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三章 货运纠纷 联想蹊跷旧事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52 2013-08-11 20:57:35

  司寇裕民端着茶碗想着空然长老话语深意,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要谨慎,在老手面前千万不能再出糗了,否则能做到没毁坏长老的名声,反过来若传出去就影响自己的声誉,看来需要加倍谨慎啊。

“长老,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公西思韦看着司寇裕民低头沉思不语,担心长老着急生气,就急中生智的急忙对司寇裕民旁敲侧击,提醒其尽快说话。

“长老,那我就捡主要的说了。”司寇裕民随及打开话匣子讲起了他此行想表达的内容。

他说,在定邦市西狼山下我们大礼市大礼呈祥集团在那里有一个煤矿,他们进行什么技改项目,准备将煤矿井里的立柱全部换成合金液压管。其用途就是支撑矿井巷道掘煤层和悬空部位使用,现在煤矿事故较多。刘子敬刘老板就花了极大的代价来技改,这些合金液压管据说是从英国进口的,可见刘老板为保障煤矿安全是不惜血本。

他与老贵庄的几个要好朋友,还有亭舟市的几个旧相识,在亭舟市有个不大不小的物流公司,就非常荣幸的接了这趟生意。将密封好的成箱设备,从亭舟市海港到定邦市西狼山这段运输就由物流公司承运了。

司寇裕民说着感到口渴就喝了两口水,对公西思韦做出探寻的目光,又说道:“公西弟,刚我说的没有漏洞吧?”

“靠你相好的闺女勾搭上海关那位副关长那段,你没说!精彩是人家闺女的精彩,还很荣幸呢,那叫丑事,但估计长老会对此不惜一听,你就接着说吧!”公西思韦竟然直言不讳的说道,看来有很大的情绪因素在里面。

司寇裕民显然对公西思韦的说法有异议,听完同伴的话语,急不可耐起身站起来,喊道:“啊哈,想挣钱,大家都想赚;这钱没赚到,不至于现在就这么薄情吧!要不要江湖规矩了!那人家闺女是关键时候帮了我们公司一把,若非如此就凭你们这群懒汉,等着天上掉馅饼吧!我可告诉你,人家闺女的好处费可是一毛还没得呢,千万不要去想过河拆桥的事,小心我给你们没完。”

“好了!好了!有完没完,说说生意怎么赔的吧!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说不说了?”空然长老显然很不耐烦,突然起身说道。

公西思韦急忙过来,拉着空然长老的胳膊就往下拽,想让长老坐回椅子上,一边拽一边说:“长老,你老息怒、息怒啊!司寇兄,你注意了,有些废话能不说,就不说!”见空然长老又坐下,公西思韦站到长老背后,竭力给司寇裕民比划着让他谨慎言语。

“我们物流公司的车辆那是不能将货全部承运,就找了几家公司帮忙,当然帮忙是有代价的,不是义务劳动,所以就需要掏钱了,我们给另外一些物流公司付了一半的钱,货到地头付清。说到此,我就来气,公西弟你们几个找的公司为什么价格就掏的很高呢,说好的要价格一致,为什么就不能遵守诚信呢?这不明白着让人着急上火的吗?”司寇裕民说着说着,就恼羞成怒的看着公西思韦。

“你是让我说吗?你找的都是社会上的散兵游勇,我找的那是正儿八经的公司,且多少有点关系,有钱就大家赚吗?何必那么吝啬呢,是不是啊!……”公西思韦竭力做到声调柔和的口气说道。

“那你们不就是拆我的台吗?不就是让我落难堪吗?还讲不讲江湖规矩,还讲不讲诚信原则,还要不要朋友脸面,还要不要长期合作,你说!你说!”司寇裕民竟然越说越着急,越说越生气,伸胳膊挥拳一副得不到满意回答就准备干架的态势。

他本就汉服蓝色中褂,气愤之极怅然摔出右手,本来捋起的袖子伸展很长,随及左手急忙再行迭起。异常警觉回望长老面孔,以便分析长老喜厌。

公西思韦看见如此阵势,显然有所顾忌,就看着长老指着司寇裕民轻声说道:“长老,你看他又憋不住的说起了废话,这不是让长老……让长老看着……让长老看着着急吗?”

“哦,长老!好好!我注意了!话归正题、话归正题……因为运费问题,货拉中途,就有人撂挑子不干了,因为一样的货,一样的距离,运费不平等,由我出头找的那些个体运输户就把货给卸到二分之一不到的地方,空车就都跑走了……”

“长老你都听见了吧,他承认是他找的人,我找的可都将货拉到地头了。这个都完成了运输的任务了,司寇兄你咋就不给结算运费的呢!这不明摆着让我们落的不仗义吗?”

“什么?什么?你还觉的吃亏啊!你们找的车才拉了多少货,五分之一都不到。因为运价问题让那么多的货都撂路上,有什么脸来要剩余的钱,这半路上的货,卸车费倒是免了,但还需要装车,这装车费咋说?长老你给评评理!”

“哦,居然想到让我来评理,哈哈!老司寇我就不明白了,你的半个儿子是多么优秀的人才啊,他一天赚的钱就够你半年折腾了,你说你这出力不讨好的混个啥呢?有福不知道享,到处还惹事,究竟图个啥呢?越老越越没记性!活该!自找的!”长老竟然幸灾乐祸的说道。

“看看,长老都认为我活该!自找的!你们也不想想我图的就是和弟兄们在一起高兴、快乐,帮弟兄们多赚俩零花钱,到最后没想到居然颜面尽失,还得不到起码的尊重,我寒心啊!”

司寇裕民居然说着说就掉下了眼泪,立马将公西思韦唬的神情异常紧张,起身走到其身边,扑通一声就跪哪里了,嘴里喊声对不起,就抱着司寇裕民的腿居然痛哭流涕。

空然长老没想到能出现如此之景象,不免把司寇裕民和公西思韦仔细端详了数遍,小的西装革履,老的汉服飘逸。突然就想起了老贵庄的某件传闻,灵感闪现的自言自语说道:“难道在老贵庄留下的红叶谷红石榴传闻是确有其事吗!”

没想到司寇裕民似乎是听到了空然长老的自语,条件反射般警觉的站起来,用手摸了摸眼角的泪水,看着空然长老非常疑惑的问道:“长老,你刚才自言自语的说什么传闻,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