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七十五章 古镇道旁 货物奇怪丢失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46 2013-08-11 20:57:35

  空然长老听到董亮和宋乘策居然还在庙里,就感到十分欣慰和高兴,面对两位求解客人的要求,就在心里打定注意,让两位年青人也参与到客人提供的事情中来,共同破解客人难题。

空然长老听到公西思韦对自己说话故障的疑惑,就缓缓说道:“此地所说故障就是问题的意思,看二位也都不是外人,就明说吧,在我们上院的词典里‘故障’就是指的问题、奇怪事件、突发事件等的代名词!”

两位江湖人士看到长老竟然如此相信自己,还毫无保留的告诉上院密语术语,顿时就感到被人信任和尊重的喜悦,两人相视而笑,都感到受宠若惊。

司寇裕民顿感轻松的说道:“长老,你看我是不是继续将我们搞运输的那件事,接着说呢?”

“当然可以,但等我将两位高手叫过来后,我们就共同研究如何?”

“好的,那敢情是太好了、太妙了,真是求之不得,高手啊,公西弟看来我俩是撞大运了!”

空然长老见此,就从身上拿出一个小方盒子,打开盖子用手指在里面轻轻一点,功夫不大就从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听脚步渐渐走至屋门口,长老就低着头轻声喊道:“钟离奇,快去把董亮和九月给我叫过来,他俩在三进客房休息,速去速回!”

但门外的人,竟然没有传出脚步向外走的声响,长老诧异的抬起头向门口探寻状况……突然从门外跳进来一个人,进来就大呼小叫:“呵呵,没想到吧!我们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大家欢迎董亮哥哥,荣耀登场!”

在宋乘策进门欢笑的表情和夸大的动作后,董亮微笑着从门外进来,向长老挥手致意,并轻声说道:“九月,别吵了,深更半夜,不宜喧哗……长老,我们来了,我们来晚了吗?”

空然长老微笑着看着董亮和九月坐到身边的椅子上,就急忙说道:“不迟、不迟,来的正好!老司寇你接着说吧!”

“好的,那我就接着说,前面说我们物流公司接下了大礼呈祥集团从亭舟市海港至西狼山煤矿的货物,将货运输过程中,有运输单位因故将货卸到半路。无奈之下就用几辆车不停的倒运,但大批货在滞留地就派人看管。这个滞留地就在古贡镇遗址附近的半山腰,前无村后无店的地方,就一条单行道大路,平时极少有外地的车通行。我们就每天派两个人看着,其实那个包装箱子每个都重几吨,不用吊车根本无法装载,所以看守的人就每天去一趟远远看看记号就行了,这样也就几天的时间。到了第三天轮到我值班的时候,早上八点四十分左右我去检查防雨布是否盖好,因为前一天雨下的很大,但是到哪里就发现东西就全没了,地上没车轱辘印、也没有人的脚印,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前一天是由公西思韦负责,就由他说吧!”司寇裕民说完就示意公西思韦接着说。

公西思韦看了看大家几眼,就说道:“这事很难说就是我的责任,对不对!你司寇兄不是也迟去了四十分钟吗?那四十分钟能办多少事啊!卫星上天、潜艇如海,也就是几分钟时间,对不对啊!这种意外的事,大家共同承担那是比较公平合理的!”

“公西弟,责任的事,以后等结果水落石出了,自然就见分晓,现在就是把事说清,没说你有责任还是无责任,说说你们当天值班看到现场的情况!”

“那好吧,前一天我忘记是谁值班了,我们值班的事,我和另一个朋友分的是他上午,我下午。他上午十一点给我打电话说没事货还在呢!下午五点左右我就开车赶到了兀脊岭,手拿望远镜看到那堆货原封不动的还在那里,防雨布没被凤吹开,迹象表明很正常。我就在车里睡了一个多小时,再看货还是原样,我就回家了。当时第一次看时我留有手机拍的照片,回头我洗出来照片,可以看看清楚。这就是我值班的情况!”

“你们两个都说完了吧!”空然长老看到二人都点头称是,就又接着说道:“董亮和九月你俩如何看这件事呢?”

董亮见此起身说到:“以我之见,需要先明白三个问题,第一就是老司寇什么动机竟然不去报警呢?第二就是老司寇你们什么想法来到上院求助呢?第三个问题,就是此事为何要做的如此隐秘的呢?这三个问题务必还请老司寇说的详细明白!”

“哦,这很简单,第一个问题,我们不想惊动警方,是因为不想找更多的麻烦,我们是求财并不试图结怨。第二个问题,就是子车韵老先生据说在长老这个上院出家,我们想求老先生看了现场迹象后,帮我们破解谜底,能够与偷我们设备的人私了。第三个问题,也是不想让大礼呈祥得悉我们曲折经历,以便将来长期合作……这就是我们的目的,身在江湖,追求一个平静和顺当就行了。”司寇裕民竟然对答如流,且是振振有词看不出丝毫破绽。

“哦,你们来这里竟然是如此想法啊,真没想到!”空燃长老恍然醒悟,但随即万分无奈的说道:“你们想的很美也符合规矩,但是……老子车最近突然消失了踪迹,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这可如何是好!”

“什么啊?长老,这怎么这么巧呢,我昨日午饭后还在平步桥上看见他在哪里念道什么风雨萧萧、乌云压境什么的诗文,一脸悠闲从容的样子,这么快就不见了,也太奇怪了!”九月不免心生怀疑的看着空然长老。

“董亮和九月啊!这就是我着急的原因,午饭后他说去会晤什么一个老贵庄的旧友,讲好了旁晚分析老集善的病情,但晚饭他就没回来,我实在是担心他的安全啊!”

“长老什么原因会想到老子车的安全呢,这担心从何而来啊?或因为什么能上升到如此境界呢?”董亮急忙向空然长老追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