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九十二章 春风荡漾 情生亭舟银滩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7 2013-08-11 20:57:35

  九月也性情激动畅爽,拥抱面前的佳人,缓缓轻揽住六月的细腰就感觉到冲动,两人搂抱着站在窗前。九月灵机一动喊道:“快上窗台,那样可以看的更远!”

也许是太激动了,也许是太紧张了,也或是心里太乱了,居然试了几次都不能将六月抱到窗台上。

“九月,你咋就这点力气啊!真笨!”六月收回看海的目光,就用嘲笑的语气看着九月的脸又说道:

“哦,九月你这是怎么了呢?脸红脖子粗的,快把我放下!”

九月缓缓将六月放下,明显让六月看到异样,六月将手抬起摸了摸九月的额头和手,不禁轻喊道:

“头很烫,手心很热,不会是感冒发烧了吧!让我给你把把脉!”

九月感受着六月纤手的触摸感到心里很舒服,但听到六月要给自己把脉,就急忙抽回手说道:“没事!没事!”

没想到六月又非常关切的说道:“刚感觉你抱我时,不小心碰到你心脏,感觉你心跳加速,还有点颤抖,不会是在那个土坡睡觉受凉。或者是背我时头上汗没擦净,被风吹到了吧!看来需要找医生看看了……”

“不是不是都不是!六月你别管这些,我确实没事,就是刚非常的激动了点。吃罢饭我们还要去游泳,来到海边很不容易,而且水温一点不凉,没听大婶说嘛,海滩上都是游泳的人!”九月心里非常着急的说道。

六月将低头说话的九月的头用手托起来,将脸靠近九月很近的距离看了看,似有所悟的又缓缓说道:“眼里布满血丝,还有一点畏光。结合其他情况……如此看来,应该是睡眠不足,心慌、乏力、还有些颤抖!看来还是尽快吃饭,就找旅馆休息吧,我也感到很累!”

九月看到脸色谨慎的六月居然如此分析,就非常着急的站起来。六月也连忙站到九月身旁,九月想了想就扭脸对六月正言道:“我确实没病,也不是睡眠不足,我很正常,真的,六月我不骗你!”

“那你怎么解释刚那些反常情况!嗯?”

“想听真话……我就直接说……”

“说吧,我听听……符合常理,我是可以接受的!”

“我、我……”总是要掩饰一下内心想法,九月还是觉得与六月在一起似乎是做梦的感觉。想起从大礼市一路狂奔而来,九月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希望六月给予合理解释。

“你怎么了,怎么吞吞吐吐的样子,有话就直说……”六月的腔调就是摆明不给九月解释的机会,似乎就是醉心当下的嬉笑打闹,借以冲淡九月的心事顾虑。

“说了,你不能生气……不能着急、不能不理人”

“好!我不生气!我不着急,我也不……不理人!”

“抱着你的时候,我就想……想到了非同一般的事,是……就是咱俩,要是能紧紧拥抱你一下,不知道会有什么感觉!”九月深感强迫六月说出真相,很可能就是强人所难,想起当初就是等待六月自己主动说明,九月只好选择借势论事。心里甩脱了郁闷心结,接着试图与六月更加随和。

“不对,再老实的交代清楚点!否则,过不了这一关,以后就有你瞧的!”

“我确实说的是真话啊,没骗你!真的!”

“刚你不,已经拥抱了我吗?你不老实说……就不让你吃饭、不让你睡觉,我要对你惩罚!”

“那,我就接受惩罚好了,我甘愿接受最严厉的惩罚!”

“你就是故意气我,让我着急是不是,九月你到底说不说?想想……”

九月不禁心生纳闷,心想真话都被理解成谎话,那到底怎么可以解决当前的困境呢,让想咱就想,突然念头闪现就看着六月缓缓说道:“好吧!我心生了邪念,抱你的时候,就想这要是六月游泳去,没带游泳衣,她要是裸泳,我会看到什么呢?”

“呵呵呵……哈哈哈……哈呵呵……”六月没生气,居然发出了一阵无法抑制的大笑,笑的是花枝乱颤、眼泪直流。六月笑着,还直直的看着九月,把九月看的心里直发毛、心神不定,就呆呆的看着六月等她笑完。

一阵长达五、六分钟的大笑声过去,六月居然泪眼婆娑的看着九月说道:“我明白你说的是真话,我们一会儿找到旅馆去休息,我就脱光衣服让你看我的裸体,好不好!”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已经录音了,你不要反悔!”

“好吧……那你现在去给大婶说,我们要开饭了!让他们速度上菜!速度上米饭!”

九月出去不一会儿就进到包间,看到六月就惊奇的说道:“这大婶真是善解人意,居然说知道我们何时需要吃饭,已经通知大厨了,她是如何知道我们情况的发展的呢?真是奇怪!”

“不奇怪,大婶慈眉善目她是了解少男少女们的心理的……不过,我遇见一个怪事,就很不明白,你能不能给我解释清楚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说吧,我听听有什么奇怪的!”九月顿感兴趣很浓。

“九月,还有别的名字吗?我还是希望知道九月的大名。”

“我还有一个名字,叫楼发,这是我爷爷给我起的名字,当时他在江南某茶馆打麻将,我父亲就到麻将桌前报喜,正好伸手就揭起一张‘楼发’,一看居然是大满贯,就赢了一大笔钱,我爷爷就说:这乖孙的名字,就叫‘楼发’就这么定了!下午我父亲就给我上了户口。”九月不知道六月顾忌什么,信口而言说出了其在家时的小名。

“麻将楼发,那是绿发、白皮、红中,怎么就变成楼发的了呢?宋乘策名字其实也不错,就是有点饶舌!但不明白为啥不愿写,直觉感到应是字数太多,能省就省了!”六月的动机异常明确,她心里异常忌讳九月的名字被不该听到的人获知,深恐有不必要的麻烦影响此番行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