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九十章 临危不惧 依然谈笑自如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6 2013-08-11 20:57:35

  “真没有什么其他严重的事发生,我们快点收拾东西吧。石板不能留在这里,你去背上我们的背包,东西都装好了。我把石板拿出去外面销毁掉,快!”闾丘立祖说完低头抬起石板就钻出洞外,莲花撅着嘴提起俩背包紧随其后。

莲花出了山洞就将她的背包背到肩上,手里提着他的紫色背包看着他将石板埋在五、六米远的雪堆下面。突感那片雪下波动几下过后,闾丘立祖转身看着仍撅着嘴生气的莲花,几步上前抱住她肩头,小声说道:“不要生气了,亲爱的。离开这里我告知你详情!”

“真的啊……以后不要试图隐瞒我,懂吗?我是你……妻子!”

“好的……绝不隐瞒,你退后山洞口十米……等着我!”闾丘立祖说完,从女孩手里接过他的包,看莲花狐疑的退出去洞口十米。他转身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圆球扔进山洞里面,又在山洞口看了看,转身回到莲花身边,揽着女孩的肩头向林地走去。

两人走出两百多米远,来到了树林中间,向后望去已经看不见山洞的洞口。闾丘立祖附在莲花耳边小声说道:“我在洞里做了伪装,将你我的印象维持在几十分钟的景物再现。只要有活性物体通过,它就自动启动,你猜我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有其他人发现了我们,雪人提醒我们转移,而你为了麻痹对方才这样做的吧!”莲花也附到闾丘立祖的耳边小声回答。

闾丘立祖满脸喜悦的神色,看着莲花向其伸出大拇指,表示十分的佩服,很快又变换手势,指指天、指指地后,将耳朵凑到女孩唇边。莲花眨巴眨巴两只大眼睛,笑着伏近闾丘立祖的耳朵说道:“是不是要在此等候进一步提示?”

闾丘立祖转身将莲花抱住在其额头香了几嘴,莲花满心欢喜的样子,挥拳在闾丘立祖身上做几番按摩。两人用动作表示出心灵相通的意境,让两人的情趣顿时高涨许多。闾丘立祖轻笑着左右前后的一番张望,拍拍莲花的肩膀,向前方指了指一棵歪脖树。莲花用脚踢了踢闾丘立祖的脚向其指了指一棵大树旁的小树苗,伸手拉着闾丘立祖后衣领。闾丘立祖急忙俯身低头,莲花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刚表现稍微好点,你就又不正常了,告诉你玛洛文字,我能看懂的。小样,再胡得得小心皮肉之苦!”

闾丘立祖脸色沉重的将莲花上下打量的几番,态度诚恳的说道:“我不想让你知道的太多从而担惊受怕,若雪人兄弟所言是真的话,那东西来无影去无终。我担心你压力太大,莲花是不是立祖的爱妻。我是不是一家之主,若是!这个行动的主意就让我来掌握,好不好?”

“好好!你说了算,大事你说了算,我听你的!”莲花双手合十的向闾丘立祖诚恳的坦言,意犹未尽的接口又说道:“按你要求我们继续打哑谜吧!”。

闾丘立祖伸手从莲花肩头越过用手掌扶住了莲花的腰,脸贴在莲花的脸,小声说道:“从小树到悬崖边多少米来这……用手比划一下!”看见莲花左手比五,右手比七,闾丘立祖口气幽幽的又说道:“你怎么对骆比文化也如此精通呢?你从那里学的这么多的东西呢?给老公要说实话……能做到吗?你到底懂不懂西虹文化。知道不知道纹身上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莲花将脸扭望别处,捂嘴偷笑道。

闾丘立祖正全神贯注看着前方,丝毫没有觉察到莲花的表情,仍自顾自的说道:“当然是真话了……到底说不说!”

莲花情绪低落的叹息道:“我看不明白……只是一知半解!”

“你想不想知道……另一半是什么图案?”闾丘立祖话语里,充满言辞的诱惑。

“不想知道,哦,我一直认为这个纹身就是最完美的纹身,也许是在画时就准备画成现在的模样。很有可能是让我将腿上的纹身和某件实物相对照吧!你到底有什么想法?”莲花明白闾丘立祖试图引导自己向某方面联想,但莲花不想将自己的秘密违规说出,甚为担心让闾丘立祖产生歧义,发生她最不愿意看见的误会之事。

闾丘立祖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莲花,说道:“不想知道……怎么会如此回答呢?”

“不想知道,就是不想知道……我觉得这件事对我们两个人来说,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所以知道不知道也无关紧要!”莲花急忙向闾丘立祖解释原委。

闾丘立祖把莲花的话,仔细的回味了一下,也看不出破绽,忽然改口说道:“莲花,我希望将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图案纹在你身上,当我看见时会时刻想起我们感人至深的情感生活,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哦,你居然要给莲花打上烙印……不是单单就是为了回味的吧……是不是还包含让其他人望而却步的意思!”莲花充满神情的看着闾丘立祖,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闾丘立祖表情很不自然的看着自己的脚,说道:“就是为了留下一个纪念而已,我们哪里的年青人都有这个嗜好。为了表明永结同心的意思!没有其他意思!你也可以在我身上纹一个标志。真的不关乎其他人的事!”

“嗯,可以啊!我是你的妻子很乐意做你喜欢的事,但不知道你准备纹到哪里合适呢?”

莲花深深的明白闾丘立祖用意,有幸是莲花很乐意让自己的爱人放心。

闾丘立祖万分喜悦的突然将莲花抱在怀里,站在雪地旋转起来,嘴里轻轻念叨:“太好了!嗯,太好了……我好激动啊!”疯狂的示爱之后,两人都跌倒雪地,相拥激吻,半天没爬起来。

高山雪原乱石树木成景,寒气裹挟着气流而风动,让闾丘立祖将身形紧紧贴着莲花胸口,侧耳倾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