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七十四章 堡内潜藏 调动感知意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47 2013-08-11 20:57:35

  门内的冷酷青年破瓶而出,那个深陷瓶中的灵邪在不断快速缩小的瓶子内苦苦挣扎,然而却看见其动作渐渐僵硬,不一会儿就仿佛进入冬眠状,红眼暗淡无声无息。

与此同时,冷酷青年奔赴到神龛前将神龛深处的一个特制的蜡烛点燃,没有五秒钟就听到大门一声轰隆的巨响,大厅的地面也剧烈的颤抖了几下,渐渐归于平静。

“哦,没想到古堡外层护甲,也在这个神龛内,真是没有想到!”亓官晚景看着闾丘立祖竟然能对古堡如此了解,不禁感到十分惊奇。

莲花看着那瓶子竟然如绳索之网般紧紧将灵邪禁锢,无比惊讶的随口说道:“咦!瓶子竟然也会像绳索般收缩简直太神奇了。这个究竟是如何做到呢,无法想象!”

“哦,莲花……你真的想知道原因吗?我可以告诉莲花详情。”冷酷的青年注视着莲花的面孔,却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声音轻柔、语速缓慢,将身边围观人等都震撼的左右摇摆,原来冷酷的表情也有融化的时刻。

如此情景使澹台博宽心里异常的不高兴,咋说莲花也是自己的媳妇,那个冷酷的小子如此容颜确实使他异常的愤懑。几步上前就站到了莲花的面前,态度凌然的说道:“该我们知道的时候,自然也就很容易的了解了,时机没到了解那么多也为时尚早。莲花,来我给你说个事!”

澹台博宽说完连看闾丘立祖一眼都没有,就将莲花拉到了一边。

“哦,这……我也是好心好意。”闾丘立祖一脸的困惑,看着莲花被澹台博宽拉到楼上而去,冷酷之色顿然又凝聚脸庞,紧皱双眉无可奈何。

“哦,立祖……那个灵邪冷冻住就没事了吗?”亓官晚景急忙上前试图为澹台博宽打圆场,借着灵邪的话题以期让冷酷之人转移视线。

闾丘立祖望着已经看不到莲花的楼梯口,表情严肃的说道:“否则,你想怎么样?不过可以让董亮探知一下这个家伙的潜意思里,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迹象。都别烦我,让我独自思考一下别的问题!”年青人说完就自顾自拉过一个椅子坐下低头无言。

“哦,好的,明白!”亓官晚景满脸笑容予以回答,转身看着董亮缓缓说道:“小董,这个家伙已经没脾气了,估计在沉沉的梦中,你感知一下他潜意识里会有什么景象吧!”

董亮听到两位勇士的话语,便不动声色的坐到那个灵邪的身边,进入无我的境界进行意思感知,微闭双眼搜索来自灵邪头脑散发出的思绪,潜心沉醉默不作声。

公良亦兰看见澹台惠雨静悄悄行至董亮身边予以必要之守护,也默默立于灵邪身边静静观察。她看到冷酷青年释放的冰瓶,已经由透明转为了深蓝色的晶体。那个被禁锢在里面的灵邪,已经看不清了模样。晶体内崩析出断面阻隔着里外的可视度,既防御着灵邪的可能行观察,也直接杜绝着他人可能发生的窥视。她心里暗暗佩服闾丘立祖考虑问题的精细和全面。

公良亦兰头脑中仍感到诧异灵邪的变异特质,不明白闾丘立祖何以对悬浮灵邪如此的了解。面对将来她可能再此与灵邪的遭遇,她转身观看冷酷青年试图打破沉闷做出询问,但也不敢轻易发声。刚刚青年不可一世的言语,足见其心里的冷漠,便回转身凝视公羊沁梅。

公羊沁梅也静静的看着公良亦兰,不仅如此那位阿姨向闾丘立祖方向飘了几眼,而且无声的向公良亦兰摇摇头,其意思也是不让公良亦兰去打扰那位来自五层的青年。

仲孙丝倩和珍珍并排坐在楼梯上,看着都静默不声的人们冷静注视,珍珍忍不住悄声说道:“奶奶,什么是五层啊……他家在五楼住吗?”

“这事!你还小不必要了解那么清楚。等你长大了也不需要了解,想那么多或了解那么多也不必要。仅仅需要知道他们属于高等人种就够了!”仲孙丝倩言语见正待详解,却发现冷酷青年在侧耳倾听,急忙含糊其辞的做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说完再看那个冷酷青年恢复常态,她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十分不解青年何故会如此的警惕。

此时此刻,童炳奇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呆呆的发愣,似乎想穿透古堡的壁垒观察着外部的动静。警觉的眼神突然呈现,无比惊讶的说道:“奇怪啊!外面灵邪竟然也没有了动静,到底外面情况是怎么回事呢?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刚说过了,不要说话,也不要走动。你们究竟想做什么?”冷酷青年闾丘立祖突然站起身断喝,狠狠的看了童炳奇一眼,又扭脸仰望楼梯与二层连接处的澹台博宽和莲花。

不速之客闾丘立祖突然闯进古堡,以其不可思议的手法拯救大家于危难。他却不想听大家再说一句话,让众人均压抑着好奇,静静观察他的奇异的同时也伴随着不解神态纳闷。

大家面面相觑,神态都表露出不明所以的样子,不知道闾丘立祖为什么会如此的着急和生气。澹台博宽停止在二楼的来回踱步,不断斜眼看着莲花做出恼怒的表情,他不明白莲花会与闾丘立祖是什么关系。莲花听凭澹台博宽恼怒状态持续,想着她的心事,对澹台博宽不理不睬。

时间在分分秒秒中过去,大厅内都鸦雀无声,冷酷青年在运功调息。片刻间看见其头部蒸腾出白色的雾气,汉白玉雕塑般的皮肤上凝聚有冰霜和露珠,显示出不凡的体质和灵性。孤傲、冷漠从体内散发出逼人的寒气。

公冶长治离冷酷青年站的很近,其目的就是想探究一下青年何故能于瞬间运作出那么骇人的技能,也试图近距离观察青年腰间的白色武器究竟是何种材质的利器。然而青年孤傲和冷漠散发出威严之时,公冶长治突然感到一种奇寒无比的压力扑面而来,以至他短时间无法呼吸和停止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