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五十章 惊人用词 源于龙凤之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53 2013-08-11 20:57:35

  转念一想,单于尔顿才明白少年的良苦用心,从心底里感激澹台博宽为他的鲁莽,圆满的做了富有戏剧性的解围。不显山不露水,就将他不礼貌的举动给予了合理的掩饰,因为再大的老板也知道尊重女士的道理。

第一印象很可能就使女士对不礼貌的人产生抵触和反感,刚胖子自顾自的点菜行为确实难瞪大雅之堂,胖子幡然醒悟。为了不失信于人,他只有停止贪婪的品尝美食动机,咽着唾液,只有干瞪眼。

莲花笑看着少年说道:“小哥,真是很有绅士风度啊……不知道可否告知大名啊?”

“我,给单总打工的,他减肥我给他当教练,监督他每天的训练和膳食,叫我小宽即可!”

“他叫澹、台、博、宽,澹台博宽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少年。他做教练是屈才了!”单于尔顿没等澹台博宽说完就插言,说着说着看澹台博宽眼光犀利的瞪视,就连忙改口,但话一出口岂容更改。

“澹台博宽……嘿嘿,我就是来找你的。我自北疆而来,晓行夜宿紧走快赶,就是来给你捎信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让我找的好苦啊!”莲花听到胖子单于尔顿居然介绍少年的名字叫澹台博宽,就异常的兴奋的看着少年充满深情。

“什么?”澹台博宽不禁感到异常惊讶,注视眼前的少女感到不可思议和莫名其妙。

莲花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从椅子上将博宽拉起到门外,探头看看临近包房没有客人,就把少年拖进去。随手就将门关上,媚笑着说道:“把裤子脱掉……叫你脱就快脱!”

“啊!……为什么啊,我没兴趣如此猴急的做那事!”澹台博宽顿感好笑,心说这个在台阶随便相识的美女,居然看上了他,还急着和自己办那事,真是感到非常震惊。看女孩是那种高贵气质的女孩,不像他流浪时遭遇的街头流莺,对莲花的话语感到困惑和不解,还以为听错了。

“你不脱是不是,你不脱,我脱……”莲花看见少年无动于衷,像是气急状说出了匪夷所思的话,且表情是很坚决的样子。

“等等……你不是来捎信的麽,信呢?”澹台博宽并非是被莲花气势所压倒,就是感觉很蹊跷,猛然想起刚刚莲花说是来向自己捎信的话,就急忙问道。

少女听到澹台博宽问起信件,就从小包里拿出了叠的整整气气的一张纸,递给澹台博宽手里,博宽走到临路窗口,小心翼翼的展开信纸。映入眼帘就看见了,爷爷澹台万博笔力遒劲的字体,信上写到:博宽吾孙:见字如面!龙凤之缘,见好就收。祖父万博。某年某月某日。

澹台博宽顿然明白少女是谁了,静静的看着莲花点头微笑道:“你是我媳妇,呵呵!”

“明白就行!要不要检验真假!”少女冷冷的看着澹台博宽轻轻的说道。

澹台博宽定定的眼神看着倔强的女孩,深感感动,缓缓说道:“不必了,我已经知道了,我相信你!不管你是谁,我收!但我需要向你证明一点!”

澹台博宽走到女孩面前,将自己的腰带解开露出左腿的彩绘纹身,纹身是一只张牙舞爪的龙,女孩掀起自己的长裙,在白皙的右腿上赫然看到彩绘纹身是一只迎风展翅的凤,紧接着女孩将腿准备向澹台博宽的左腿靠拢。

澹台博宽闪身躲一边飞速的提上裤子,扎紧腰带说道:“入洞房后,再对照纹路吧。我希望能冷静的去做一番事业后,再规划将来的婚事!你可以决定去留!”

“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守着你!”

“千里迢迢,就为了证明这个吗?”

“是的!履行当初的诺言!此情不改!此情不移!无怨无悔!”

“我是一个背景复杂的人……我曾独闯江湖!流浪街头!”

“我知道……还是要履行诺言!”

“既如此,你不能干涉我的事……不能没有我的解释,就听信任何人对我的歪曲和指责!”

“我会做到的,必要时你可以在我这里寻求帮助!”

“好了!媳妇,我们走!”

澹台博宽拉着女孩的手,就从屋内出来,直接就走出了咖啡馆后门带着莲花扬长而去。

圆桌子旁还有单于尔顿在苦苦等待二人出现,可是左等右等不见澹台博宽和莲花出来,就把单于尔顿熬煎的异常难受。他不明白澹台博宽与莲花究竟怎么回事,只能满怀希望的盯着满桌子的美味食品苦苦等待。

四合院屋内,董亮与澹台惠雨正相错而坐交谈,董亮坐在床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澹台惠雨坐在距离董亮约两米远的椅子上,望着窗外。

澹台惠雨若有所思的缓缓说道:“博宽,今天很反常,也不知道他到底遇见了什么烦心的事,匆匆的跑来,又匆匆的跑出去;六月也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自外面进来低着头就直奔厢房而进,关上屋门就闭门不出……这个地方看来我们还是不宜久留啊!”

“刚博宽跑进来,就伏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看我没反应他就扭脸就走,他是在确认我究竟到底有没有病,难道我们那里漏破绽了吗?六月的事,还是让宋春风去问吧,我们过于关心,容易激发她的反感,当然她若主动给我们说,那将另当别论。如此情况之下,还是小心谨慎为重。适当机会还是转向陆地牢靠一点。”董亮也心平气和的予以分析。

“一个是博宽那小子,一个是莉莎这姑娘,他俩真不让人省心啊,若再来一个或两个形成几个令人防御的目标,真不知道我们到底可以隐瞒多久。”澹台惠雨异常担心的口气,足见其内心相对是较乱的心情。

董亮听到澹台惠雨说话口气沉闷,正准备说几句鼓励的话,忽然听到了澹台惠雨手机铃音再响,一边急忙示意快接手机,一边顺势仰躺床上。

澹台惠雨拿出手机接通通话,就说道:“哦,老童,什么事?哦。哦,什么情况明白……知道了!就这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