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三十六章 暗地作乱 迹象表露明显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1993 2013-08-11 20:57:35

  “他也是凤舞火台的人!”

“对了,高东确实也是风舞火台的人,我们凤舞火台就聚集的都是有特异功能的人!高东也不例外。他的能力与我的能力具有天壤之分别,平时他没给你们表现出来,是因为能力极具危险!他……”童炳奇说着说着就停下了话语,异常懊恼的看着澹台惠雨说道:“惠雨,我说话时,希望你不要随意插言!”

澹台惠雨看到童炳奇以非常懊恼的表情,指责她在其谈话中胡乱插言,非常疑惑,“老童,你说啥呢?我的嘴巴可是一动没动;你是不是听错了呢?”

“你没说话……那谁说话了呢?我说话最忌讳别人插言打乱自己的思绪……难道是宋春风和六月?”童炳奇疑惑的看着宋春风和六月用眼神探求答案。

六月表情严肃的回答道:“老童,你看我是那种不懂礼貌的人吗?我们谈话是有数的,你看见过有这种不良的嗜好吗?再说,我和春风根本就不知道高东也是凤舞火台的人,你给我们说过他的情况吗?我一直以为高东是四度空间的外星人呢!”

“哦,惠雨没说,六月也没说,春风不可能知道高东的底细,那刚是谁对着我耳朵说话了呢?”

童炳奇起身左右观看均没发现有其他任何人的身影,于是就又坐到沙发上拍着他的前额,悄声念道:“难道刚才我产生了幻觉……会是什么引起的呢,难道是精力消耗太大,出现了生理疲倦?”童炳奇说着想着就低头酝酿内力测试。

澹台惠雨看到童炳奇的表现深感诧异,看见他站起来又坐下,还自言自语,就扭头看着六月问道:“六月,现在几点了,我们在这里过去了多少时间,难道现在到深夜了吗?”

“姐姐,你的判断错误,现在是标准时间二十点整,刚就没说多久的话,老童不应该如此表现吧。难道说……”六月看了看手腕手镯显示的时间,就对童炳奇的状态进行分析,但话说了一半就不好意思将后半句说出来。

澹台惠雨没想到六月话说半句还留半句,以为有什么秘密的情况,就起身走到六月身边问道:“你怎么吞吞吐吐说一半留一半呢?快告诉我详细情况,小声告诉我吧!”澹台惠雨说完就把耳朵靠近六月,等着女孩悄声回答。

六月嘴巴张张靠近澹台惠雨耳边想说,但考虑的太多,就看着宋春风说道:“春风,想想怎么给惠雨来说老童的那件事!”

“哦,居然如此神秘……春风,你就直接说吧!”澹台惠雨看着宋春风等其回答。

宋春风挪了挪B股紧靠六月身边,看着澹台惠雨轻声说道:“惠雨姐,难道你和亮哥,真不知道吗?童炳奇和祖莉莎两个人,在那个房间里门一关,衣服一脱……擦擦擦!嗯!明白了吧!好几次了!大家都知道,高东、小莲、小萍……伙夫、厨师、舵手都知道!”

“哈哈哈……我以为什么特别的情况呢。不就是做*爱吗?真有你俩的神秘劲,hehehe,笑死我了……这个六月那是教徒情有可原,春风还是大城市来的,居然也如此,真是笨蛋!”澹台惠雨看着两位少年的说话表情,忍不住又接着一串的爽朗大笑。

宋春风和六月没想到澹台惠雨能突然爆发出极其强烈的笑声,两位小情人面面相觑甚觉尴尬,看着澹台惠雨笑的前仰后合,没有想停止的意思,俩少年互相用眼神,无声的指责对方。

童炳奇测试了一会儿内力,没察觉到不足之处,正在疑惑之中听到澹台惠雨的大声,顿然感到十分的奇怪,就站起来问道:“惠雨!你这是什么动机,爆发出如此强劲的笑声呢?是笑我吗?”

“不!不!不!我没笑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有人说的很奇怪……”澹台惠雨扭头看着两位少年的样子竟然是互相赌气互不搭理的迹象,就奋力憋住大笑,缓步走到俩少年面前,悄声说道:“看你俩情绪化的表现,姐姐实际上也没有嘲笑的意思,我不是笑你们两个,我笑我自己!我……刚六月就算计了我一次,俩小朋友握握手吧,别让姐姐过于分心!”

“惠雨姐,什么?六月还算计你了,是什么事啊!六月快给我讲讲!”宋春风看见澹台惠雨给了一个台阶就急忙借机与六月言和。

“你想知道……哼!就不给你说……呵呵,想知道,就靠近点!”六月也是鬼灵精怪的女孩,见宋春风主动言和,也就不在矜持。

澹台惠雨看见目的达到,就上前轻拍着六月的头一下说道:“六月,那是你与姐姐的秘密,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啊!”言外之意非常明显,俩少年相视一笑就又和好如初。

“惠雨,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说下去了,你们还听不听我将情况说完。”童炳奇以征询意见的态度谨慎的说道。

澹台惠雨将童炳奇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童炳奇虽然也就三十出头,但头顶头发居然已经开始谢顶,面孔较黑但似乎还透出点微黄,眼角之纹略显暗淡,满脸神色略显疲倦。就关切的说道:“知道你也是脑力劳动者,连日来东奔西走疲惫可能在所难免,我希望你能客观的根据你的状态来决定,如果没有有效的措施对他们采取行动,那么我们就敬而远之不知可否?”

“目前状态看,他们还没迹象显出对我们不利。我们不动他们,他们也没有理由来骚扰我们,且我们如此隐秘,加上他们已经不把我们看在眼里,我们相对是安全的!但是,我刚才确实是听见有人插话……会不会我们这里有人在偷听呢?我其实也不累,幻觉不该出现!”

童炳奇分析了局面后,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显出了奇怪的表情。屋内几人看见童炳奇一本正经的样子,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