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六十三章 各抒己见 分析金牌去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0 2013-08-11 20:57:35

  空然长老进门就急切的对老坎说道:“你们道长在哪里?速带我去见他!”

九月看见长老神色凝重、似有紧急之事,就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试探深浅的说道:“长老,容我先向道长通报一下如何,毕竟是夜深人情,恐道长多有不便,您看可否明日再叙?”

“听朝西说,酒店张敬胜已经来到,董亮来此我也知道,你们道长怎么可能已经就寝了!”空然回答道,其话之意非常说明他对今晚道观的情况了解如指掌。

“道长确实是将老童和小董请来谈话,若长老确有急事,我看这样吧,咱们一起到道长居所找他们!我头前带路,请随我来!”九月明白不容推辞,就急忙改口说道,随即走前几步等着长老跟上。

“朝西,也随我来!”

“明白!师傅。”

九月接过老坎递过来的一把雨伞;在前面带路,朝西从长老手中接过雨伞就替长老打上,三个人就一前一后往后院走去。三人疾行、功夫不大就到了道长居所外面台阶上,九月推门进屋并拐进里屋装模作样看了看,出来对长老说道:“道长不在,你们进来屋内等候片刻,我这就去找找他们在那个房间谈话,我很快就回来!”

长老见此也只好说道:“好!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你速去速回!”

“好的!”九月用语速极快的方式回答后,便转身出屋下台阶,直往道长所在的暗道方向走去。进入偏房里屋便看悠然坐在桌子后面看书,悠然抬头看见九月进来,就对他点了点头。

九月将悠然身后的书柜机关拨动,书柜向一侧移动就显露出下行的楼梯,九月顺着楼梯下去。借着墙壁昏暗的灯光,向暗道最里面的房间走过去,轻轻推开屋门就看到大厅靠门口坐着几个道士,咏新也在其中。

右侧靠墙边的椅子上坐着道长、鲁孟飞、董亮和张敬胜正在热烈的议论,他们的对面坐着老集善,老集善爬在面前的桌子上似乎是睡着了,桌子上摆着几个碟子和几个碗等。

九月进门随手将门关好,就轻轻的咳嗽了两声,道长闻声看着九月笑着说道:“快来看,我们道观的小诸葛来了,我说九月你去做什么了,怎么如此姗姗来迟啊?”

“道长,我在忙些其他事!长话短说吧,空然长老刚刚非常急切的来找你,道长你是上去见他呢?还是我把他带到这里来?”

“哦,空然长老!”道长闻言不免深情为之一怔,环顾在座几人的表情,发现大家均注视着他,道长略显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对老集善的问题,我们大家都多少了解了点,一时半会也难有实质性进展。既然长老有急事深夜来访,应该是十分紧要的事,我看不如都上去听他说说什么状况,如何?”

鲁孟飞闻言就犹犹豫豫的说道:“这长老是找道长说事,我们去不方便吧?”

“有啥不方便的,现在酒店破案高手都不在,我不相信三个臭皮匠不抵一个诸葛亮!大家集思广益,也许很快就把问题解决了。”张敬胜显然对长老的事充满好奇。

董亮盯着张敬胜看了几眼,暗暗示意其言语谨慎,又缓缓对道长说道:“我看但凡找人说事,都多有避讳;不如道长和九月先与长老交谈,若有必要且经过了长老同意,我们再去参与方显礼貌。否则长老要找的人是道长,我们仓卒也去实很鲁莽。”

“我同意董亮的意见,这样做属于明智;道长,我看这样去办最合适!若长老同意大家参与,我再下来叫他们。”九月暗自佩服董亮的处事原则,于是就对道长强调道。

“那就如此办吧”道长环顾了在座的几位,就从椅子上站起身,就与九月一起出门,上楼梯,走出暗道,从偏房出来直奔后房居所。进屋后,道长连忙将长老让进里屋,一阵寒暄大家就围桌而坐。

空然长老扭脸看了看门口说道:“道长,听说你刚与几个年青人交谈,他们咋没同你一起来呢?”

“哦,他们都犹豫你欢不欢迎他们参与,所以就没有跟来。”

“让他们都来吧,我遇见的事已经把我弄得焦头烂额了,寝食难安。本指望林科长帮忙,但林科长出差了,事又令人极度心焦,年青人思想活跃,请他们都来听听、分析分析。这都到了关键时刻了,确也不容顾忌太多!九月,快去把他们都叫来!”长老态度诚恳的说道。

九月起身看着道长,道长见长老居然如此要求,就对九月点头示意速去叫人,九月转身就出去了。

时间不长,鲁孟飞、董亮和张敬胜就来到道长居所,大家纷纷落座。咏新和九月将茶壶灌满水,将茶杯加满并放在每人面前,两个少年就远远坐在道长的床边,静静的等待长老说话。

长老微微平静了下心情,缓缓的说道:“在我们青云寺,有两件镇寺之宝,一件是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赠与寺庙内院武官的金牌;一件是金质虎符,据说制作于元朝末年,并非用于军事目的,而是某藏宝地的启动钥匙。现在这两件宝物都离奇的丢失了,在我们存放宝物的地方极其隐秘,里面机关重重,外面专人日夜看护。金牌样子有照片,虎符图案没照片,但朝西左臂纹身有半块图案。”

说着长老将金牌照片拿出,大家传看,张朝西退掉上衣露出左臂,让人观看虎符半片。张朝西胳膊上的猛兽图,张嘴瞪眼异常凶猛,尤其是猛虎张着血盆大口,更难解其究竟向谁示威之意。纹身为黑蓝亮色,栩栩如生,线条逼真。整个画面就是一张老虎头。

董亮仔细看了看金牌的照片,不解的问道:“长老,你们寺庙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说来话长,这个金牌的获得,是依赖残酷的磨难所造就……”空然长老缓缓的将金牌来历,简短说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