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心有郁结 难以正常表达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39 2013-08-11 20:57:35

  “亮哥游艇上的症状,我心里有数。何故真的有病了呢?会是谁人所为?”澹台博宽刚听到公良亦兰主动说出董亮实情,心里感到被信任的暖流温心。就霎那间又对公良亦兰产生好感,却发觉公良亦兰目光是严厉威胁之状。

“目前难以起出董亮手表里的机关,今晚我们要离开这里,你去把老童和小宋通知到四合院等待,等待离开的信号。”小女孩公良亦兰紧紧盯着澹台博宽的眼睛说着,忽然小女孩儿显露出非常轻蔑和挑衅的目光,接着说道:“你在牛头湾与大胡子说的话,我都看见并听见了,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否则别怪没提醒你!”

澹台博宽怔怔的看着小女孩公良亦兰愤怒的目光,感到无法隐藏和抵挡。这话出现的如此突然且不容深想,被人抓到把柄的窘迫局面,让他内心异常冰凉:“小妹妹,你感受过天寒地冻、饥饿难耐的流浪吗?心灵深处感到举目无亲、无依无靠,就像一条无家可归的狗,苟延残喘在生命线上挣扎;又像断线的风筝,只能选择飘荡,我经历过多次,所以我懂得刻骨铭心的煎熬。但我有自己底线,你不要逼我!”

公良亦兰没想到少年澹台博宽能有如此之经历,很感到吃惊和震惊,连忙收回自己的目光,看着塔尖缓缓说道:“你以前的事,我不知道。我希望你珍惜现在的,快去通知他们吧,尽快!最好现在就去!”

公良亦兰说完,也不看澹台博宽一眼,扭脸转身而走。澹台博宽呆呆的看着公良亦兰的背影心里异常的痛苦,深深感到浑身发冷是因为又让他想最悲惨的时光。

公良亦兰对澹台博宽讲出发现的情况,就是让他能够收敛,不要过于自信而制造麻烦。她已经走到了钢构楼房的门前,正准备推门进去,发觉身后有奔跑而来的脚步声传来,急忙顿足回头观看却发现澹台博宽急速跑到了面前。

“小妹妹,给你个东西!你好好看看!”澹台博宽将叠着的一个纸片塞到公良亦兰的手里,转身就奔跑离开。

公良亦兰接过纸片走进屋内,坐到桌前就将澹台博宽给自己的信轻轻的打开,就看到了一首诗,这首诗的标题是:我心中有一个梦,作者:宇玄,内容是:

在心中有一个梦,那是久远的一个幻想;在遇见任一角落,能注视到幸福的微笑,

静静随意的开放。

在心中有一个梦,那是久远的一个设想;在遇见任一森林,能看见到花草和鸟兽,

欢快唱歌和舞蹈。

在心中有一个梦,那是久远的一个传说;在阳光下的地方,能感知到事物会呈现,

不断随机的变化。

在心中有一个梦,那是久远的一个神话;在空中弥漫风里,能感觉到土地的上面,

飘洒充足的收获。

在心中有一个梦,那是久远的一个盛宴;在心底悄然升腾,能触摸到真情的发现,

表露正常的吉祥。

在心中有一个梦,那是久远的一个穿越;在空间变换之中,能守护着善良的禾苗,

阻断着任何影响。

公良亦兰看着看着就感到心头有点舒展,尽管不知道这个宇玄与澹台博宽是何种关系,但想到既然少年澹台博宽能将其很欣赏的诗随身带着,就说明他心里对诗的内容,应是有共鸣的。小女孩儿看完内容后笑了,深深对澹台博宽用送诗的方法表明心志感到欣赏和赞叹。

公良亦兰心情舒畅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六月的手机,简短的几句话说完,转身看着身边忙碌的小鹏。小伙儿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身形粗壮、虎背熊腰、面相憨厚、非常老成。公良亦兰想到她来此后几个月内,小鹏对她默默无言的精心照顾。

无论她说多么难听的话,做什么怪诞的举动和决定,小鹏均是有求必应,从无怨言,就感到心里异常愧疚。毕竟她是客人,但却凌驾在主人之上。现在很快就要离开此地了,她感到异常的难舍小伙儿倍加呵护的感情。于是亦兰决定与其交谈一下,轻声说道:“小鹏过来一下,有话给你说!”

小鹏闻言就立即放下手里忙活的工作,极快的站在了公良亦兰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小姐,你有何吩咐?”

“你不必这么拘束,先坐下,我们再说话。坐下,放松点!”公良亦兰微笑的用手示意小鹏坐到身边的椅子上,看到小伙心神不定的坐下来,公良亦兰接口说道:“我最近,说不定何时就要突然的离开了,非常感谢你几个月来对我精心的照顾,容忍了我许多无理的举动,我感到万分的感谢和愧疚!”

小鹏闻言顿感失落的表情说道:“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吗?若是我们那点做的不对或不到位,你可以直言不讳,言无不尽。我们绝不敷衍了事。”

“不是这个……”公良亦兰打断了小鹏的话语,张口未再话语但眼泪潸然而下,小鹏准备起身去拿毛巾,被公良亦兰伸手制止。公良亦兰听凭眼眶泪水流下,真诚的看着小鹏又说道:“别管我!我要说的是你们就像我的家人,对我精心的照顾和容忍,你们就是我的亲人,我却至今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麻烦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吗?”

小鹏缓缓站起身受公良亦兰真情感染,很显激动的回答:“快别说麻烦不麻烦,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对小姐没有怨言,更多的是感激和欣赏……至于我的姓名,大名叫公冶长治,小名叫小鹏。你可以随便叫!想怎么叫都行!”

公冶长治在公良亦兰来到黄牛岛便成了她随身保镖和贴身侍卫,几近全力为公良亦兰提供帮助。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既不问缘由,也无任何怨言,使公良亦兰心里异感欣慰。公良亦兰不亚于黄牛岛的领主般受到公冶家族精心呵护和照顾,她心里异常珍惜这份情义,更知道因为她任性的缘故给公冶家族带来的危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