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六章 窗外之影 致人异常惊恐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1 2013-08-11 20:57:35

  空然长老沉吟半响看着董亮,用身体挡着自己的手,向董亮做着手势,用平静的口气说道:“这种问题说近了也不重要,说远了就是顾虑太多……我们说的是老司寇的事,怎么想的咋就扯到我们庙里了呢?”

九月看情形感觉长老有所顾忌,就急忙说道:“对对!这个老子车在与不在,确实关系不大,有我们几个就给你们解决了,能有多大的事啊……长老的话提醒了我,老司寇能不能将过程再说的细致一些呢,比如货物在丢失前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征兆或奇怪的事情发生呢,以及一些违反常理的……有没有矛盾和冲突较大的人员,等等。”

“九月说的有道理,凡事都有一个发生发展的过程,不能说你老司寇就一口吃成一个胖子吧,两位好好想想,回忆一下自接这趟生意到发现货物丢失,这些都是你俩亲身经历的事,不会就这么快的就忘记了吧……回忆一下吧!也可以想下……最开始这个谁……得到这个赚钱的……信息的吗?”董亮也调转话题向司寇裕民和公西思韦发出询问。

“这……公西弟,你遇见了吗?我从公司总经理漆雕汗箫办公室接到任务,就积极去争取这个生意,来回找关系托熟人,老漆雕再三的讲要稳要稳,千万不要不按常规出牌,就从海关开始着手……都是小心谨慎的进行,没发现异常。接了活找车事先没给他们说的太多,这东西既不是食品、烟酒,也不是日常用品,家电、家具,就是谁白送也是万年闲的物品。没发现谁有侵吞的迹象,漆雕汗箫的威望,在大礼、定邦和亭舟那都是没说的,就是和图坡县谷粱静有过很大的冲突,但也不至于如此以坏事为目的来搅局,再说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都是些道上君子,女中豪杰领导下的,那是不会如此的……我确实每天都死盯着货看没操心其他,漆雕汗箫……没交给我其他事!公西弟,你遇见啥了吗?”司寇裕民竭力回想着细节性事情,缓缓的说道。

“总经理漆雕汗箫,这数起来七个字,你就直接称‘老大’不就得了,这有啥避讳的,听着就感觉啰嗦,在座的都知道他与你们啥关系,你俩就直接说吧,老衲对此很反感,大家就都别藏着掖着,有啥意思呢!……小公西你接着说!”

“呵呵,就是就是,这很光明正大么,我们老大交给我办的就是紧紧跟着车,老大将他的霸道让我和陈飞开着,那是前后照应,唯恐有走错路的!后来那些走不动的货的看管,也是我和陈飞一个上午一个下午轮流开着霸道、轮流去值班,那车走那个泥泞路很顺当,老司寇就开了一个旧捷达来回跑,没我们的车威风,呵呵……”

“在再这里提日货,小心我出门给你们把车砸了,你是不是中国人,说事就说事吧,咋就聊着聊着就跑到车上了,还唧唧歪歪的胡说八道……”九月听着听着就无名火起,打断公西思韦的话,很不耐烦的说道.

“哦,哦,我丢了中国人了,对不起啊!那车也不是我们老大买的,那是亭舟一个企业白送的,扔了觉得可惜,老大说了就全当拖拉机开吧,真的啊!我们老大那是经常用这个车去帮人犁地、拖车……洗车时根本不去洗车行,直接让大家每人撒泼尿冲冲……”

“哈哈哈!好了好了!这么脏的车,你们还轮流开,没嗅到尿臊味吗?算了!你就开始说正事吧,你难道要磨磨唧唧到天明吗?九月刚睡了一觉了,我也困的还没合眼呢!啊!啊!”董亮见公西思韦还有喋喋不休说着闲话,就提醒他快说正事。

“哦,对了,公西弟,记得你说过陈飞在古贡镇遗址附近艳遇那件事,你好好想想陈飞当时是咋说的?”司寇裕民顿时警觉的想起某时,及时提醒道。

“什么艳遇啊!那小子说是见到狐仙了,那女子自荒郊野岭出现,左手一个机,右手一瓶水身后还背了一个大红包,接近黎明时分去车边问路,把正在车内打瞌睡的陈飞吓的直接从车内窜出,就直接跑出去十多里地……瘫倒在地,半天起不来……”公西思韦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四处张望一下,突然就看着窗外呆呆的出神。

空然长老正低头边听边思索,发现公西思韦竟然不说话了,就抬起头看一眼公西思韦竟然发觉公西思韦正满脸惊异之色看着窗外,长老立即起身走到窗前,却发现屋内灯光从窗户洒出去的范围内,并没看到有什么异样,再换其他窗户看并转换角度看依然是没有所获。

董亮和九月看到长老急身走到窗口,就急忙也走到长老身边,疑惑的看着窗外,但二人只见外面雨在下着、风还在刮着,除此之外没发现异常……董亮就用探寻的目光迎着长老看过去。

长老见此对董亮和九月用手指了指公西思韦,九月回头看着公西思韦的脸,不由倒吸一口气,但见公西思韦脸色煞白,嘴唇发紫呈,目瞪口呆,嘴歪眼斜,失魂落魄的呆呆的凝神窗外。

司寇裕民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三个人都站在窗前向外观看,就若无其事的轻声说道:“长老,你们这是做什么啊?”

他见董亮向公西思韦坐的位置摆头示意,司寇裕民就急忙回头看公西思韦的脸,这一看就将司寇裕民惊吓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司寇裕民急忙起身抓住公西思韦的衣领摇晃着喊道:“公西弟啊,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哥啊,到底出啥事了呢?你看见什么了呢!”

说着司寇裕民就从手掌拍打公西思韦的脸,公西思韦却头一歪,身体倾斜,从座椅上滑落地上。他似乎是被什么极具骇然的人或事吓傻了,四肢抖动,呼吸急促,口吐白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