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九十三章 包间闲聊 得悉私密信息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6 2013-08-11 20:57:35

  “但这个楼发转到我姥爷哪里,我姥爷就不同意,听见爸爸说已经上户口,就直接说就改一个字,我的名字就成了‘露发’,其大意取自刘禹锡经典咏水诗中的某句:星辰让光彩,风露发晶英。正好我出生在中秋,水乃发的意思,晶英同精英!就充满了诗情画意。”

六月不禁笑道:“宋楼发,宋露发……勉强可以吧!”

“什么叫勉强可以,那是非常的可以,姥爷见让爸爸读书走官途无望,就非常生气的说让找爷爷去看看有无其他想法!我爷爷正好又揭起一张楼发,于是我父亲就东凑西借就做起了楼房生意,最后越做越大就成房地产大老板,天天围着楼转圈。”

“如此看来,那就露发吧,你回家愿意咋叫就咋叫吧!乘策,我明白不叫的原因,是与佛教有关,还是谨慎为妙!”六月低头沉思片刻,说出心中的顾虑,也是不愿意深层理解的意思。

“六月,你若叫红中,我就叫绿发,那多好啊!”九月居然非常有心情开玩笑。

“麻将易生赌博恶习,我说你不如别叫家乡的名字,我给你改掉叫‘宋春风’如何,还离不开那首诗,我是光彩你就是风喽,如此情况之下最起码我们俩在一起你这样叫,就我们俩人守着这个秘密!”

“宋春风,名字可以叫,但你需要答应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必须做我小妹才行,我叫你六月妹,你愿意,我就答应改……”九月居然向六月提出了条件。

“好好,如此好事焉有不答应的道理,做你小妹,今后你的罩着我,能做到吗?”

“好吧,光彩妹,挺有意思的哦。”九月将六月的改名,联想到一路而来的疑惑,心中灿然明白六月的动机,也许还是为其打掩护的目的,不禁心里暖暖的感觉。

“唉!春风哥!”六月的呼叫柔情蜜意,笑看九月露出靓丽眼眸。

“嗯,就这么定了,不许悔改!以后有谁想找你事,就给哥说,哥替你出气!……还有哥让你干啥,你干啥,能做到吗?”九月居然得寸进尺的提出其他的要求。

六月嗤之以鼻的数落道:“咱俩一起,大事你说了算,小事得依我,别想的太多,吃饭吧!”

门外敲门声响起,片刻柳婶就将饭菜端到桌子上,放好后,就退出门外,门被关上。九月与六月并肩而坐就开始边吃边聊,说说笑笑非常融洽。

九月见柳婶走出包间门外,就接着问道:“六月妹妹,刚你说的大事和小事的问题,我想知道这那些算大事,那些是小事呢?”

“有人找我麻烦或我遇见了麻烦,你替我出头,这就是大事,其他都是小事,呵呵,明白了吧!嗯?”六月掩口笑道。

“明白!知道了,我估计前世是你的菜,今世又让你遇见了!我不和你计较……哦,对了妹妹,我的家底都给你露了,那你能否让我了解你点……情况呢?”九月说着说着就发现六月眼神迷离似在走神,就拍了拍六月的肩旁说道:“哎嘿,你真累的睡着了吗?我在问话呢?听见了没有?”

“啊,什么?你刚说的什么,刚我走神了……你再说一遍!”六月不想告诉九月此行的真实目的,因为其内心仍有顾虑,但是意外有变从而影响到九月。这件事属于异常难解释的秘密,六月试图再行观察。

“我刚说,小妹妹你住在哪里啊?这要回去,我想你时,我到那里去找你……见你呢?”

“你不需要找我,我感觉到你想我时,就去见你了!”

“这话说的,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看来我把心都掏给你了,你就是视而不见啊!”

“其实,我有住址,就是那个地方你进不去且也找不着,就等同于见不着了,说了等于没说!”

“那我要是有紧急情况呢?十万火急,你又脱不了身,怎么办?”

“我住在媞谶庵,你知道这个地方吗?那地方山高林深,道路复杂,真的很不好找!”

“六月妹妹,你是尼姑,出家人,是看破红尘出家的吗?”九月顿感万分惊讶。

“我没出家,我也不是尼姑,我是信徒……给你说你不会明白的!”

“那你既然没有出家,也不是尼姑,怎么就会住在庵里的呢?又是信徒信什么教,这回答咋就让我越听越糊涂了呢?现今世界三大教派,你是那个?”

“我的意思是我就在媞谶庵附近住,但我是群星教信徒,这个教是信奉太阳神的宗教,名不经传,但我就在哪里!”

“那信徒可以结婚吗?有人身自由吗?”九月非常急切的问道

“可以啊!很自由啊!……哎!我说宋春风、宋大哥,怎么你这是查案的呢?还是查户口的呢?还有完没完!”六月非常着急生气的喊道。

“完了,我不问了,知道关键的问题就心满意足了;若你真是尼姑,也是可以还俗的,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是,那我就彻底放心了!我吃饱了,你慢慢吃!我去买单!人逢喜事精神爽,什么困苦烦恼都散了!”九月说完了,就站起身抬腿就准备往门外走。

“等等,记住别把从我嘴里得到的个人隐私,给别人乱讲,要讲出去半个字,我就翻脸,明白吗?朋友就别做了,就这么简单!另外我希望给老雨说的事,下回就办到,听清楚了吗?”

“明白!打死我也不说,呵呵,特别明白,坚决做到!”九月满心欢喜的跑出了房门,没几分钟就回到包间,看着六月傻笑道:“妹妹吃饱喝足,我们就去找旅馆休息去吧!”

两人就勾肩搭背的走下楼,兴致盎然的出了饭馆,沿着人行道走到了银滩广场。看着海里很多人游泳嬉闹的场面,非常羡慕的看了又看,就沿着海边往北而走。走了十五、六分钟九月见六月路过许多旅馆看都不看、问也不问就踏步向前,就停下了脚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