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二十二章 真情流水 相知本无隔阂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54 2013-08-11 20:57:35

  清晨,海面上笼罩着一层薄雾,缘于陆温和海面温度的差异而形成的渗透式的交汇。游艇已经抛锚在慈母岛的海湾,澹台惠雨与董亮从客房内出来,就看见女仆们准备的牛奶和面包已经摆放在餐厅的桌上。高东在船舷边手握一杯牛奶喝着看着海岛的景色,童炳奇、宋春风、六月、祖莉莎围坐在餐桌的旁边。

澹台惠雨却没发现弟弟魏建朝的身影,让过董亮在餐桌边坐下,缓缓说道:“我弟弟,你们谁看见了吗?昨天半夜上来的那个男孩!”

童炳奇显出不解的神情,问道:“昨晚,我们早就睡觉了,我们没看到,你问问高东吧。他今天起的早,我们几个到餐厅时,他就在这里!高主任、高主任,过来!”

高东闻声走过来,明白问话之意思,就用食指向上指了指说道:“是不是表情严肃的那个男孩,他在最上面!我都没他起的早……但没看见他下来吃东西!”

澹台惠雨急忙沿旋梯拾阶而上,来至天台,便看见魏建朝坐在沙滩椅中低头看着什么.似乎是很投入和专注,没有听到澹台惠雨高跟鞋的响声。

“建朝,看什么呢?这么的出神啊!”澹台惠雨随手拉过来一张沙滩椅坐到了魏建朝的身边,好奇的问道。

魏建朝无言的将一张纸递给澹台惠雨的手里,澹台惠雨将纸接过来一看才知道那纸上写的是一首诗:标题是,光脚沿浅滩漫步,诗的内容是,在纷扰的世界呈现出日益加剧的癫狂,

咱就如同堂吉诃德般挥舞着长枪挑战着风车,秉承着远古唯美的思想追求祥和朴素的殿堂,

揭露现实、讽刺挖苦存在的顽疾不是咱的向往,咱从偏僻的寂寞丛林而来,沿着陡峭的山涧奔腾、跳跃,背着执着的行囊、带着麦秸秆编制的草帽、提着用真情和耐心罗织的篮子,

迎着微风冒着细雨踩着细浪踏着细沙,扬起一把把扬善纯白的细微之颗粒状鱼食,在海边静静观看着从远处缓缓游来的炫目的鱼群,咱会惬意的顿足在鱼群的边上感受丝丝清凉的划过……

“哦,没想到建朝几日不见就成为诗人了,太让姐姐感到惊奇了!这么好的诗,我的尽快告诉爷爷一声让他也高兴高兴……这个诗就送给姐姐吧!”澹台惠雨看后无比激动的大声喊道。

魏建朝扭脸看着澹台惠雨冷冷的说道:“不是我写的,是一个流浪诗人关于海边的遐想,看了看就是看看诗人的诗中描写的意境,我能不能找到相同的感觉!”

“哦,我弟弟别的可以说欠缺点,但对文学确实如此有天赋,实在使姐姐感到无比高兴啊!你说的这个流浪诗人叫什么名字,我也很想了解一下他的风格!他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名字!这会儿想不起来.只知道经常游览大河山川,估计是一个志向远大、追求浪漫生活的智者吧.哦,想起来了他叫宇意情玄,书估计没钱出吧,这只是从网上下载来的!诗人很有个性,我对他随和生情的心态感到说不出的羡慕……很希望也能够过他哪一种闲散的生活!”魏建朝娓娓道来可见其心中所想所念。

“建朝,等姐姐忙过了这一段时间,姐姐就带着你一起游览一下大江南北的风光,我们走哪里就住哪里,住哪里就玩到哪里.若爷爷奶奶也想去,我们一家四口就一起去流浪……你说好不好?”澹台惠雨说着说着竟然激动的手舞足蹈。

魏建朝看着姐姐激动的情绪外露,嬉笑着说道:“姐姐,这不对吧!即便加上爷爷奶奶四个人,是不是还少一个人呢?你忘记了一个很关键的人吧?好好想想忘掉谁了呢?”

“谁啊?……澹台祥云……那种人尖酸刻薄、不明事理的人,说是做哥哥的却一点水平也没有,我压根就看不起他,别给我提这种小人……再说我就跟你急!你真大煞姐姐的兴致……小心我对你不客气!”澹台惠雨竟然越说越气,神情厌烦状就将脸扭往了别处。

魏建朝见状就站起身转到澹台惠雨的面前,蹲下身体,仰脸审视着澹台惠雨的脸,缓缓的说道:“姐姐,你这是在逃避诉说一个我很想知道的人,故意的吧!啊!保密!不想给弟弟说,是不是?呵呵,笑了,就证明你心里明白说的是谁?”

澹台惠雨当然明白魏建朝就是让她说出董亮的名字,但是她心里酝酿着是对星空神技的培训配合,并没有从内心深处接纳董亮。她在犹豫不决的矛盾思绪之中,所谓的一见钟情还是不能被她完全接受。

“好了!好了!别这种狐疑的表情,站起来吧!让姐姐欣赏一下我最最欣赏的弟弟风度潇洒的伟岸挺拔……哦!弟弟!越来越让姐姐感到你就是长大了!懂事了!”澹台惠雨仰望着起身站立在身边的少年,感到高兴和欣慰。

“姐姐!我们俩是不是最亲近的人?”

“是啊!你是姐姐最知心的朋友,最最信得过的挚友,最最让姐姐无时不在牵挂的人!”

“我爱姐姐,我希望我的姐姐永远健康、永远幸福、永远漂亮、永远年青……我更希望姐姐能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伴侣,然后有几个小外甥小外甥女陪着我玩……所以,姐姐!我的来到,不是来阻扰姐姐追求幸福的,也不是来干扰姐姐谈情说爱的,更不是对姐姐的男朋友来无理取闹的.我只是希望能够亲身见证一下姐姐和姐夫的快乐交往……仅仅提些建议性意见……我爱你……姐……姐!希望你能过的幸福!”魏建朝凝视着澹台惠雨的眼睛,充满深情的说着,说着说着眼眶就充满了泪水。

澹台惠雨见此急忙站起来,用手去擦拭着弟弟眼睛边的泪水,也动情的说道:“姐姐,真心的欢迎你的到来,来帮我辨别是非曲直,帮我度过找对象这个关口,能够给姐姐提出最真诚的建议……我对你毫无保留!因为你始终是我最亲近的家人……我永远相信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