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四十一章 权宜实验 不料消失不见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9 2013-08-11 20:57:35

  “试试是可以的!爷爷,我来试试……”

澹台博宽接过手镯就戴上左手腕,不大不小刚刚好,但随着手腕阵阵酸麻,少年再去看时,居然发现手腕上有金银两条细线,其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澹台博宽十分惊讶的看着左手腕,着急的轻声喊道:“奶奶,这也太神奇了,其他咋就都不见了呢?我怎么可以把它取下来呢?”

“哦,取不下来了,让我看看!”闾丘慧珍故作惊讶的走到少年身边,捧起手腕仔细观察一番,微笑着说道:

“好你一个博宽,奶奶你也居然敢骗,万博快过来看啊。这小子功夫居然如此了得!几乎都看不见金银两线了!”

“我知道他武功了得,这小子还经常在他姐姐面前穷装。他姐姐也居然多次上当!说明这小子早就适合独闯天涯了,深刻领悟为人之道,确实值得拥有啊!”澹台万博听见闾丘慧珍的惊讶赞美也不上前观察,胸有成竹的大加赞赏。

“爷爷奶奶,这可如何是好,怎么可以取下来呢?”澹台博宽用右手反复搓找左手腕的手镯却既摸不到也感觉不到,似乎是消失不见了。便愁眉苦脸的喊叫。澹台家族祖传金银双股就是协同堵门绝学飞腾拳使用,只有功力能与其匹配的武者才会被潜藏。

“奶奶,你说这情况,怎么办呢?”澹台博宽在金银双线侵入肌肤之内后,顿感浑身麻木感剧烈,真气涌动功力大增。深深明白了金银双股应是金银双箍才对,深感此物的珍贵和奇异。然其感受微妙,也预感到其祖父祖母失去此物护佑的寓意。

“怎么办?那就说明非常合适。等你知道怎么完好无损的取出来时,你估计也就不想还给我了,呵呵呵!万博,你们老澹台家终于有可以继承你衣钵的传人了,你就再送博宽一程吧。我自己先回家去休息了!似乎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就是祥云想让我到他们家里去的事,你忙完,就去他家接我吧!博宽,再见!”

闾丘慧珍说完就满脸笑容的走向身后,头也不回的高高举起右手。只见不远处缓缓的驶过来一辆轿车,慢慢的停在了老太太身边,有人将车门打开并搀扶老太太上车坐好,很快那车调头就走远了。

“乖孙子,就别给爷爷装了,你会不会武功,骗得了你姐姐,你爷爷可是一清二楚!过来爷爷教你怎么使用它!”澹台万博看见半山坡有一片树林,就自顾自走向那里,回头呼喊澹台博宽尽快跟上。

澹台博宽满怀喜悦就精神抖擞的追上澹台万博,亲热的搀扶着澹台万博激动的一起向树林深处走去,二人走到隐蔽的场所,老人就将使用的方法悉数告诉了少年。

此文未对澹台万博进一步涉足,其实澹台万博曾经是黑道少有的红门老大。

男孩回想着与爷爷洒泪分别的情景,不禁又引起伤心的泪水。

突感到一阵寒冷,才明白不知道何时,海面上噼噼啪啪的下来了一场急雨。男孩急忙中断思绪,从观景台转下,来到船舱自己的铺位,脱衣上榻缓缓的躺下。

底层船舱五个人的聚会商谈,显然仍然没有结果,董亮看到商议来商议去仍无头绪,就决定对外继续谎称有病,继续隐瞒实情。在童炳奇离开底层上去休息之前,大家决定待明日登岛之后,再行见机行事。

童炳奇离开商议密室,出了屋门就走到了舱门口,发觉澹台惠雨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童炳奇不解的扭头看着她说道:“我一个人就行了,你这是准备去哪里啊?”

“嗨!我哪里也不去,就是送你到门口,然后我就回来休息,有问题吗?”澹台惠雨微笑的回答。

“你就在屋里待着吧,想去给我开门对不对?门口有机关,要按指纹才能进出,这种东西对我来说简直举手之劳。我是开门的专家!现在已经对机械和电子的东西都能应付了!”童炳奇微笑的摆摆手,说出了缘由。

看见澹台惠雨异常释然般,转身就转回去了。童炳奇略施小计就打开了厚重的舱门,走出门又凭手段将门关上。

童炳奇缓步来到与祖莉莎约好的储藏间门外,无意思的轻推房门就发现门从里面拧上了,童炳奇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说道:“雕虫小技即可,敲门就太惊动大家了!”

随即就凭手段将门打开,推门而入随手关上再拧上,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折叠沙发床上茱丽莎已经进入梦想,但却如剥皮竹笋的模样仰躺在床上。

童炳奇看见横躺在眼前的竹笋,情不自禁的自上而下一阵轻柔的抚摸,就感到有物瞬燃全身血液沸腾,手脚迅速清理了衣服的束缚,就将竹笋上下侧抱,其中情趣唯有童炳奇自己知道,浪费时间很久,也不知道什么缘故。

延展是竹笋破土而出之强劲生命力,据说某国发现了远古铁人的头,采取很多先进的工具都无法将颅骨打开观察,许多专家和学者都没有办法,很多人纠结苦恼了很久依然束手无策。某天这事让研究所勤杂工无意听到了,勤杂工闻言献出计策说可办到,但这活必须有勤杂工自己来做,研究所所长特批勤杂工操刀。

勤杂工的做法就是把半块竹笋装骷髅头里加上营养土,没有出半月竹笋生长出嫩芽,硬生生的就把脑壳给顶破了。可见竹笋生命力何其强吧。

由此谈到人的本能那就是与竹笋一样的生命力,不让说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发生且每天数以万机在进行。

清晨,当睡眠一夜的船客醒来一阵忙碌后,都从蜗居之处出来来到了三层餐厅。大家通过对海景的瞭望,惊讶的发现慈母岛上的中柱山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海岛除一端翘起的突兀却如站在水中的海龟般平坦,宋春风大喊道:“我们就睡了一觉的时间,谁把中柱山给扛走了呢?博宽快来,我们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一阵大笑响起,人们扭脸去看,就见单于尔顿满脸憨厚笑容注视着少年忍俊不止。少年疑惑注视大汉良久,大汉捂嘴憋住笑态后,对大家说道:“那个啥!这个海岛就是黄牛岛,为了节约时间,昨天半夜我们就缓缓来到了黄牛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