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五十一章 巧妙安排 依然遭到暗算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46 2013-08-11 20:57:35

  董亮侧头凝视澹台惠雨通话完毕,坐靠床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好消息,祖莉莎要回亭舟市挎浪旅馆去了,终于送走了一个监视者,我们可以轻松一点了,哎,左一个博宽,右一个莉莎,处处留心、步步小心.她自己主动说要回去了!”澹台惠雨兴致勃勃的走到床边,向董亮说道。

“为什么?这么匆匆的离开,不会那么简单吧!”董亮惊讶的难以置信。

澹台惠雨坐到床边,喜悦之状及时言表:“这个牛头岛上有一家牛气冲天宾馆,祖莉莎与宾馆主管一番聊天,就确定了要与该宾馆签订合作意向书,祖经理要回去汇报工作去了!”

祖莉莎能留在身边就可确定一方势力的动向,祖莉莎要离开,反而让董亮心里感觉缺失了进一步研判的机会。

“哦,那不是还要回来正式洽谈,她还会回来吗?高兴了半截,还以为他们放弃了对我的监视了。我很希望祖莉莎背后的某些人能继续陪伴着我。”

澹台惠雨没想到董亮如此泄气,伸手摸了他额头很诧异:“嗨嗨,亮亮,你怎么如此心态啊。她离开这里而去,说明有人批准她离开,若不是有人放松了对你的看管,她怎么可能如此轻巧的离开。你到底是真病了,还是假病了,咋就转不过来弯呢?”

“我可能是脑袋受刺激了,昨天还能感知些东西,今天不知何故就如同水管关掉了阀门般,一点意念都通不过了……”董亮的顾虑很多,尤其是稍纵即逝的意念妄动般的感知,出现了意外的情形。

澹台惠雨很希望董亮的特能训练能够顺利进行,听到董亮如此话语,心里异感纳闷。

董亮有印象还是被人担架搬运上岛的过程,虽然那时他闭着眼睛,装作昏迷,但心里非常清楚走了多少时间,转过来几个弯。耳边听到了几个人的喘气声和惠雨、六月和博宽的说话声,极短的时间也感知出有人潜意思中出现海底暗流涌动的画面。

一群胖头胖脑的鱼来回围绕一个像石塔样的石头转着圈,突然一股粉红色液体如烟雾般喷出,那些胖鱼四散而去,鱼群急速退却中模糊看见鱼出现有四肢滑动的动作,但奇怪一类怪异海龟,转身看石塔之烟,却惊异发现仿佛烟雾看似被针管吸去般缓慢消失、一点也不剩。

想至此,董亮想与六月就此事探求一个合理解释,六月敏锐的洞察力也是他异常欣赏的。尤其让他时常感受到六月性情柔弱的背后,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特征的神秘感。董亮此时很想与六月分析一下那幅怪象。

澹台惠雨听到董亮的要求,急忙起身不敢耽误,行至屋外院内,却发现小莲不知何故仰脸看着西厢房屋檐呆呆发愣。小莲异常反常,但她顾不了那么多。急忙站在东厢房门口敲门,然门并没锁上,正待推门而进,六月将门从里面打开。六月目视澹台惠雨紧张神色的面孔顿然一愣,惠雨也不说话拉着六月的手就走。二人来到堂屋东侧屋,惠雨用手向六月指指董亮,六月就走近董亮身边。

董亮随及将他上岛途中感知的画面,告诉了六月。六月听后惊惧之色,语气低沉说与董亮,“胖头鱼,我确实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那股烟雾状东西,有点像是我知道的一种消散魂游粉,是一种极其强烈的腐蚀剂,一般在险要的机关中使用,遇见空气和水就膨胀,至于你说的石塔,你可不可以再描述的清楚点,主要是大小和颜色!”

“开始仿佛是褐色的,但最后看时又觉得像青色,中间似乎白花花,像是月光影倒水面、水皮波动闪现的样子。确实不敢确定对不对,因为我上来后老是感到头发晕,有点想干呕。所以……似乎靠近海岸边不远……龙形石头……前面!”董亮想着说着,神态有点恍惚,不能自制。

六月看到董亮有点失态,急忙站起身来,对澹台惠雨急促语气:“尽快让董亮休息一会儿,立即,快点!”

澹台惠雨闻言紧忙扬起手掌拍向董亮左肩,接着左胸轻敲一下,随后就把董亮放倒床上。董**道被封,双眼微闭进入睡眠状态。澹台惠雨着急万分,“刚刚怎么了,他又是不是犯病了?”

六月环顾了一下屋内陈设,眼神犀利扫了四个屋角上下,悄声说道:“他这次,确实是中毒了,这件屋子除了你我,还有谁来过?我说的意思是除了上午那几个抬担架的,都谁来过!”

“再无别人踏进屋内,董亮到底重不重?”澹台惠雨瞬间闪过博宽的身影,但她并不想让六月或其他人来质问博宽可能存在的诡异,她想自己从博宽身上找答案,在她没能首先了解清楚以前,不想过早将博宽置于险地,因为惠雨不相信博宽会加害董亮。

六月想了想,对惠雨说道:“既然没有其他人来过,那就把公良亦兰叫来谈谈吧。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六月心绪异常沉迷,脑海闪现公良亦兰的面孔,感觉那位小女孩儿还有诸多疑云令她费解。六月在澹台惠雨刻意隐瞒澹台博宽的情况下,只能加重她对公良亦兰的怀疑。

澹台惠雨听到六月如此话语,也不再多问,心急火燎的转身出去,

“等等,惠雨!你就不要亲自去了,让小莲或小萍,不管那个把公良亦兰请到这里吧,正好看看她准备的医生,是否能够治好董亮的病症。”六月心细的发现惠雨神态表露迫切和焦急,她不想事情节外生枝。与公良亦兰曾追查过澹台博宽的行踪,发现了与小子接头男子行事诡异的现象。她异常明白黄牛岛的热闹局面,很可能还潜藏着不易发现的对手。先行麻痹对手不能做出正确判断,也许对手会做出有利于她行事的误判。

六月非常心细的考虑,足见六月临危处变能力,她将外在表现做到不动声色,也是有着更进一步的深层考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