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五十三章 咄咄逼人 显露柔韧锋芒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34 2013-08-11 20:57:35

  三人在大门外将计划紧急的布置一番,安排好具体步奏,准备分头行动。

公良亦兰回头看向灯塔,发现澹台博宽握着莲花的手大摇大摆走了过来,两人有说有笑异常亲密。

“六月快看,这个家伙这是什么意思?”公良亦兰说与六月和澹台惠雨,后者均表疑惑不解。

澹台博宽也发现了门外站立说话的三人,脸上嬉笑之状快步来到公良亦兰面前,“呵呵,没想到三个女管家都在啊!我现在隆重向各位介绍一下我尊贵的客人莲花,惠雨姐姐是非常明白的,她就是我龙凤之缘的媳妇!”

澹台惠雨听到博宽所带之人,竟然是经常听其爷爷澹台万博提过多次龙凤之缘中博宽的媳妇,顿然感到十分惊喜。将莲花左看右看很觉喜欢,随及将纹身的大致状况简单向六月和公良亦兰一番解释,转身居然扔下六月和公良亦兰不理,拉着莲花的手径直走进大门而去。

澹台博宽看着留在原地没动的六月和公良亦兰满脸喜悦的神情,六月见此笑着说道:“呵,还龙凤之缘的莲花,六月这里祝贺你了。博宽什么时候让我们喝喜酒呢?不会是因为不到结婚年龄,再推迟五年吧!”六月说着笑着,摇摇头也走向大门而去。

喜悦洋溢在脸上的少年,站在小女孩儿面前等着听赞美或祝贺声,能从留下的公良亦兰嘴里说出来,以满足其虚荣的心里。但公良亦兰盯着博宽,却充满了怀疑之色。

澹台博宽没听到祝福,转身看着公良亦兰问道:“小妹妹,你真的没有一句祝福的话给小哥哥说吗?你这种表情很奇怪啊,嘲笑我呢,还是挖苦我呢,都可以说说,让小哥哥听听!”

“上午还说你娘子像我呢,现在居然牵着别人的手来报喜了。你这不就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吗?我向来对骗子都很反感,如此情况,还想知道我会说什么吗?”公良亦兰不冷不热的对澹台博宽讽刺挖苦道。

澹台博宽没料到公良亦兰会做出如此评价,顿时目瞪口呆,为了挽回面子狡辩道:“小妹妹,看你这么小的年龄,小哥哥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全当作你因嫉妒所说之言了。你要是再长几年,小心小哥哥对你无礼!”

“啊!你这个毛头小子,居然如此无理,是不是找打啊!来来,把你的泼皮劲,使出来让小妹妹瞅瞅!”公良亦兰竟然丝毫不惧怕威胁。

如此话语钻进少年的耳朵,确实将澹台博宽震惊不小,心里非常明白一群人上岛就是接受眼前这位女子的邀请,所以就隐忍着说道:“想听你说句祝福的话,没想到这么难,算了!身在屋脊下小哥哥向你承认错误,看你比我小,算我让你了!拜拜!”

“没见过那么妖冶的女子,还自认为貌若天仙,小心那女子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呢!”公良亦兰嘴里还是满口耻笑的意思。

澹台博宽顿觉颜面尽失,已经走出去了几步,听到小女孩儿竟然如此的话语,心里异常窝火,忍不住转身回来,冷冷看着面前的公良亦兰。威胁道:“小妹妹,你这样说话的意思,到底是何居心啊?我那点做的对不起你了!你如此咒我呢?”

“我哪敢咒你啊!你问我看法,我就凭感觉说的实话,有错吗?一个人一个眼光,很正常!茄子萝卜各有所爱,你管着吗?你转身回来就是自取其辱。”小女孩儿公良亦兰的话咄咄逼人。

澹台博宽心里异常懊恼,默默告诫自己要冷静。他一向都是很沉住气的人,从来没有让别人看出过丝毫不冷静不理智的时候,他不明白他是高兴过头了还是遇见到了冤家对头了。澹台博宽默默站在小女孩儿面前面无表情的低头思考,想到客主关系的地位,他不声不响的转身就要离开。

“临走提醒你一句,别被高兴冲昏了头脑,那种五、六岁,八、九岁就纹在身上的东西,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变化的,仔细看看核实一下吧!”公良亦兰虽说是确实充分的貌似很公平的话语,让澹台博宽心里异常沉闷。本来是炫耀的心里作祟,没想到在公良亦兰面前得不到恭维,且还被无端的嘲笑一番。澹台博宽恨得牙关紧咬,想起了忍辱负重的解释方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澹台博宽明白他还是无法与公良亦兰相提并论的。他知道他接受的是街头教育,公良亦兰优越感极强的表现可以说明她接受的是高等教育,他懒着与此种人较量。且因江湖生存究竟磨砺,他没有与女子争斗贫嘴的爱好。

澹台博宽低头缓步而去,急速的把头脑里的不快忘却,飞速的想着高兴的事情将他的心情换做喜悦。暗自盘算着如何与莲花融洽关系,以及一些想入非非的事情。

然而,身后又传来了公良亦兰叫声:“澹台博宽,等等!去做点正事!”

澹台博宽闻言有几秒想对喊声置之不理,固执的想不理睬公良亦兰是上策,但听到亦兰话语后面强调是正事,便停下了脚步,扭脸看向公良亦兰目光探寻正事所指。

“过来啊!过来给你说清楚。”公良亦兰笑容满面招手让澹台博宽过去说话。

澹台博宽顿觉公良亦兰举止可笑,于是甩了甩头,挺胸昂头走到小女孩儿面前,心中诧异小女孩儿能给自己说什么正事。

公良亦兰看着澹台博宽脚步珊珊的而来,站到两米远距离停下审视她,面孔柔情蜜意之态:“离近点,是商量事,不是让你听我做演讲!”

她看见澹台博宽离她半米距离,嘴里话语冷静非常:“表情自然点,不用一惊一乍的。董亮在刚上来时非常清醒的并非有病,但刚二十分钟前突然就真的有病了。所以你需要注意点自己的言行,懂吗?”如此正事让澹台博宽甚为不解,董亮有病无病需要他的言行来左右,让他不明白何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