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七十九章 再三解释 仍被错误理解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63 2013-08-11 20:57:35

  闾丘立祖眉头紧皱,没想到女孩儿突然挣脱对他,理都不理就直接进门而去,正诧异女孩儿反常的原因,听见老先生的问话也懒着回答,嘴里模糊不清的哼哈几声,便也走进院子。

“哎呀……这是那位仙女下凡到俺家了啊?”一个干瘦如柴的老婆婆,有七十余岁的摸样,但是穿着俭朴,一身蓝色棉装,头顶围紫红围巾,脚蹬老式乌色短靴。老婆婆满脸皱纹的眯着眼睛看着莲花,兴奋异常的喊道。

莲花微笑着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轻声喊道:“老奶奶过奖了,我就是一个凡人,我们刚从雪山下来,有点饿和累,能不能行个方便啊。”莲花说完就静静的注视老婆婆,等待回答。

“不用喊,我能听见。吃和住吧是不是!行!看你这红褂子很配你啊!”老婆婆走近到莲花面前,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一番端详,眉开眼笑的说道:“不管天上天下,你都是我们的贵客。又高又雅的人能进到这个院子,就是我们修来的福分!老头子快给红衣女孩弄点吃的,要赶快!”老婆婆离莲花很近,仍然做出招手状,拿双榆树皮般的双手,表达出异常文雅的手势。她转身走到堂屋门口,掀起挡在门口的回行图案门帘等着莲花先行踏入。

莲花听到老婆婆说‘红衣女孩儿’,立即吓了一跳,心说身后还有人吗?就急转身去看,却发现没有其他女孩在院子里。正纳闷中眼神错乱之中,忽然发现披在身上的披风不知何时已经变的鲜红的颜色,披风内里却是典雅的淡黄,顿时明白老婆婆原来就是说她。

“老婆子,这里还有她夫君呢。”老先生也是干瘦高挑的身形,穿着打扮也极普通。上身翻毛皮袄雪白透着黑色布衬,下身黑亮棉质腰裤,脚上乡村黑色高帮棉鞋。尽管岁月风霜,使其背有点微驼。满脸笑容冲破着皱褶,居然泛起浅红之光。他呵呵笑着说着让闾丘立祖也随莲花进去,闾丘立祖身形呆立不动。

老先生伸出像粗壮蔓藤般的右手,轻轻拍了拍闾丘立祖的胳膊,微笑示意权作催促。看见闾丘立祖依然呆愣不动,他摇摇头转身就向厨房而去。

“哦、哦,俩孩子,都快进来吧!”老婆婆一手拖起了门帘,一手也向闾丘立祖做着单手捞人手势,邀请两位进屋叙话。

盛情邀请明显,莲花很受感动,急忙紧走两步扶住老婆婆的胳膊说:“老奶奶,还是你先请吧,客随主便。再怎么说也不能让你老累着啊……让我来吧!”说完就她搀扶老婆婆进屋,然而老婆婆却拨开莲花的搀扶。

“你俩是我们家的贵客,就快进去吧!客随主便,主人倾力邀请,孩子别废话,快进吧!”老奶奶单手拖着莲花进门,尽管老婆婆似乎站都站不稳外表,却没料臂力很大。莲花眼见执拗不过老婆婆,索性恭敬不如从命的考虑。

她无奈只好进去,但进去两步,又返身回来予以解释:“老奶奶,千万别误会,门外那个人不是我丈夫。他是……我……哥哥!他叫立柱,我叫莲花!”

“哦!呵呵……奶奶知道了!你哥哥!立柱,嗯,高高掛褂的就像顶天立地的柱子。嗯,一朵莲花!一对佳人啊!”闾丘立祖对莲花的介绍听得异常真切,既然是与她有关系且是兄妹关系,他便不再犹豫。异常爽快的表情走进屋内,急忙也闪进屋站立。

老婆婆指着屋内两排旧沙发,说道:“请坐……快坐下歇会儿吧,酥油茶马上就到!”说着老婆婆又慌忙小跑状出门而去。

闾丘立祖看见莲花坐在一排沙发上,就将背包放在地上坐到了莲花对面,喃喃自语道:“莲花,名字很好听!但是我不叫立柱,我叫闾丘立祖,站立的‘立’,祖国的‘祖’,亏你会说,立柱真难听!”

莲花偷眼看着面前低头喃喃自语的闾丘立祖轻声说道:“哦,我明白了,为了不使别人产生歧义,叫你祖国可以吗?临时的免得别人误会……可以吗?说句话啊!”

“不无不可,名字吗就是代号……小妹妹喜欢,就只许你一个人这样叫我!”

没多久,老婆婆和老先生就一起进到屋内,两大盆的牛、羊肉香喷喷的满屋肉香,奶香十足的酥油茶都放在了桌子上面。莲花已经饿的时间太久了,闾丘立祖更是挨饿数日。两人连吃带喝,狼吞虎咽。

饭毕,老婆婆将热水装满了脸盆晾着等饭后洗手,莲花接过老婆婆递过来的酥油茶,连声感谢的说道:“太感谢了……呃呃……太丰盛了……”说完夸张的将右手上指缝间残留的肉末,伸出舌头舔舐。

“哦,莲花,这个名字很好听,雪莲花,高贵圣洁的雪莲花。他呢?叫什么名字呢?”老先生赞叹着莲花的名字,又问莲花探寻闾丘立祖的名字。

“他是我哥哥……他的名字叫祖国!”莲花看了一眼闾丘立祖,大声的说道:“我哥哥的名字叫‘祖国’!”闾丘立祖听到莲花的叫声,非常不满的瞪视莲花一眼,莲花急忙向其伸了伸舌头,表示抱歉。

“这个让我想起自己时时惦念的事,这个名字永远在我心中。在我心中是一个极其神圣名的词,两个意义是特别的不同!”老先生居然连声喊着年青人的名字,莫名其妙的老泪纵横,露出极其伤感的神情。

莲花不解的目睹老先生伤感的情绪,目瞪口呆的扭脸看老奶奶,却惊讶发现老婆婆眼里也噙满了泪花。老婆婆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低声解释道:“这里是藏诺答未……孩子!这里是非控区”

“不对吧……我怎么看见这个房间里都是汉字才有的书法!几乎贴满……满屋都是……还有佛像!经幡、藏文!”闾丘立祖也警觉的站起身,用手指点着书画和佛像,充满不解的神情。

老先生也霍然的起身站立,神情庄重的说道:“我们是华夏龙人,到那里都不会忘记自己的文字和文化。孩子,哦,我出去一下,老婆子,孩子们很累了让他们尽快休息吧!”老先生说完怅然若失的低头出门而去。

莲花怔怔的看着老先生出门的背影,对老先生的不辞而别异常费解。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急忙再次说出内情:“老奶奶……他确实是我哥哥!我真的和他不是夫妻关系。你可千万不要理解错了!”

“知道了,看出来了,他还是非常怕你的。没看见小伙子很老实和忠厚吗?”老婆婆连忙点头赞同,又看着闾丘立祖笑着说道:“小伙子啊……今晚你们就分开休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