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一十四章 船舱相谈 触动心事涌动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34 2013-08-11 20:57:35

  六月缓缓闭上眼睛、神态异样的缓缓念道:“这怎么可能呢?真是太奇怪了!”

“什么是怎么可能?什么是太奇怪了呢?六月你说什么呢?我一句话也听不懂!”宋春风摇动着六月的肩膀,看着六月睁开了眼睛,眼角没有血迹,就又兴奋的说道:“吓我一跳,我以为你眼出血啦,呀!说错话了,呸呸!”

“春风,这游艇是准备向什么地方去呢?不是准备登岛了吗?”

“你在想这个事吗?我去问问啊!……啊!亮哥,这船是向什么地方去呢?我怎么看不出来呢?不去慈母岛了吗?”宋春风准备进入舱内问问,但一转身便看见董亮和女船主从旋梯上下来,急忙求问董亮缘故。

“我们正围着海岛转圈呢!……刚问董亮什么时候,董亮说解决了一个问题看情况再定,你俩有什么想法吗?”澹台惠雨连忙向宋春风解释道。

“哦,我听亮哥的……很想躺床上休息一会儿,可以实现这个目的呢?”宋春风看了一眼身后六月的背影,试图单独说与六月关于她眼睛的变化。

澹台惠雨将游艇二层舱内前后看了看说道:“你俩上三层前舱去吧,哪里有两个休息室,你们去吧!”

宋春风听到后高兴的跑到六月身后,说道:“六月,我们上去休息一会吧!你不要太累了,快来!我们走!”

六月微笑着说道:“好的,但我需要先给董亮说两句话,你先上去等我。另一个去弄杯热水,我一会儿上去喝点药!”

“好好!那你快点啊!”宋春风说完,就从旋梯跑了上去。

董亮见六月有话要对他说,就转身向澹台惠雨问道:“惠雨,船舱里哪里说话最安全,我和这个女孩有一个事谈谈,事情很重要!”

“哦,那就随我来吧!就在二层后舱!”

董亮向六月点点头,转身董亮就跟着澹台惠雨向后舱走去,六月紧随其后。

澹台惠雨将一间会客厅打开,董亮先把六月让进去后,对澹台惠雨说道:“惠雨,你也进来吧,我上午在那个别墅已经知道你们没有恶意,来让你了解一下我们正在办理的事情,必要时还得需要你帮助呢!”

“我,真的可以吗?我……不妨碍你吗?”

董亮轻轻拉住惠雨的手,将其带进屋内后,就将门拉上关紧。看见澹台惠雨谨慎态度站在门口不动,伸手拉着她沙发上坐下,他静静的将惠雨的手握在手里,看着六月说道:“六月,上午我遇见了一个怪事,就晕倒了,恰巧澹台惠雨等路过就将我拉至家中治疗,完了我才回旅馆见你们。事情的起因是我发现,有人冒充你在昨天下午三点半左右将高东的能量器和童炳奇的手机骗走了。我在与卖海鲜的小贩接触时,发现你们昨天下午同一时间打的去玩了!有这回事吧?”

“是的,我和春风走紧急出口从旅馆侧面出来,到了街上买了点海鲜,就打的去银滩海边玩。但考虑到春风身体受凉的缘故,就没有下水游泳,就在海产品工艺市场买了几个贝壳和假珍珠项链,转到傍晚才回去。买海鲜时因着急去海滩,所以就没等找钱就跑了!估计让小商贩沾十几块钱的便宜吧!”六月微笑着说道。

“这就对了,与你们买海鲜的同一时间,有人扮作你的模样从旅馆贵宾房骗走了东西。这个时间我有记录所以记得非常清楚,但是更奇怪的是那个商贩。他竟然假借让我向你俩归还没找还的钱,在钱里暗藏了一个纸条,视乎是提醒我们注意一件很特别的事情。那个纸条我带来了,你看看这是什么意思!”董亮说着就从钱包里将小纸片拿出交给六月观看。

六月将纸片放在手里反过来、调过去的观看,看半天不明所以,懊恼的说道:“我确实是看不明白,但是直觉感到应和我们之间应非常有关联。另外,那个假扮我的人,应对我们的状况非常清楚,否则不会将时间点卡的那么准。我前脚走,她就后脚到,说明她就是在离我们非常近的距离监视着,也应该知道我们来亭舟的意图。难道说我们身边有那些人的耳目,还是我们房间被安置了监听的设备了呢?”

“待会儿等高东下来,让他看看吧,刚我因别的事给他吵了一架。另外,你的良朋到底情况怎么样呢,我们自天上下落时,没看清楚他的模样;高东说也没看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呢?”

“他就是我来亭舟的摩托车,那其实就是高智能机器人,他施展顶级的防御和进攻是被设计为隐形,你们看不到他是正常的。我之所以反反复复的找不到他,可能是他启动了隐蔽装置,发现有强大的目标接近我们,他应该是就在不远处看着我们,我其实对他很放心!”

“那为什么高东看到你伤心的哭了好多次了呢?”

“那是我为别的事伤心,眼看圣者之宴就要降临,我留在这里的时日不多了,所以心里着急而借题发挥……来平静一下紧张的心态。”

“我们可以帮助你吗?六月,我本人非常希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帮助你!”

“你的心意我领了,感谢你的好意,但这事我只能依靠我自己去办到!这就是我痛苦的地方!”

“是啊,是叫六月,还是叫高飞,不管什么名字吧,你最好能把烦恼说出来,那样可能就真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了!”

澹台惠雨非常友善的鼓励六月,又看了看董亮一眼后说道:“其实在我们围绕董亮发生的事情,是缘于一百多年前的一个嘱托,有提示说我是董亮前世的娘子,还有一件物品要交给董亮。我想不管我信与不信,将来会如何,我希望有寄托总比没寄托要强的多,前世我是他娘子,但今世我想我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权!”

澹台惠雨的说法令六月异常好奇,但是董亮却是平静心态对待,令澹台惠雨顿时异常不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