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零四章 蠕动唇音 似有紧急情况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6 2013-08-11 20:57:35

  澹台惠雨看着唐铁良的窘态,甩了甩头发抚媚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铁良哥,你相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就是自己婚姻让父母做主,自己听天由命那种!”

“这都是新社会了,封建社会那一套早就过时了,谁信呢?这不就是破坏婚姻自由吗?怎么回事,难道说谁要结婚了吗?”

“看着你爷爷,再看你夹谷叔,他们都坚信我将来会是一楼躺着那位病人的娘子,简直是乱点鸳鸯谱,且是一百年前就定好的婚约!”澹台惠雨轻笑的说着,看着唐老先生和夹谷双升直笑不语,猛然语气异常强硬,“像我如此美貌的混血儿,是不是一百年前都算定我爸会和外国女人结婚后有我呢?他肯定预料道的是老爸会找一个国内女子。所以,圣者也会出错……已经出乎其意料……你们两个老……老脑筋就省省吧!”

“惠雨啊,你是准备退出交付嘱托之物的事了吗?现在退出,也许就改变了命运,若你有自己的心上人了,我们也会非常真诚的驻你幸福……你决定吧!”

“敢情,这事没摊到你们唐家、夹谷家和老谢家头上,你们幸灾乐祸。如果我们澹台家退出这个事情,岂不是将我们置于不仁不义之地……铁良哥!你就没有一句同情的话吗?”

“我坚决支持惠雨的决定,事情应该参与就参与。另外就是琢磨一下老谢家有没有妙龄的女子,拉过来让他们培养感情不就得了。惠雨,人是活的,树是死的,办法有的是!若下面那位才俊已经结婚有孩子了,这位圣者岂不是拆散了人家家庭,我想这不是圣者真心所为吧!”唐铁良竟然频频为澹台惠雨打抱不平,且所言很有道理。

“哟嘿,我这亲孙子,这话说的真是在理,爷爷真替你爸感到高兴,有我在这里时,我劝你还是回南京找你爸去好好做生意吧……我还能应付的了!”

唐铁良态度坚决的说道:“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里帮惠雨,惠雨是多优秀的女孩啊,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要本事有本事,音乐、舞蹈、跆拳、搏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驾车驾船架飞机、几个国家英语都会……啧啧!真是万里挑一、绝世佳人!”

“铁良啊!什么是几国英语啊,我还会几国汉语呢……”夹谷双升忍不住插言道。

“嘿嘿,老算命的,要说你真够窝囊的。你徒弟左文中都名声在外,英明显赫,你这个老师却默默无闻……还好意思在这里瞎得得,真……好脾气!我不说了……”唐铁良又故伎重演而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唐老先生驱步上前怒视着唐铁良,后者才闭嘴。

“铁良哥,此言差矣,当师傅的是真人不漏像,越是叽喳喳很的,都是半瓶水在晃荡,左文中与夹谷叔比差老远了……丢失物测算,就是夹谷叔的绝技,相面测字没有高深学问啊!夹谷叔的本领不佩服是不行的……哦,对了!夹谷叔,这个传国玉玺究竟丢哪里了,你能算出来吗?”

“我说你们这俩孩子,真是让老夫无言,咋都没正形呢?你让夹谷叔算传国玉玺丢失哪里了,你给我说说,最后一次谁看到或有记载看到时间和地点是哪里啊?谁是最后证明人呢?”唐老先生深感气愤的说道。

“罗贯中看到了,他证明赵子龙长坂坡救阿斗的时候,还背在身上呢?这个问题在三国演义上有记载。”唐铁良一本正经的说道。

“算了,别耍嘴皮子了,阿斗肯定没看到,要看到肯定就交给曹操,肯定会用来换取回家的车票了,我们还是团结一致完任务吧。我们的客人是不是这会儿该醒了呢?他要真是一个绣花枕头,说什么我要给圣者烧九九八十一天的香,把真像告诉他……”澹台惠雨显然无心在此太纠缠,就提出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

“哦,如此情况,夹谷双升你就回去老宅守着等谢祥林出现吧!事不宜迟!”唐老先生郑重的看着夹谷双升,夹谷双升闻言就向大家点点头后,就走出了屋门。

董亮在昏迷中就被灌进去汤药了,两个小时候后就昏昏然的出现了意识。静静的睁开双眼就看见一位美貌女子站在眼前冷冷的看着他,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见过。

意识深度转换,片刻内就闪现出卖海鲜老谢的话语:五十元钱买了三十五块六毛的干货,我需要找给他们二十四块四毛钱,这种小便宜确实无心沾光啊……一遍遍在脑海里闪现,老谢反反复复的说着一句话,难道这句话里有问题吗?董亮在心里仔仔细细的回味着,似乎是话里有话,但就是不明白关键在那个字上。

董亮正心中默念着算题冷不丁从耳边传来:“哦,他醒了!可能渴了……快拿白开水来!”

澹台惠雨冷冷的目光注视着躺在床上董亮,只见董亮微闭着双眼,嘴巴蠕动着似乎像是要喝水、又似乎是在说话。惠雨直觉感到此人应该是在说话,急忙对唐铁良说道:“他应该不是口渴了,我猜是嘴里有话要说,你伏他嘴边听听他会说什么?”

“爷爷,不要忙着去给他准备水让他喝,惠雨猜他是有话要说……让我听听他会说什么?看你俩谁对他的判断正确。”唐铁良及时制止了唐老先生出门拿水的动作,转到董亮身边将耳朵接近董亮嘴边,一边听着一边纳闷的看着澹台惠雨。

董亮依然纠结与谢祥林说与他深感不解的话,一遍遍的轻声絮叨,试图揣摩谢祥林话语的深层意思。唐铁良将耳朵伏在董亮唇边,及精会神倾听。

唐老先生饶有兴趣的看了澹台惠雨几眼,后者看见唐老先生目光怪异,就撇了撇嘴,摇了摇头一幅事不关己的神态。她冷冷的看着唐铁良聚精会神的倾听着董亮的唇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