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二十章 梦中犯浑 无意伤人很重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5 2013-08-11 20:57:35

  澹台惠雨说着哭着任由泪水掉落,最后感觉该说的已经说到,在两人都沉默了很久后,澹台惠雨缓缓的说道:“好了,弟弟!夜深了,多保重自己!明天早上就让我看到你有模有样的身影。我爱你……永远……永……远!”澹台惠雨说完就把手机中断了信号,爬在沙发上伤心的哭泣。十几分钟后,澹台惠雨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就急忙拿出手机接连拨打数次。

深夜,在水一方的游艇安详的包容着欢快的人群,海浪轻轻将游艇托在手里摇着。慈母岛露出神情的微笑悄悄的注视着船头的灯光,海岸边的码头上站着一位少年昂头迎风聆听着海的沉吟,心里涌动着强烈的思绪。在青年身后不远处,有一部没有熄火的小轿车的大灯照射着夜空。

在小轿车的旁边站着着急万分的唐铁良和夹谷双升,唐铁良急切的吼道:“这个惠雨到底想做什么?深更半夜的打什么手机啊……这可如何是好……真想不通!”

夹谷双升在轿车边低着头、背着手、走过来走过去的转着圈,望着海边站着的青年默不作声。

“夹谷叔,到底有船没有……看他那么坚决的态度……他肯定见不到船,就要下海游过去了……你说咋就那么的倔强呢……你就别转圈了,他给我们限令的时间快到了!”

“还有多长时间?”

“也就五、六分钟吧,准确的说……”

“别说了,让我在想想……”

“夹谷叔,这个晚上的海水不是特别的凉,游泳不能说不可以,但这么远的距离,恐怕不容易游到岸,这有个什么腿抽筋的,我们怎么给他爷爷交代呢!”

“铁良……我想好了!要是最后半分钟看不见船来,你就直接拨打惠雨的手机,跑过去让那小子直接给他姐说去,俩姐弟都来狠的……咱们也来狠的……省的把自己的肺气炸掉!”

“此计,真乃妙计啊……太好了!就这么办!这深更半夜的船夫都是正瞌睡的时候。不来的可能性大,即便想图一个高价,也有不舍胖媳大妇、热暖被窝的。你找的那个最保险的麻五,现在都看不到影子,也就无法准时赶来了……哦,时间差不多了,我过去了!”

“你去吧!快点,正巧还有半分钟!”

游艇上美酒佳肴已经吃的不剩多少,白天因紧张疲惫已经将精神消耗很大,甲板上的灯光渐渐暗淡,剩下几位打扫卫生的船员和澹台惠雨的两个女仆。

宋春风、六月、高东、童炳奇、祖莉莎都找地方枕浪睡眠去了,澹台惠雨与董亮正商量好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把船舱内的壁灯调至昏暗的光亮。

董亮眼见佳人睡眼朦胧萌态深浓,情不自禁的伸出颤抖的双手拉住澹台惠雨温柔的说道:“惠雨,我给你朗诵一首新诗。题目就是:舞动。欣赏一下你眼睛里那片深海,就为看到我极其贪婪的双眼,我在那片深幽的海面上飘荡,看到灵泉涌动的迹象!啊!你是妖媚的荡魂的女魔,静悄悄偷走了我的心,能让心自己一点一滴的回来吗?”

“这些话诗不错的,我都想瘫软在你的臂弯了。”

“我啥也不要了……什么礼仪廉耻信、荣华富贵安,统统见鬼去吧!”

董亮说完就如同中魔了般突然全力拥抱着并将澹台惠雨扑压在床上激吻着双唇……

如此恰如其分局面即将发生质的变化时,枕头旁边传来了手机清脆的铃响。

董亮喃喃自语道:“哦,仿佛听到了心脏之门打开时清脆的声响,来吧,你都拿去吧!嗯?不对!是谁在敲门吗?哦,怎么像是在头上!是手机!惠雨!你的手机响了!”

“别管它了……估计是报时铃声……继续嘛!你怎么了?”

董亮顿然明白自己行为的鲁莽,慢慢从澹台惠雨身上爬起来,轻轻拍着女孩的脸蛋,缓缓说道:“怎么感不到疼痛感呢?难道我是在做梦吗?啊!疼了!”

“你打我脸怎么可以感觉到痛呢?……这下明白了吧!不是梦游!想什么呢?”

“刚铃声也许很重要……快回拨回去!刚我以为自己做梦呢!”

澹台惠雨从床上坐起来手捧因衣衫被撕开而漏出的三鲜包子,说道:“做梦!看看这个证据吧!有模有样还很难受!……你的腿刚被捏的不疼了吗?”

“快快,快把它藏起来吧……我们先办正事吧!也许是建朝打来的!别让他失望了!”

“要藏,你过来帮我藏起来……我看手机,你来帮我!”

董亮急忙转到站在床边的澹台惠雨身后,帮忙隐藏需要隐藏之物,梢带将需要整理的部分进行了处理,从身后拥抱着澹台惠雨看着拨打手机。

澹台惠雨扭头对董亮说道:“你坐沙发上吧!第二遍铃声是我弟弟的!我想单独和他谈谈,你坐沙发上不要说话!”

澹台惠雨看到董亮坐到了舷窗下的沙发,就转身对着门口将手机放到耳边,说道:“弟弟,在哪里?……哦,让他接手机……那给我说说你们在哪里?……码头?几号码头?……哦,我明白了……你们在那里等我,最多十分钟我赶到……接他上游艇!……好!就这样!”

“他在海岸吗?那就快把他接上来!”

“你把壁灯亮度调至最大,我这会儿感到嘴巴很痛……浑身上下不舒服……先让我看看是不是受伤了……把我的包递给我!”

澹台惠雨急忙从包里拿出镜子,站在壁灯下边看边说:“你把我嘴唇咬破了几处,都隐着血呢!上嘴唇中间流着血呢!你真想吃肉,不至于如此狠毒吧!一会儿弟弟来了看见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董亮猛然间惊醒与刚才那一幕,心里滴血般明白刚刚发生的一幕似乎受某种幻觉牵制。转念间也发现澹台惠雨的举动异常反常,他不明白澹台惠雨的转变何以如此举动。她对他容忍的限度如此之大,远非正常范围许可尺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