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一十七章 建朝寻来 惠雨心生忧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61 2013-08-11 20:57:35

  “那么六月你是来做什么的呢?不会就是来这里制止一场很可能不久就爆发的事件吗?”澹台惠雨还是好奇六月的使命,她认真审视六月的眼睛以便获知六月的真实动机。尤其是高东亲口告诉澹台惠雨说明六月的来历,她对六月充满了好奇。

“我是来寻找自己曾经不小心丢失的真爱……能够在未来的世界里继续去拥有那份刻骨铭心的真情……否则,再富有、再繁华,都是虚构在天空中的云烟!否则就永远看不见尽头,否则就无能力去把握属于自己的精神!我从宇宙最深处而来,也必定要回归到未来而去……当你明白我是谁时,其实你并不真正看懂你自己!”

“哦,如此深奥啊!你……”澹台惠雨正与六月交流,小萍拿着铃声响起的手机跑到其面前,澹台惠雨不愿意终止与六月的对话,“小萍是重要的情况吗?要是无关的事情,你不能替我接了吗?”

小萍执意交给,澹台惠雨就打开手机,“我是惠雨……哦,爷爷,我正忙着呢……魏建朝,千万阻止他,不要让他来给我添乱……知道了……我不会让他找到我的!……明白!……嗯、嗯……再见!”

澹台惠雨通话完毕将手机交与小萍,就将小萍拉到近前,对着小萍耳朵小声嘱咐着,小萍不住的点头称是,说完话,看着小萍离开,就坐在沙发上抱头苦思。

“惠雨,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看见你如此苦恼呢?是一个秘密就算了!”六月关切的问道。

澹台惠雨抬起头,看着六月笑着说道:“是一件小事,我弟弟魏建朝,一个异常疯癫的家伙!”

“哦,弟弟?……他怎么姓魏呢?”

“是老爸的外生子……因为我把这个小子找到了,所以就经常缠的我心烦!”

“哦,私生子,你爸的!移情别恋?懂了!你弟弟多大了?”

“不是老爸的真实意愿,是一个美人计……老爸被算计了!那小子和你们年龄差多了,快二十岁了吧,在家给任何人都说不到一块,就我还可以给他点颜色,桀骜不驯,没人能让他低头,经常惹是生非、三天两头不回家!是一个坏小孩!”

“刚听说话是你爷爷打来的吧?”

“是啊,俩老人连续找了那小子三天,才得知准信。那小子来找我了!看来我有的忙了!刚遇见了一个董亮够烦心了,这又来一个混世魔王……哦!对了六月,这小子假如来了,你们可得小心他,丢东西少钞票及时给我说,我帮你们找好不好?”澹台惠雨心中焦虑魏建朝惯常的捣乱行为,及时向六月提前预防。

“他有这么厉害吗?也就不过二十岁,能有多少阅历呢!太夸张了吧!”

澹台惠雨注视六月漫不经心的表情,郑重其事告知六月内情,原来魏建朝人生经历坎坷,出生后两岁多就被做筹码,他妈妈就从其爷爷手里敲诈几百万元。魏建朝五岁多就被他妈偷走送人了,七岁就成流浪儿的头儿,九岁就混迹江湖、十一岁就经常打架惹事,交女朋友喝酒、抽烟、赌博样样精通。

澹台惠雨尽管十分痛恨魏建朝母亲的作法,可是心里也怜惜魏建朝,便多方派人追查他的下落。好不容易在魏建朝快十五岁的时候,终于找到他并破费周折带回家。

澹台惠雨认为魏建朝何以能够身处如此局面,与其从小便被家庭抛弃,尤其是亲生母亲的欺骗所造成。澹台惠雨试图用亲人的亲情挽回少年破碎的心,于是对魏建朝严加管教、亲情感化。魏建朝畏惧澹台惠雨的真情眷顾在良好的家庭环境里也就老实了三年,但魏建朝熟悉了澹台惠雨确实不惧威胁后,便野性和张狂时常就爆发,三天两头故伎重演让澹台惠雨苦不堪言,经常为魏建朝惹是生非的后果操心破财。

“我来之前刚出面处理因他打架伤人的事,赔付别人几万元钱。这就几天时间他就又不回家,让俩几十岁的老人在大街上找来找去。你说……哦,我想应该是爷爷的计策,试图用我的婚姻来消磨他心底最薄弱的环节……他的计策是妙……哦,没想到我不仅是董亮的药,而且还是这个小子的药!”澹台惠雨说着说着,突然感到眼前一亮。

“惠雨、惠雨……你后面自言自语说什么呢?怎么听不清楚呢?谁是谁的药啊?”六月疑惑的用手拉了拉澹台惠雨的袖子问道。

“哦,没啥!六月,我警告你的你记清楚啊……多提放着,好不好!”

“明白!不就是你弟弟吗?我会帮你照顾他的!”六月微笑着说道。

澹台惠雨站起身来看着六月不以为然的样子,就把六月从沙发上拉起来脸对着脸,用极其严肃的表情说道:“六月,看着我的眼睛,我再次告诉你,我弟弟是我自己的弟弟,在你们眼里不要去关心和照顾他,他在你六月面前你要时刻清醒的意思到,那是一个男人,懂了吗?”

“明白,惠雨!谢谢你!我懂了!”六月用冷静的话语回答道。

澹台惠雨见六月明白了自己的苦衷,就语气缓和的说道:“六月!你其实没有我漂亮,这点有点过分,但我知道你比我善良,除你之外任何人我不会去管,我告诫你看见我弟弟不要去给他同情,即便看见他重重的摔倒并且身上流着血、痛苦的哀求,不要去扶他拉他,让他自己起来,离他远远的,可以吗?若真看不过去,就来告诉我,你必须如此!算我求你了!”

六月没想到澹台惠雨的态度会如此的坚决,在内心之中颤抖的发现这是一种发自肺腑的炙热之爱,六月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我能做到,你放心吧!”

“嗨!惠雨!你俩在哪里说什么呢?看的很严肃啊!”董亮远远的过来,没走到客厅就微笑问话。澹台惠雨似乎不愿与董亮啰嗦,伸手拉着六月就走。

“哦,睡吧!睡吧!我们先过了游艇瘾,明天再说上岛的事!”董亮深感无趣,望着澹台惠雨和六月的背影暗自解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