说出皇宫之忧,大意是皇宫空间范围越来越大,御前侍卫需要大批量的人员布置,然而侍卫人员素质和武功参差不齐,需要大批量征集并系统化训练以应付不时之需,在此关键的时刻需要贺东平出面帮助训练和培训这方面的人才。

贺东平一想和自己会武功的专长有关,就同意了皇帝的建议,但提出要求还带自己的部下同去,皇帝见此也点头准许,于是就赶赴青云寺上院上任了。

如此重量级人物来到青云寺,青云寺主持明宽非常明白皇帝的用意,就直接给贺东平讲:你的事我不管,你想咋就咋,但有一样你不能骚扰我下院的工作!贺东平欣然同意,于是上院和下院就各忙各的了,至此就将规矩定下,上下两院两相无事、各干其事、互不关心、互不侵犯。

老贺到任不仅将自己的手下尽数笼络麾下,而且将自己的旧相识、老朋友等都安置进寺庙,广泛网络武功苗子和招聘武功高手进行训练、培训,也定期向皇宫输送成果。

可是时间久了,于是就产生了下院的不满和老百姓的不解,其原因就是上院和下院都是进的一个山门,尽管上下院都有后门,但走后门的机会毕竟不多,都习惯走大门,因为大门前面热闹,但是进庙门的有剃过头的、还有不剃头的,让人感到不伦不类,就影响到了下院和尚的声誉。

在此情况下主持明宽就亲自到上院找到了贺东平将不满和不解讲清楚后,就说:“贺将军,你看老百姓对你们的身份,都表示怀疑,弄得我们下院的工作不能正常开展,这可如何是好啊?”

没想到贺东平竟然非常干脆的说道:“主持意思我非常明白!需要上院剃头,我就第一个带头先剃,不能让老百姓指我们的脊梁骨!”

“贺将军如此英明,我先替黎民百姓感谢你了,这样就维护了我们共同的声誉!大家都高兴!”

“说的远了,我也是穷苦人出身不能忘本,今后就别那么多客套,以后不要将军将军的叫了,就叫我老贺,要是叫我贺长老,我就更高兴!”

“那,如此好的决定,我就派和尚来给大家剃度,哦,剃头用术语说就是剃度,贺长老看什么时候合适呢?”

“不劳烦主持、和尚了,我们自己都有家伙!”贺东平爽快的说道,手摸头发想了想又说:“恐有他人不愿剃度,这样吧,望主持选一个吉日就为我举行一个剃度仪式吧,戎马跨刀、刀口舔血,天马行空、独来独往,我也没有家眷,就和你们一样的清静时光!早该剃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