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五十六章 暴雨潜行 风声水起云涌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4 2013-08-11 20:57:35

  公良亦兰的随从们一路步行的连背带抗她购买的物品,游山逛景就消耗了大量体力。她眼看着面前渐渐倒下的随从,左突右进的痛下重手,却实难顾尽全部,尽管船上六、七个船夫也下来帮助,但也无济于事。

她着急万分突然爆发仰天长啸,将围着她的二十余人震撼的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人事不醒。长啸声急,低频迸发,扰乱心智,触动肝胆,距离她较远的暴徒惊骇万分,晕头转向掩耳抚胸痛苦不堪。随后几声汽笛声响,渐渐很多胆战心惊、空手过来的人,等她长啸结束纷纷将倒地之人拖拉而走,鸟兽般散去。

良亦兰极其痛心的看到了跟随她从牛头岛出来的伙伴,除了小鹏、小鼻涕、小脚丫三个人能勉强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来到自己面前,其他人都躺在了血泊中。公良亦兰顿然眼含热泪、哭喊着喊叫每一个人的名字,凄惨的发出哀鸣。她可以应付因她行侠仗义、扶弱救困的强硬打击,但那些簇拥她身边的随从却遭遇了悲惨的下场。

很快的由远到近,旷野里警车大响、此起彼伏,阵阵长串的警灯闪烁而来。很多时,警力出动均不能及时,并非是警方事前未曾察觉,多是因没看到恶劣的后果,不能贸然行动。加之有些警察被民暴团伙收买,那么更会造成险恶事发,不能被正义心和责任心强大的警官所察觉。

码头上很多人站立或隐藏在某处,发现了码头上被恶势力打击的人员,也是出于各种考虑纷纷报警。有些人是真的同情弱女子被肆意伤害,有些人就是考虑自家财产,还有更多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亭舟市银滩分局熊警官跟踪着飞花流云集团骨干人员追查一起重大突发事件,无意间得知了码头上发生的悲惨一幕,直接便电告了亭舟市刑警大队出警配合,这才有大批警察闻讯赶来。

大批警察来到,小鹏还是担心不必要的麻烦,便与小鼻涕一起拖拉着公良亦兰登上小船远离现场避险。码头上那不堪目睹的凄惨后果,就由小脚丫和两三个还能动弹的船夫留下来照顾。

码头一战伤残了三人,死去了五人,让公良亦兰每每想起就痛不欲生,她为她的冲动和鲁莽而后悔不已。自那次事件之后,她再没有去过一次亭舟市,尽管此后有人莫名其妙的送来几百万元的赔偿,但始终无法让她内心平静。

“小姐!在你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我有一个请求你是不是能听我说一下。”

公冶长治一句话打断了小女孩儿公良亦兰的思绪,她泪眼朦胧的望着小鹏,轻轻的点点头。因为她在此岛三个多月的时间不长,她心里是异常清楚明白该是她根据要求予以补偿的时候了。

“小姐,我希望你能明确的答应我的请求!”公冶长治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祈求道:“我这个请求就是让我随你一起走吧,你走哪里,我跟你到那里,做你的助手或随从。这个小岛,我可以交给小鼻涕来管理……再说这么小的空间也用不了那么多人。”公冶长治作为公冶家族驻扎黄牛岛的全权代表,本不必长期留在此处的。他只需要间断性来到黄牛岛按期检查即可,他就是眷恋公良亦兰才私自决定如此作为。

“哦,现在时机不成熟,还不能让你如愿。”她深知她给公冶家族造成的损害是巨大的,短期内无力予以弥补,尤令她不能回绝公冶长治的请求。董亮的事是早就安排的事情,她来到黄牛岛就是等董亮的到来。她是讲信用的女子,看不得公冶长治因她的缘故伤心,眼望着公冶长治竭力安慰:“我答应做小鹏的妹妹,时机成熟就来接你。”

“好吧!小姐,哦,放心吧妹妹,我等你!”

“哥哥,小妹很想再看看这个岛,你陪我再看看吧!”

时间趋近傍晚,二人走到门前临海护栏的旁,就看到别墅区是五颜六色的模样,各种彩灯射灯的衬托,那些房屋就像通话世界般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妹妹如何走……可否让我帮你们安排呢?”公冶长治自愿倾力对公良亦兰提供帮助。

公良亦兰看向公冶长治惊异之色,出手拍着小鹏的肩膀说道:“你以为是普通的船吗?我们需要悄无声息的离开,你可以做到吗?”

“能,但你必须今晚就让我陪你去。你说来接我,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你让哥很不放心你。我可以呼唤深度黑幕,但你必须告诉我目的地在哪里?”

“哦,深度黑幕!小鹏你太让我兴奋了。”公良亦兰没想到公冶长治的能力居然不容小觑,伸手推着公冶长治走回屋内,要听听公冶长治何以呼唤黑幕。

“妹妹,你深度黑幕你也知道啊,妹妹,你到底来自哪里?黑幕远非过是逃命利器,现在已经升级为攻防两用的特质,还可以翻江倒海足令魔邪很难受滴!”公冶长治向深海指点,脸上是神采飞扬的色彩。

四合院内,童炳奇和宋春风已经跟随澹台博宽来到了屋内,大家围在董亮的床前,长吁短叹。

六月手机收到公良亦兰的通报,连忙追问澹台惠雨有关事项:“惠雨,你看天气预报了吗?”

“我看了天气预报,电视上预报近两天海上都是晴朗少云天气!”宋春风未待澹台惠雨回答,说与六月实情。

“哦,没啥,听公良亦兰说,海上已经起风了,让我们吃过晚饭,衣服穿的厚点,就尽快去找她!大家都要去!”六月将公良亦兰的要求说与众人,很奇怪公良亦兰告知她知道的利器,究竟会是何物。

“天气预报,呵呵。没想到你们都对天气预报很相信,你们以为这是陆地啊。海上气候变化多端,渔民要都全依赖预报就别想捕到鱼了……风声水起云涌,不是那么好预测的!”童炳奇娓娓说来,颇有几分道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