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四章 心里忧结 闷气以求释放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98 2013-08-11 20:57:35

  空然长老随口说出自己的猜测,居然也把自己吓了一跳,那是他看着面前二人异常厌烦他们争吵,想着自己的心思。那是最近急令长老烦心的一件事,心烦意乱的思想就开小差了。

看着司寇裕民居然也很有兴趣的样子,感觉说出疑问为时尚早,若没找到根据就凭空去说,也许就变成了自己散布的谣言了。想到这里,空然长老就拿定了主意,缓缓的说道:“什么传闻、奇闻的,你听错了吧;我说的是你俩这么快就到位了,居然如此到位的将二人的感情都释放了,看来你们一起参与到这幢买卖里还是有感情因素做纽带的……既然都理解了彼此的用心,到底你们还接着说不说了?”

空然长老让随想巧妙的掩盖过去,显出很不耐烦的口气,提醒对方继续谈正事。

“啊,长老不对吧!明明听见的是传闻,咋就很快成到位了呢,这‘传闻’和‘到位’从嘴里说出来,口型都不对,这不是糊弄人吗?”司寇裕民竟然穷追不舍的追问,听其解释也蛮有道理。

公西思韦正倾情掉泪中,猛不丁被司寇裕民站起身所惊扰,迷迷糊糊地听着二人争执,明显看司寇裕民处于劣势想帮腔几句,就着急的说道:“我认为司寇兄说话在理,没想到长老居然矢口否认,这不好吧!”

“哦,居然还有人也如此,简直莫名其妙……嗯?你俩这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呢?居然说些这样颠三倒四的话,还想不想让老衲帮你们,啊!”空然长老突然就爆发出非常生气的样子。

“啊!不不不,长老,这不是随口说出来的么。你说了……我听到了,这不很自然而然么,我提出问题这也很正常么?”司寇裕民还是要坚持说法。

公西思韦毕竟年青,要说不知道聊啥内容就不要发言,但他却不,为了帮司寇裕民的成气势。就嚷嚷的喊道:“咋了,长老你觉的我们这些江湖人士没地位没身份,让人看不起是不是,我们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知道礼义廉耻,你不就是看不起我们吗?要这样,你早说……司寇兄,我们走……离开长老,我觉的我们一样会办好事!”年青人说着就准备拉着司寇裕民的胳膊走人。

“唉!这就怪了,这年青人你知道聊什么吗?居然对老衲如此放肆。知道你这是在哪里吗?知道这是谁的地方吗?老衲我放弃休息时间,对你们好言相待,好茶相请……居然成我的不是了,知道不知道江湖规矩,知不知道好赖俊丑……老司寇,你就是这样来老衲这里办事的吗?……不然……”空然长老显然是已经动怒了。

司寇裕民居然也身手不凡,凄厉哗啦的就对公西思韦一阵拳脚,一边打还一边说:“让你逞能,长老是随便能乱来的人吗?不打你……不知道长记性……你这不是给江湖人抹黑吗?……你如此放肆……你让我这个老脸往那搁?……气死我了!……不给长老赔不是……咱俩都别想出这个门……唉!”

“算了算了,老司寇住手……好了!好了!看你把孩子打的,老司寇你下手也太重了吧!”空然长老急忙上前出手,就阻止了司寇裕民的所为,急忙俯身将倒地的年青人拉起来,随手给他拍打了一下衣衫。

长老又从衣架上拿过一个毛巾递给年青人,作出很愤慨的样子,对司寇裕民吼道:“老司寇,你如此动作,将孩子打成这样,你这不是给老衲抹黑吗?因为孩子说了几句话,至于如此狠毒吗?……这要传到江湖上……岂不是也要让人耻笑老衲小气嘛……象征一下就算了,却非要真枪真刀的……啊!”

公西思韦对着空然长老又是抱拳又是作揖,诚恳说道:“我师父教训的我对,是我错了,对不起长老了……恳请长老原谅!”年青人说着就准备跪下,被空然长老急忙拦住。

“如此状况,实让老衲惭愧,更是于心不忍……老衲与老司寇这是多年的交情,不说志同道合吧,也被人称为一丘之貉,他也确实是为你好,也是出于爱护你考虑,否则换第二人如此,那就是很……惨烈的后果,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空然长老如此番的过程后,居然即挽回了面子,年青人还接受了教训,老司寇得到了维护,老司寇也没了脾气。年青人也心服口服,一番的折腾足见空然长老对江湖之事是异常的清楚。

收拾停当,大家就围桌而坐后,空然长老居然笑遂颜开的说道:“说说笑笑,我们也谈了一会儿了,不知道老司寇、小公西肚子饿不饿啊,要不要让伙房加顿餐呢?”看着二位客人均摇头拒绝,长老就异常冷静的问道:“突然意识到,这老衲的所在是很戒备森严的,你俩是如何进来的呢?是钟离奇带你们进来的吗?钟离奇就是老衲身边的那个小和尚!”

“啊,不不,不是,我们对你身边的小和尚不熟,哦,原来他叫钟离奇啊,这名字很响亮!我们在上院就认识你,下院基本都知道,我们是经过别人介绍才好不容易进来的!在上院门口我们等你出现有两天了,都感觉没希望要放弃了,才于今晚遇见贵人了……很巧的他把我们送到屋门口就回庙里睡觉了!”司寇裕民闻言急忙绘声绘色的回答。

空然长老听到如此说法,居然感到头涨很大,竭力将声调变为柔和的问道:“竟然还是我们庙里的和尚把你俩引进来的,他是谁呢,叫什么……名字?”

“长老你误会了,他不是和尚,他经常去老贵庄玩,我们都挺熟悉的!他叫董亮,是他将我们带进来领至此的,完事听他说他就在佛门重地外面那个院子里睡觉去了!哦,还有一个小道童和他一起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哦!这俩混账东西,竟然没走……”空然长老闻言居然精神感到异常轻松和愉快,看着面前两位客人就高兴的说道:“呵呵,我以为出现故障了呢,原来如此啊!哈哈哈!”

“什么叫‘故障’啊,长老的意思说的什么呢?”公西思韦竟然感到十分不解,急忙追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