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八十九章 灵犀深处 牵动久远梦绕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6 2013-08-11 20:57:35

  理智闪现掩埋冲动,九月迫切难耐但理性执着,将头顽强的扭往别处。

表情冷漠状漫无目的的看着阳光照射树冠投入草地上轮廓……搏斗内心的挣扎,九月飞速转动对树种的了解,就猛然起身走至那树的冠下专注的张望。

熟睡中的六月被设置的感应所唤醒,轻轻抬起头环顾却不见九月的身影,便迅速的从石上站起便看见在树下沉思的九月,就轻声唤道:“九月,九月,几点了呢?你在哪里找什么呢?”

九月从树后快速走了过来,躲避着六月的目光,轻声说道:“刚被一个松鼠诱至那颗树下,但却遍寻不见!真是奇怪!”

六月看到九月如此措词,感到不解,就缓缓说道:“没抓到,是不是被踢到了呢,你的眼睛怎么了?过来这边我看看……”

“别看了,绝对不是让那小动物给触摸的,就是昨晚又是道长又是长老一起谈话到深夜,凌晨三点才睡,而且躺倒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彻夜未眠啊!这会儿感到睡意朦胧。”

“九月你真是的,刚我们可以一起躺下休息一会儿,无非是多找点树叶,你咋就不说呢?”六月看着九月的背影,以责怪的语气说道,说完还露出一个诡秘的微笑。

九月闻言,内心感到异常诧异,转身就发现六月的一笑,就更感奇怪,心说:这六月的话能信吗?难道不怕我难以抵制诱惑,做出非分之想吗?估计是反话,但那么轻松的一笑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休息好了,九月你这种状态,还是你也来休息一会儿吧,这里很安静,我们时间还早……哦,想起来我车里带着抗疲劳的药,我给你拿一粒……”六月眼见九月身形僵硬还要硬撑,就走到摩托车边,打开后备箱,从一个小瓶里倒出一粒黄色药丸,走到九月身边,拉住九月的右手塞到九月的手心里。

九月看了一下手心里的药丸,抬头说道:“这个小东西,很管用吗?不会是精神麻醉品吧?”

“想那去了,纯中药,你可以用鼻子闻闻……”

“我相信六月,我就喝了……不过嗓子有点干,你把你脚边的水给我!”九月说着就转回到石头边坐下。

“我喝的剩水啊!你包里没有了吗?”

“在我眼里那水就是最圣洁的水,能让我喝一口吗?”

“看来你就准备了两瓶水,却都让我喝了……要不要擦一擦瓶口?”

“千万别擦,希望能留有美女唇边的清香!”九月话出口,就把自己吓一跳,一阵阵睡意来袭,他感觉头脑异常不清晰的很鲁莽。他居然冒冒失失说出如此话语,昨晚彻夜未眠,就为了与她相见,难道这是他内心无意思的反应。九月不想多想,抗疲劳药管用再理清头绪吧。

六月闻言就随口说道:“那好吧!知道你昨夜为谁而未眠……哦,道长、还有长老,对吧!那我就奖赏你了!”

九月尽管很疲劳,还是从六月的话语里,感觉出六月话里有话。难道她知道或看到了我没睡吗?我怎么可能会为俩出家人彻夜未眠,这本身就是逻辑错误且不合情理,就脑袋瓜里怔怔的说道:“六月,你这句话有问题,你老实交代,昨晚你是不是偷看我睡觉了!俩出家人关系再好,我有何理由为他们彻夜未眠呢?你肯定心里有鬼!”

“九月,你肯定是听错了,我没说什么不合适的话啊!我昨夜要是去看你,我岂不是也要熬夜,这一天我怎能会这么……有精力吗!驾车几百里、一路就一个姿势,你就是听错了!给我说对不起!”六月竟然不依不饶的口气。

“哦,什么?你看我是……等等,等我喝了这个药,咱俩就好好分析分析。”九月明白自己是猜对了,没想到她居然会对自己如此的牵挂。九月明白估计他什么时候下山,坐那路公交车,在仁爱商场门口等多久她都知道。所以还是等六月主动说是很明智的,否则如此情形也看出来去追问是毫无结果的。

“好吧!既然你非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你就快喝药吧,等你有了精神,咱俩再理论。”六月笑着将那半瓶矿泉水打开,递给九月。

九月接过水瓶,将药放在舌头上,一仰脖就将水倒进嘴里,一口就将药咽进肚中,接着又喝了两口水,扭头看见六月善意极浓的微笑。

“啊!看来我九月……是中你小姑娘的计了!”九月感觉中感到六月之浓情应是自己始料不及的,一系列的过往记忆闪现,九月明白六月肯定不是拿药让自己抗疲劳。在咽下药后看六月的微笑,就非常明白自己是即将要沉睡了,对六月如此之情相待,九月深感她是了解自己脾气的,不禁感到激动不已。

六月看见九月昏沉沉的睡去,就将九月拖到那片枯叶筑成的床上躺下,为九月盖上她的外套,看到了九月眼角的泪水,六月用手指轻轻的将眼泪拭去。六月叹口气说道:“知道你有股厥脾气,不如此,实难让你就范!好好睡一觉吧!”

六月起身在石头上瞭望远处,见远处一段高速公路仍是车来车往的景象。抬手看了看时间,指针指向了十五时三十分,就从石头上跳下,看着九月酣睡中的模样,喃喃自语道:“你现在不可能知道你是谁,也无从知道你身边的凶险,更不会了解久远的过去……”六月说着说着竟然留下了极其伤心的泪水。

六月坐在石头上定定的看着九月的身影,听任泪水划过脸颊,六月哭的非常的伤心……睡梦中的九月忽然深情的念道:“六月,你在哪里!六月!六……月!”六月不为所动,而且其伤心之感尤为加剧,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掉落。

萦绕在六月思想深处是一个关于情感的悲情故事,她穿越到此段时空,就是为了追寻失落的真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