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主线出击,牵动神经蔓延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23 2013-08-11 20:57:35

  董亮与澹台惠雨两人在三楼走廊分开,就各奔集体宿舍休息去了。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半圈壁灯闪着白色的亮光,将屋内照的也算亮堂。

在一面墙壁这上有一幅壁画,是一片白桦林的秋景,山村外的两排树木的土路上一辆三匹马拉的马车。一个戴皮帽的赶车汉子挥舞着鞭子留出一个背影,在车内装载着两只野鹿、一只熊和一只虎,两只猛兽嘴角都留有少许血迹。马车的车轮边飞奔着几只猎犬,马车伴随着黄昏的夕阳,向有村庄的地方行驶。

在此壁画对应的另一面墙壁上也有一幅壁画,画上一群在河边洗衣的半乁果女人惊慌失措的向画面斜上放张望。在一群金色光环的中间,一个暗红色的古堡悬在空中,那古堡下有些许喷涌的火焰。在古堡的每个窗口都向外放射着蓝色的光芒,几道断断续续的闪电物体从古堡边滑过,一派朦胧神秘的色彩。在那群洗衣女人的后面有几只家犬向空中吠叫,在河对岸树木的空隙可看见有村庄陷入一片火海。

大厅有旋转角度的楼梯下,有壁炉巨大的火塘被黑色板封闭,版面闪着幽光。炉台上硕大的平面空无一物,但正中对应有宽大的内嵌式的神龛,里面雕塑着一组奇怪的体型的物体,但在可能是头部的位置都被破坏掉了,断面露出参差不齐的痕迹,在神龛的深处有莹莹发亮的背景片片残缺不全,仿佛有几处像微小的星光。

二楼中间一扇门打开澹台博宽神情朦胧的出来,侧转身向走廊一侧低头走去,眼光无意向楼下扫视余光中发现有人在秋景图下的沙发上坐着。博宽定睛一看便发现原来是莲花呆呆半卧在靠背手抓着扶手,博宽口里嘀咕着:“大家都在昏睡,她会在哪里做什么呢?”

澹台博宽本想去卫生间方便,受好奇心趋势转念间,就转身走向楼梯,缓缓从二楼下来。走到莲花的侧面三、四米远距离站立不动,静静的观察莲花脸庞的侧面。发现美少女竟然眼角似乎有泪水,莲花没有觉察到身边站立注视她的博宽,似乎是陷入沉思太专注的缘故。

澹台博宽内心再一次惊叹于莲花的美貌和高贵的气质,心中暗想如此高贵、气质不凡的人为什么能够对他地痞般少年如此青睐呢?说老套的为了婚姻誓约而为确实从内心讲过老鼻子时了,在当今的社会崇富日盛的风气下,像莲花如此的容貌凭什么对一个穷光蛋好脸呢?

澹台博宽通过十余年的流浪生活,已经具备了极深认识,从与美少女第一刻见面就坚信他不可能得到她。就多少次反思美少女究竟到自己身边会为什么?博宽所思所想绝不是仅仅出于自闭自卑,因为有很多的教训足令其凡事要理性的思考。

一个站在那里深思,一个坐在那里深思,两个人僵持着状态都一动不动的投入,渐渐澹台博宽就有点内急所迫的感觉压倒了思考的因素。正待默默地悄悄地转身时,仿佛听到莲花极纤细的声音发出:“竟然会如此念头地瞎想,枉费小女子一片真情!”

澹台博宽心感大骇,急忙回头张望莲花的表情,却发现美少女纹丝不动的表现。莲花刚是什么表情此刻依然还是原来的姿态,博宽内心顿然涌动非常的强烈诧异。他以为是出现幻听,摇摇头便静静悄悄挪动脚步向一楼卫生间走去,即将拐弯时,再回头张望莲花,莲花简直如雕塑般依然故我的神态。

澹台博宽在卫生间方便出来,不由的嘲笑他刚刚的表现。试想一个人内心之中所想,不可能有其他人能读懂他会思考什么问题的。董亮那么高深的本领,也还需要凑准时机领悟到他人潜意识的东西。那么一个貌似清高和高贵的女孩能读懂人心,简直是异常邪乎和怪诞。

估计应该是他思想开小差和产生幻觉的本能,想了那么多不可能成就的事,但下意识之中还是希望那么不切实际的东西真的可以实现。想想美少女貌压群芳的容颜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三岁小娃娃估计都喜欢,更何况他血气方刚的小伙,想至此博宽真担心那天喝多了酒,不小心对那美少女做出不妥的行为,他就只有名实所归变成内心极其鄙视的卑鄙的流氓了。

他拿定主意,决定不再过问莲花的事情,放慢动作轻轻抬放脚步装作没有看见莲花的样子,悄悄迈上楼梯的台阶准备上楼回房休息。

“博宽!回来!……不要上楼!”莲花的声音不大但清晰、明确的自澹台博宽身后传来。

他不禁大感吃惊,心说又产生幻觉了吗?就脚步迟疑一下悬在了半空,想想后面那句话符合当前的实际状况,就立即放下脚步,转身回头向楼下瞭望,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莲花正向自己招手。澹台博宽这才意识到莲花就是叫他,连忙答应道:“啊,没看见你在那里啊,你不叫我,还真发现不了!”

澹台博宽语毕,一路小跑的来到莲花的近前,仔细端详着莲花的表情,故作惊讶的说道:“莲花,怎么了,睡不着吗?做恶梦了吗?快告诉我,我给你解解梦!”

“快坐下来,靠我近点,我有话说!”莲花微笑着看着澹台博宽,抬手等着博宽,两人紧靠着坐下后,莲花紧紧盯着博宽的眼睛说道:“博宽,我问一件事,必须说实话。”

他看见莲花如此近的距离与他交谈且话题显然很沉重,感觉浑身不自在,后撤着身体眼神迷离的回答道:“看莲花你这话问的,难道我之前没有给你说过实话吗?我对莲花是高度重视的,再说对自己的媳妇能不缴心吗?我们俩谁跟谁啊!有话直说。”

他心里不存幻想是假的,尽管与莲花存在无形中的悬殊身份和境遇差距,他寄希望那个指腹为婚的事真能实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