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八十章 猜测状况 女孩身处险境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00 2013-08-11 20:57:35

  九月转身看过去,就看到了女孩灿烂的微笑,九月顿感又惊又喜。女孩伸手就拉住了九月的手,将一个头盔塞到九月手里,轻轻说道:“戴上头盔,快来上车!”

女孩迅速的自己也戴上一个头盔,将身边摩托车发动。九月快速戴上头盔就闪身坐到摩托车后座,紧紧揽住女孩的腰,低下头再看车却发现红色摩托车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灰色摩托车。

车内董亮看到人群里缓缓出来一辆灰色摩托车,深感纳闷,“刚在人群中出来一辆别的摩托车,老童你看见红色摩托车出来了吗?”

“红色摩托好像没动,据我所知九月不会骑摩托,那车肯定是别人放在哪里的。”童炳奇用十分有把握的语气说道。

“会开车多方便啊!老童、小董若有时间还是多教教九月开车,会开车就会开摩托车,俩车的启动性能和运行原理基本相同。会开车还是很方便的,想去那就去哪,轻轻踩踩油门,比骑驴骑马不知道高多少级了,呵呵!哦,对了现在几点?”高东用温和的语气缓缓说道。

童炳奇低头看了一眼车载时钟,说道:“差五分九点半,这商场今天怎么开门这么迟呢?不是说商场星期六、星期天都提前半小时开门吗?”

“这都是看情况而定,延迟开门时间有时候也是商业经营的手段,也就是反向经营模式,你觉的星期天客流量大按理应该早开门,若某商场就是延迟开门,反而会让你觉得这个商场就是特别,从而增强吸引度。我说高总啊……这个九月咋就没了呢?”董亮正对商场经营侃侃而谈,却发现队伍渐渐消散的背后,居然没有了九月的踪迹。

“哦,没了,能去哪里?没见有漂亮女孩出现啊……小童、老童你俩快看看状况……”高东顿感异常惊讶,急忙向童炳奇和董亮发出指令。

董亮闻言急速将车门打开,就跳出车外,在九月曾经站立的地方,转来转去的寻找九月的踪迹,却哪里都看不到九月的身影,董亮急忙跑步追赶刚排队那群人中的几位,以求从他们身上寻找答案。

于此同时童炳奇在车内将前车窗上部内置视频播放器打开,急速按动几个按钮,就发现那辆红色摩托车交替闪动着红色和灰色的光,车上坐着两个戴头盔的人向青草食府后面的小巷驶去,从摩托车背后看到后座上坐的人身背一个书包。

高东见此情景就气急败坏的说道:“老童,你再往前搜索一下,看那个女的什么时候出现的,看她是谁?……这也太气人了,竟然让他在我们三个人的眼皮低下开溜了,这简直太丢人了!这个女孩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她发现了我们?”

童炳奇又对视频播放器下按钮调整几下,居然看到画面在那群人的遮挡下,对女孩何时出现如何出现均看不出任何画面和迹象,童炳奇也惊讶的说道:“这不应该啊!这不应该啊,简直是天衣无缝,人也奇怪、车也奇怪、走也奇怪,那女孩这种行动迹象说明,她发现了我们!难道她有透视眼吗?高总,我们遇见高手了,应该比我们预想的不知道高多少……千倍万倍都不止啊!”

高东突然心情极为烦躁的将后车门打开,眼望青草食府侧的小巷深感无可奈何。因为那个小巷连着一片老城的构造,房屋拥挤、街道狭窄,勉强能够极其慢速的相向通过两部汽车。

有些路段若开车不谨慎就会造成堵车或擦碰,老城人口密集,很多地段商贩占道经营。虽然因消防和安全推行了局部改造,但涉及古建筑古树古井极其名人雅士旧居和文物保护等因素,其改造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高总别看了,还是回车上说吧,那街道走摩托车那是通行无阻、非常适合,我们这车走那里根本就想都别想。”董亮从商场内问清情况,就返回到高总身旁,用十分愤恨的语气说道。

“你问清楚了?”董亮看了看异常着急的董亮,缓缓又说道:“那就进车再聊吧!

高总和董亮进到车内后,董亮用感叹的语气说道:“有一对老夫妻说那女孩异常漂亮,他们说简直就是天仙,都以为是嫦娥下凡了!从小巷出来那姑娘背着包非常热情的挽着老太太和老爷爷的胳膊,夹在两位老人中间走。问寒问暖竭力套近乎,走到九月身边俩人戴上头盔,女孩就说了八个字就骑上摩托车走了!”

“什么就八个字?那八个字呢?”童炳奇好奇的问道。

董亮看着高总轻声说道:“看来九月和那女孩的关系非同一般,那女孩对九月说的八个字是‘戴上头盔,快来上车’,看来应该是他俩早就约好要去的地方。但我听了两位老人说出那几个字,就产生了联想,直觉告诉我女孩不应单单是来幽会,道有点像是发现有追兵,就急速的逃离!高总你说奇怪不奇怪!”

高东闻此不免心头一动,急忙说道:“老童你开了异形追查器了吗?”

“一直开着,但现在不能进行转换,恐有超强动力被探测到,若离开此地或放置屏障截断器,就可以进行,但现在没发现理想开阔地,”童炳奇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如果董亮预测的对的话,我想那女孩儿不应是躲避我们。我分析女孩在我们面前施展这种奇技,应是在寻求我们的帮助,明知道还有其他我们不明白的人在对其进行监视或跟踪,仍然还要来冒风险,就说明女孩已经预感到了自己身处了险境。

她也或是因为自己,也或是为保护他人,这个人应是她至亲的人或挚爱的人已经被算计或即将被伤害,她才孤注一掷的来拼命……拼命。难道九月会有危险吗?真急死我了!我们怎么办呢?”高东随着思索分析推理,竟然推算出九月可能有危险,就着急眼眶渐含热泪。

童炳奇听到高东满含激情的推理,就急切的对高东说道:“高总,既如此我想我们冒一次风险应是值得的,即可告知女孩,也可威慑他人,你说句话是做还是不做……大不了再凌空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