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四十五章 跑来跑去 显露神色慌张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17 2013-08-11 20:57:35

  小女孩儿的尖叫把澹台惠雨震惊心惊肉跳,暗想难道董亮被发现了吗?董亮也太不小心了!躲在柴房的董亮更是感到惊骇万分,心说我就看了一眼背影,也能被发现吗,心里脑里就一片混沌,不知如何是好。

“好了!好了!我出来,真是的……喊那么大的声音做什么?震耳欲聋的!”澹台博宽突然就从门房走了出来。

“你在哪里看就看吧,你笑什么?”小女孩儿看着澹台博宽渐渐走到面前厉声质问。

“我以为是自己的小娘子呢,但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你有俩酒窝,她只有一个,才突然意识到认错了,就笑了!我笑自己眼睛怎么能如此眼拙呢!呵……呵!”澹台博宽低头走到大家身边苦笑,显得浑身很不自在。

“博宽,不是让你找单于尔顿,你回来做什么?”澹台惠雨也十分好奇,灿然心动是觉得澹台博宽是刺探虚实而来。她心里为之一沉,心里异常担心澹台博宽会有新的加害行为。

澹台博宽低头看着地,平静了一下情绪,缓缓抬头看着大家说道:“突然想到……给单于尔顿打手机会更节约时间,省的来回上下跑来跑去的折腾。就简短给他说明了意思,他决定晚上上来。通话结束,回来看到那个小闺女,也看见过道偏房视乎有插座,临时就决定在那里给手机充充电。也就三、两分时间……就被小闺女看见了!”

“哦,你要是没事,就去宾馆那里找到老童,去那里休息一会儿吧,有事我去找你!”澹台惠雨态度冷冷的看着澹台博宽提醒。

澹台博宽若有所悟的突然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急忙说道:“看我这记性,我把老童的手机号忘记在屋里桌子上了!手机联系不上,也就不知道他们住那个房间,我进屋拿出来就走!”

澹台惠雨闻言感到心中诧异,这小子坚持到屋里拿东西,究竟想做什么,会不会想趁机观察董亮的情况,如此状态董亮岂不是就要露馅。便急速的看六月一眼暗示其阻止一下,六月没反应过来,澹台博宽抬步就直往屋门口走。

“等等,黑脸小伙儿……回来!回来,还没说完话,抬腿就走,什么意思?”小女孩儿一声断喝,澹台博宽急忙转身,苦笑着说道:“这不我把意思,说的很明白了吗?还有啥话还不明白的。”

“过来过来……叫你过来!”小女孩儿伸手就招呼澹台博宽回来。

澹台博宽极不情愿的看了看小女孩儿,转看澹台惠雨的脸面露苦涩。澹台惠雨向澹台博宽甩甩下巴,示意他自己面对,澹台博宽硬着头皮回身站到了小女孩儿面前。

小女孩儿上下左右看了澹台博宽几遍,兴高采烈的说道:“看了几遍,咋看都觉得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好多思念的话要对你说,但不愿意让别人偷听,走!我们俩出去说话。”

“啊!怎么能这么多的巧合啊……不会吧!”澹台博宽没想到小女孩儿居然会口出此言,立即目瞪口呆的看着小女孩儿傻笑,

小女孩儿满脸柔情的注视着澹台博宽说道:“姐姐们,告辞了!我要领着我的男朋友出去说话,待会我再来请安。”说完就上前拉住澹台博宽的胳膊,准备拉起来就走。

澹台博宽被惊骇的顿然很紧张,扭脸看着澹台惠雨急忙说道:“姐姐,这事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你们……都不帮忙说说吗?”

六月见此状况,不无好气的说道:“这很公平,你能把人家认错,人家把你认对了。就说明你俩很有缘分,说不定可能性是存在的!真是有啥……出去当面说清楚吧!”

小女孩儿神态自若的将手伸到澹台博宽的腋下,揽着澹台博宽的胳膊,回头对大家莞然一笑,向小鹏摆摆手,就拖着澹台博宽出门而去。

澹台惠雨看着小女孩儿的背影喃喃说道:“六月,你说这个小女孩儿,咋就这么的能了解我的心呢?这怎么令人感到异常蹊跷呢!”

“的确是很善解人意,实在是太蹊跷了。董亮,你可以出来了!”六月看门口没了两人的踪影,就急忙招呼董亮回房间。

董亮闻言就急速的从柴房出来,看都不看身边俩女孩,就直奔屋内而去。其意思非常珍惜时间,唯恐小女孩儿或博宽杀过来一个回马枪,再让他措手不及。

果不其然,董亮刚进屋内没三分钟,澹台惠雨正待回房间与董亮谈谈自己对小女孩儿的感觉,不料大门外就跑进来澹台博宽的身影。六月眼尖急忙对着刚进门的澹台博宽喊道:“博宽,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解释清楚了吗?”

“说清楚了,真是无聊,给她说认错人了吧,非要去实验……净耽搁我的时间!”澹台博宽急冲冲的来到澹台惠雨和六月的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澹台惠雨闻言深感不解的问道:“实验……有啥实验的,科学实验?”

“他说我极像他过去的男朋友,除了皮肤黑其他那里都像,硬说我故意把脸涂黑了,结果洗了几遍,我还是这么黑的本色。她就不坚持了!估计她随后就到!”澹台博宽说完闪身就直接跑进屋内。

六月看着澹台惠雨悄声说道:“你弟弟是实验完毕,跑着回来的……气喘吁吁的,着急的很啊!童炳奇的手机号码真有这么重要吗?”澹台惠雨正待回答问话,就看见澹台博宽急冲冲的从屋内出来,闭口不言看着澹台博宽可有话说。

“找到了,就在桌子上!姐姐!我出去一趟!”澹台博宽说着将手里一张纸条向俩女孩扬了扬,不等澹台惠雨回答,就又飞快的跑出去了。

澹台惠雨正待张口说话,少年已经飞快的跑出去了门口,转身就不见了。澹台惠雨呆呆的站在院子里内力百感交集,对澹台博宽刚发生的言行感到异常的纳闷和不解,实在不明白何事能让澹台博宽如此的慌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