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三十三章 精心设计 试图回避问题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88 2013-08-11 20:57:35

  “董亮,到底是什么病啊!上午不是还好好的……哦,医生说是急性中风,是这个病吗?”祖莉莎以极其怀疑的表情说道。

“哦,中风!是医生初步诊断的结果,还需要黄牛岛后进一步确诊,但不管怎么样,董亮已经没有任何不良状态,很平稳……也许明早就可大见好转!”

澹台惠雨听闻单于尔顿介绍董亮病情居然说中风,就心中愤懑,据说中风都是老年人极易发生的病症,董亮正年轻体壮也被称为此病,真没什么好的托词了吗!

“姐姐,这个黄牛岛是不是钓、虾岛那个附属岛屿啊?有没有搞错啊……流弹岛附近某岛现在登岛很困难,要是去那里登岛宣誓,就必须带上我,我有宝贝专打小倭寇的脑壳!”

澹台博宽听到说要去黄牛岛还以为是要去吊。虾岛,真是说明少年还是很爱大家的。

澹台博宽冷不丁的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出口,就把澹台惠雨和大家惊骇的一愣,六月居然信以为真急忙说道:“钓、虾岛的局势很不稳定,我们此去很可能酿成国际纠纷,说不定擦管走水,我们许多事就不好办了!”

“这事别算我一份,我对倭、寇的做法从心里鄙视,但我有重要的事办……我就不去了!”童炳奇说完,竟然转身往船舷而去。

澹台惠雨看到如此状况,顿感目瞪口呆,急切的说道:“这说的那跟那啊……博宽,你这是什么意思,哦!还有高飞……我说去钓虾岛了吗?莉莎……你听见我说了吗?”

“惠雨,你确实没说钓。虾岛,但你说去黄牛岛了!”祖莉莎急忙为澹台惠雨辩解。

“黄牛岛离钓虾岛没有多远……也就十几海里吧,那边都属于钓虾岛危机的范围,对!钓、虾岛上不去,那我们到黄牛岛上也一样宣布钓虾,这个计策很是重要……”澹台博宽摇着脑袋左思右想都觉得计策很妙。

澹台惠雨急忙伸手将单于尔顿拉到面前,询问道:“小单于,你说的黄牛岛真的距离倒虾岛很近吗?这么危险的地方,我们有可能上去吗?”

“嗨!名字叫黄牛岛的岛屿多了,我家后院我还修了一个钓、虾岛,我若有空闲就上岛、钓虾呢!不是那个和倭、寇有争议的钓、虾岛傍边的那个黄牛岛……离慈母岛东南几十海里就是黄牛岛……真是闹不明白你们都是咋想的!”单于尔顿以毋庸置疑的口气,高声喊道。

“看看,大家都听清楚了吧!……有人想宣誓,可以随便登岛宣誓……天天宣誓都可以,但不知道那位爱国少年有什么宝贝……可以上岛打鸟呢?”

澹台惠雨注视着澹台博宽的眼睛问询着,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这个插曲会不会是弟弟故意所为,用混淆概念的言辞会来掩盖什么问题呢。

澹台博宽望着单于尔顿,半张着嘴,表示着惊讶状,听到澹台惠雨的话语,急忙微笑着环视了大家一圈,解释道:“哦,原来是我听错了啊……真是不好意思!刚我看完电视里的时事分析就走神了……姐姐!呵呵!我的宝贝就是钢制弹弓……你要看,一会儿我给你拿过来,下午我在海边用它打下来好几只海鸟呢……这会儿不知道小萍烧好了没有……待会儿让大家尝尝鲜!”

祖莉莎听到少年居然将海边可爱的海鸟打下来准备解馋,就义愤填膺的吼道:“惠雨!你弟弟这种行为可不文明,那么珍贵的海鸟都掠杀,是严重破坏自然环境的行为,你的好好管管他,不能让他胡作非为!”

“哦,海鸟!烤鸟……莉莎,这个让他下次注意……不能再打了!博宽,鸟在哪里,让我看看是什么鸟!走……我们去看看!”宋春风十分好奇海鸟肉是什么味道,拉着澹台博宽的胳膊就准备走旋梯上三层厨房而去。

澹台博宽扶着宋春风的胳膊僵持着站立不动,用眼睛静静的看着澹台惠雨不说话,澹台惠雨用严厉的目光看着少年,轻声吼道:“待会儿把弹弓给我送来,我没收了,海鸟你都敢打……你简直太不像话了,以后不能再打鸟了,能不能做到。”

“姐姐!我保证不再打了……下不为例!”澹台博宽看到了澹台惠雨严厉责备搅合着心痛的目光,急忙态度坚决的予以回答。

“滚吧!马上从我眼前消失……敢有下次,小心皮开肉、绽!”

澹台惠雨怒目圆睁做出赶撵动作,少年傻笑着就随宋春风快步如飞上去了。

祖莉莎后撤身看二人消失在旋梯拐弯处,转身回看澹台惠雨,言辞小心的说道:“啧啧!你们家的家教如此严厉啊……不听话,就要被打的皮开肉绽,太恐怖了吧!严重的家庭暴力这也是违法的行为。没想到,你这么的有身份的人,长得如此靓丽,这种话能从你的嘴里说出,太恐怖了!太使人难以置信!我……还是躲远点为妙!”

“哦,这……这……”澹台惠雨看到祖莉莎居然如此的态度看她,心里就倍感着急,想给祖莉莎进一步解释,没想到祖莉莎转身也跑走了。澹台惠雨回头看着六月,轻声说道:“这个祖莉莎,怎么就好坏不分呢?”

“惠雨,别理她……城里人的碧玉,养成的是小姐的贵躯,长得稍微靓丽些就把自己看成公主了。她也不见的怎么样!”六月扶着澹台惠雨的肩膀,用宽慰的话语说道。

“唉!……又看到了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相互嫉妒……我尔顿还有正事要忙去了!”

单于尔顿见此情景就嘟嘟囔囔发出一声感叹,转身向后舱走去。

“什么啊!六月,你听清单于尔顿刚嘀咕什么了吗?呵呵!”澹台惠雨正在回味祖莉莎刚发声说的话语,冷不丁的听到单于尔顿的一声长叹,顿感纳闷其心理。

六月拍了拍澹台惠雨的肩旁,缓缓说道:“一个很憨态的男子,看来在家里没找到温暖的感觉啊……这种女孩间的争执,他怎么可能了解的清楚呢!”

澹台惠雨对六月说与她的宽慰话十分赞赏,深深感到六月还是可以做自己帮手的重要性,两人彼此对望灬若神会,忍不住均哈哈的大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