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一章 唇枪舌战 长老心生焦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2 2013-08-11 20:57:35

  鲁孟飞心怀热情的急忙上前扶着空然长老的胳膊,搀扶着身现趔趄的长老慢慢坐到远离主桌的便座椅子上,用极其温和的语气说道:“你老千万不要动气啊,他俩这么的不近人情,将来遇见啥事让他们慢慢后悔去吧,保重身体要紧啊!今晚我们就聊到这里吧,天也够晚了,还是早点休息吧?要不我先给你老捶捶背?”

董亮用右手扶着九月的肩膀,伏在九月耳边悄声说道:“根据上院对宝物的保护措施看,宝物丢失的可能性不大,老长老据说在没出家前的名字叫闻人含高,是七、八十年代名闻南疆的边防队长,素以足智多谋、武功高强而著称。因一宗边界命案受牵连而退伍,又因家族冲突而结下仇怨,其命运多舛、曲折艰难。受云南崇圣寺长老法幅点拨出家,来我们青云寺没多久就升为长老,若他是等闲之人何以至此。他以丢失宝物为由挑起破案的幌子背后必定有更大的文章,据说若干年前飞天大盗子车韵组织那么多的能工巧匠、在青云寺踩点达半年之久,带了机器设备和高科技的手段都被长老擒获,现在长老如此轻巧的说宝物丢失了,谁信呢?且子车韵大牢出狱就出家投奔长老而来,长老应特别明白如何防贼!”

空然长老一边垂头丧气嘴里嘟嘟囔囔些气话,一边趁鲁孟飞不注意时对嘀嘀咕咕的董亮和九月偷窥,只见董亮对九月耳语着,九月不断微笑着点头示意。长老心理就开始盘算局面如何收场,很希望有个人能打破僵局,否则鲁孟飞的智慧远不能尽快消除隔阂不说,事实证明他在火上浇油,急的长老暗自思量:难道自己露出破绽了吗?

鲁孟飞在长老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安慰的话语,还伸出双手为长老做着轻微的按摩,看着小沙弥勤快的准备给董亮和九月面前的水杯蓄水,鲁孟飞轻声说道:“小和尚,没事就别在这里晃荡,该睡觉就去睡,没见这里需要清静吗?嗯!”小沙弥颇受惊吓就收了举动,转身出屋而去。

九月笑着听董亮说完,就拉着董亮的胳膊让其伏过头来,九月双手做桶状对着董亮的耳朵小声说道:“看情形,老长老应该是明白你看出了他的破绽,他这会儿应该是心急如焚,我们不如给他来一个下马威。他早晚都会去找我们的,这会儿说实话我也瞌睡的不行,不如我们拂袖而去如何?”九月说着话,还笑着用眼睛瞟着长老看。

空然长老眼见董亮和九月如此情形的交头接耳且有说有笑,原来也就是装着生气的样子,然而此刻那就是真生气了,一声断喝:“没见过像你们两个这么不知道尊敬长辈的,你俩准备纯心气我啊!啊?”空然长老说着就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叉腰一脸怒容。这就是那句话:倚老卖老的策略。

如此动作将鲁孟飞吓了一跳,急忙抬头观察状况,嘴里不解的说道:“啊!我说长老,没听见他俩说啥啊,怎么咋就又气愤了呢?……你们俩不要太猖狂……了!”

董亮见此就站起身拍了一下九月的后背,九月心领神会的站起来说道:“好好好,好了,我们俩让你老长老看着心烦,那好吧!我们俩就此别过,马上就在你们面前消失,这样好吧!”九月说完就挽着董亮的胳膊,两人就直往屋外走,即将出屋,还一起回身抱拳——作别。

空然长老注视着二人动作,顿感心里咯噔一下的失望,扭脸看着鲁孟飞作出维护脸面的表情,单手指着董宋二人的背影,愤愤不平的说道:“孟飞你看看,这……这……成何体统?啊!”空然长老的表情自内到外也就是真失望了。

“就是!就是!他们这动作……成何体统啊!明摆着……不明事理,明摆着……不尊重老人,我回去……若见到他们家长……就好好给他们理论一下,这是什么家教啊?”鲁孟飞也是气愤不已的强调。

空然长老由着鲁孟飞将自己搀扶到主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接过鲁孟飞双手递过来的水杯,将水杯端至唇边浅饮几口,将心绪平整了几番,就微笑着望着鲁孟飞的善意举动,心里暗想:鲁孟飞的智慧应不低于董亮和九月,但美中不足的是容易受感情所困,孩子是一个好孩子,就是没有董亮和九月理性强。

“长老你有什么药?需要不需要吃啊?”鲁孟飞非常关切的看着长老说道,看着长老表情一愣,连忙又补充一句话:“没什么,我想起我父亲有心脏病的事,大凡他着急生气就吃速效救心丸,你老不需要吗?”

“哦,不需要,就安静的呆一会就好,我哪能和老鲁比呢,你父亲那是大老板管的事多人多又复杂,我这个小庙,也就几十个人,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啊!我安安静静呆一会儿就没事了!”空然长老看着鲁孟飞颓然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低头沉思,就心生纳闷,没有感觉说错什么话,何以至此呢?应该是他无意间想起了什么,应该是他和他父亲的关系有问题。

小沙弥静静的走到空然长老身边,轻轻说道:“师父,师父,你老还有何吩咐吗?若没有什么事,我就休息去了!”

“哦,我没事,你去把鲁少爷带去客房休息吧!我就坐这里考虑些问题,你不用管我!”

空然长老看着小沙弥把鲁孟飞带去客房休息,就手托下巴陷入了沉思……

长老想到了最近发生在青云山上及老贵庄的事情,想到了王总的失踪、想到了林科长的出差、想到了集善的病情、想到了江河岸的女儿、想到了董亮和九月的笑声,空然顿时对董亮充满了欣赏和钦佩,但不明白董亮何以能看穿自己的计策呢,十分好奇究竟他的败笔出现何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