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八十章 伤心之感 足喻刀绞难耐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53 2013-08-11 20:57:35

  看着老婆婆起身微笑着将残羹剩肉端出屋门而去,莲花愤恨状看着闾丘立祖,轻声吼道:“我可事先声明,不管别人如何理解,你记住不能趁人之危,明白吗?不能占我便宜!懂吗?我是你妹妹……不能想其他的!”

“呵呵!我当然是一清二楚的。但他们非要这样认为,我确实没有办法,也许我们两个让他们看出来有夫妻像吧,善良的老人都信这个的!”闾丘立祖竟然也会存心笑谈。

莲花气急败坏的注视着闾丘立祖横眉冷对,闾丘立祖急忙正色道:“小妹妹,我确实无心冒犯,我能管住自己不去乱想,可别人咋想我确实无能为力。这又不是我的错!”

莲花心知肚明闾丘立祖的话是有道理的,就低头看着自己的左手肘,轻轻活动了几下,极其好奇的抬头嚷道:“到底我的胳膊是脱臼还是骨折?怎么这会儿伤口也不痛了,里面也不疼了……现在能不能打开看看?”

“当然可以打开看看了,骨折是千真万确,这个药有奇效。一般重大伤痛不足六十分钟就可治愈,不信你可以看看皮外伤,那也是一点伤疤也不会有!”闾丘立祖微笑着盯着莲花的眼睛,十分诚恳的说完,绕过桌子就准备亲自为莲花打开束缚。

莲花极为不信的挥动右手,看着闾丘立祖说道:“真的一点伤疤也没有,这可是你说的?”

在她跌落锅中清醒后,莲花看见过自己胳膊被岩石划破的伤痕,长长的一道血口嵌入很深,当时她足足洒了一小瓶的云南白药。

“千真万确的,莲花……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快让我为你解开!”

“要真的没有伤疤,我一定好好拥抱你一下……表示感谢!”莲花感觉闾丘立祖的话就是信口开河,不亚于痴人说梦般的雌黄。想来想去都不会一点痕迹也无,她话语说出本就是下意思的言词。

“但愿你能说到做到……不会失言!”闾丘立祖内心雀跃而起,深知胜券已经在握。激动于莲花不知其中奥妙,喜悦之心无以言表。

“我莲花说到做到……从不失言!你把我莲花想成什么人了?”

莲花伸出左臂,将眼睛闭上。闾丘立祖满脸微笑着,低头将莲花胳膊上的束缚缓缓打开。那书本状白色之物竟然被却下后很快就复原,年青人轻轻在空中甩了几下有装进背包。拍了拍莲花的小手,轻声说道:“已经打开了,可以手摸眼看了!”

莲花仍然闭着眼睛,用右手指尖轻轻划过曾有的伤口,感觉指尖滑过没有丝毫阻碍,连忙睁开眼睛扭动左臂,左臂异常白皙光滑,毫无瑕疵。莲花大笑起来半天合不拢嘴的傻笑,伸出双臂、弯曲双臂,又蹦又跳的欢呼庆祝。

闾丘立祖微笑着看着莲花,眼光迷离充满深情,随着女孩欢快的跳动,兴奋之感觉无语言表。

莲花兴奋过头,感激的看着闾丘立祖张开双臂,做奔跑状示意要投入闾丘立祖怀抱。但行至近小伙子半米距离,眼神顽皮中出现诡异之色,立即就停止不前,耍赖皮的腔调:“刚我说过要拥抱你了吗……你录音了吗?你有证据吗?”

闾丘立祖不等女孩主动投怀,激动的就伸手将女孩拉入怀中,紧紧的将女孩儿抱在怀里,将脸颊贴在了女孩的额头;莲花又听见了小伙子如擂动战鼓般的心跳,一种温情由心底升腾,莲花产生不可名状的欢悦心情,酸酸甜甜的味道真希望持续到久远;莲花心跳也出现了紧张的节奏,急令莲花不安和紧张,莲花用脸试探的触摸小伙的手腕却吃惊的发现异常的滚烫,将莲花震撼的浑身发抖,不禁感到难以自制的激动……

“哦,我说还是忘记了一件事……进门才想起来!还得出去!”老婆婆进门看到两个年青人的举动,深恐打扰两人兴致,急忙转身返回院子里。

莲花情不自禁的伸手触摸小伙子的脸颊,却发现闾丘立祖的脸也竟然滚烫,那热热的温度让莲花轻易不愿意离开男子的怀抱……时间如凝固般静止,两人静静拥抱出现无法呼吸的困顿,突然,闾丘立祖拍拍莲花的后背说道:“莲花……跑一天你一定很累了,还是躺到床板上好好睡一觉吧!”

莲花恋恋不舍的离开小伙炙热的怀抱,缓缓说道:“没想到你皮肤居然也会和正常人一样是有温度的……那为什么在屋外面时,你会那么的冰凉呢?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刚刚那是我没有对你设防,所以就放任了自己感情的释放……在屋外我受环境影响所致,提起了防御就显示出冷静的特质……刚我又想起了自己的使命,确实也不能放松对潜在危险的警惕……的确时常感到自己身不由己,很多时候我是为别人而活着,必须控制自己的情感,彷徨时都不明白我究竟要尊承什么?”闾丘立祖情绪的转变可见其内心极其的纠结。

“如果是你在面临极度的危险和异常的恐惧时,脸上会凝结着冰霜……”莲花伤感的情绪燃起也非常的心酸。

“可能是吧……莲花!对不起……饶恕我的鲁莽和冲动好吗?使命在身不能让我过多的沉迷……希望了却了一切时,能够听凭自己内心的召唤……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闾丘立祖低头自顾自说完,就默不作声的转身出门。

莲花呆呆的到沙发上,靠着椅背静静的陷入沉思,无法理解刚刚还炙热似火的闾丘立祖,何故会很快变得冷若冰霜,心里隐隐作痛却无法了解究竟心痛什么……想着想着就看到老婆婆慈爱的面孔,老婆婆近前伸手拉着女孩儿的手,将其牵引至上房里屋,将被子拉开后,嘱咐莲花上板床休息。

女孩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屋外不知何时闾丘立祖已经回到沙发上坐下,心神不安的左思右想后,缓行至莲花休息的房间,坐在床边注视着莲花沉睡的模样,心里心潮澎湃……听到屋外有人进来,就急忙走出去观看情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