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零三章 百年争斗 道定绸缎庄前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4 2013-08-11 20:57:35

  唐铁良发现澹台惠雨如此话语,不免感到心中一颤,深感没什么可以得意忘形的,口出此言实乃不该。急忙脸露愧疚之色,轻言道:“唐某无心冒犯小姐,这里向小姐道歉,希望能够饶恕唐某之错,保证下不为例!”唐铁良轻言说出后,竟然脑门直冒虚汗。

“呵呵,唐兄不必如此拘谨,本姑娘也就是随口说说,千万别望心里去。夹谷叔,这件大事的前后经过你都在场吧。其中状态是否符合要求呢?”

夹谷双升听到唐铁良口无遮拦的话,就明白唐铁良要倒霉,没想到此时惠雨并无责备,也很奇怪。正犹豫如何帮助唐铁良圆场,眼看唐铁良免去了皮肉之苦,就谨慎的答道:“根据条件要求,三天前我就密切注意着谢瑞林的动向。在绸缎庄旧址安置人员日夜监视,上午十一时等待之人进入地点就令人将录像设备开启,对现场进行布控。客人晕倒后便第一时间进行保护,未发现其他可疑迹象,随后就将客人送到新宅安顿救治。老先生已经亲自对客人辨认,这会儿正在左房楼上播放录像查验……客人在一楼客房,不知道小姐是否需要查看?”

“老先生在二楼,那就一起上楼瞧一瞧吧!哦,你说的谢瑞林是谢家老几?”澹台惠雨浅笑低吟道。

“唐铁良说是谢家老二……他已经确认!”夹谷双升双眼紧盯着唐铁良说道。

唐铁良急忙点头说道:“确实是老二!”

澹台惠雨向二人挥了一下收拾,疾步就上二楼,唐铁良和夹谷双升急忙紧随其后。

二楼客厅,唐老先生坐在沙发上眯眼观看着监控录像。三人悄声进厅内默不作声的坐到老先生身后的沙发上观看。影像视频放了一边又一遍,多角度取景多角度回放。

“我看了几遍现场的情况,心里总感到哪里有疑点,但始终看不出来……你们谁是否也与我看法相同呢?”唐老先生回头转看身后几人,说出他的看法。

夹谷双升面对唐老先生探寻的目光,“我明白老先生慎重对待的想法,但我以亲身经历来说没发现什么异常,确实很符合。”

“我和夹谷叔的意见是一致的!爷爷,你不要太谨慎了!”

“惠雨,你咋看呢?”唐老先生面露微笑的说道。

“我的意见与老先生观点一致,不能说是我故意挑毛病,从而推卸我们澹台家的责任。确实有疑点需要澄清,这一点就是按要求应是谢瑞林出现,但我眼里看到的卖海鲜干货的谢家人,不是为人善良的谢瑞林,而是曾经阴险狡诈的胞兄谢祥林!”

其余三人顿感惊讶,面面相觑无言语对。澹台惠雨站起身将录像快退至两天前卖干货人和今日卖干货之人的两张身体全貌像,用手指点着画面中的人,缓缓说道:“这对双胞胎兄弟,都是出力干活之劲,这张是谢瑞林,面色黝黑、手脚粗大,但滋润、较平展,且心态平稳行动随意且放松。而今天看到的这个人,应是谢祥林,面色、手脚都相似,但干燥、粗旷,其行动、步态都略显急躁。”

“看来老夫终于可以交差了,惠雨分析的很透彻啊,这谢家老大终于是改邪归正了。我们的任务可以很顺利的交付了……老天有眼啊!”唐老先生不禁激动的老泪纵横。

“爷爷!你说已经毫无保留的将全部内容和细节都给我说了,其实并非全部,对吧!”唐铁良口显埋怨之气,不满的说道。

“小唐,不能埋怨你爷爷,你办事毛手毛脚的习惯,确实无法使老人家彻底放心。通过如此大事,希望你能引以为戒,为人严谨办事谨慎应是你爷爷对你的厚望!”夹谷双升深有感触的说道。

唐铁良耸耸肩头不置可否的问道:“那么谢祥林是什么样的人呢?这都真相大白了,可否让我知道呢?”

唐老先生也是为了详尽告诉唐铁良缘由,面对唐铁良娓娓道来,你没见过他,他们老谢家情况复杂的很。老谢家这代有三人,杏林、祥林、瑞林,老大是女孩,下面俩小子是双胞胎。往上他爹老实本分,再上他爷爷那是一个背景复杂的人。

谢祥林那孩子从小就聪慧过人,几岁就鬼点子很多,被人誉为天才儿童,但七岁却神秘丢失。据说被神偷老丐相中,收为关门弟子,从此就横行江湖以偷为生,名扬显赫震惊南北。

几十年前大礼市飞天大盗子车韵,高薪邀请他共同偷窃青云山镇寺之宝,被空然长老擒获,后入大牢改造十几年,没想到今天的迹象表明。符合出现的条件,就证明他改邪归正了!我们四家本为结义之弟兄之后,终于可以重修旧好,几代人本就为完成一位圣者的嘱托纷争相搏整整一百年!

“如此看来我们是不是还需要……他们老谢家的参与,我猜的应该不错吧?”唐铁良顿开茅塞般高兴的说道。

“唐兄所言极是,但不仅是交付嘱托之物那么简单……哦,对了夹谷叔,那客人你观面相如何呢?”澹台惠雨对唐铁良的判断做出肯定后,顿然想起某事便立刻又转喜为忧,心神不定的对夹谷双升问道。

“别问你夹谷叔了,老夫仔细端详了多时,应该是相貌堂堂啊!呵呵!”唐老先生居然发出了无比欢畅的笑声。

然而,澹台惠雨仍扭捏着坚持要求夹谷双升回答,便恳切的探寻道:“夹谷叔,必须由你来回答,实话实说吧!”

“五官端正、心胸宽广、应是一个君子!我不会看走眼的!”夹谷双升态度坚决的回答后,仔细端详澹台惠雨若有所思,令后者面孔顿时紧张起来。

唐铁良面对三人似打哑谜的问话,感到极其的迷惑不解,巡视三人多次,幽幽的叹道:“爷爷,你还是不肯相信你的亲孙子,你们的话语中肯定大有文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