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零二章 五彩冰幕 锁断追逐彩链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80 2013-08-11 20:57:35

  “我上去了,老童注意节奏!”车内通话器传来闾丘立祖淡淡的话语,莲花寻声望过去便不见了闾丘立祖的身影,霎时间从壁炉飘下五彩之光如雨水般密集。童炳奇开动汽车沿彩光上行,冲出通道。却发现黄昏的古堡周边五彩之光围绕上空盘旋,将一定高度和范围照的缤纷多彩。车门猛然开启,闾丘立祖进入车内,急速关门后说道:“打开同步计时,打开下视频图!”

远处周边一层层模糊印象涌动而来,古堡上空瞬间出现三层冰幕五彩斑斓,汽车无声无息在冰层上盘旋。突然底层冰层碎裂膨胀鼓起,牵引上层连锁反应,向外扩散出巨大的屏障,像三层透明的巨大之碗倒扣大地之上。汽车盘旋碗底之上几圈,然后托着长长的彩带升空、消失。

其实隐形飞行的汽车依然盘旋在高空,闾丘立祖注视着地上镜像的屏幕,看着那大碗,语气谨慎:“不知道老亓官他们怎么样了,按说应该是遁地而去,老童你有感觉吗?”

“嗯,他们已经从古堡出口跑远了,这会儿已经出去了有一百多里地了。亓官晚景的飞船速度何以那么快的呢,简直不敢相信!”童炳奇注视联动仪表,获知了飞船的移动数据,异常惊奇的回答。

莲花紧紧靠着闾丘立祖,情绪激动的说道:“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你的大碗估计快破了吧,还是小心谨慎为妙吧!”

“破裂时间还早,就是我不准备再在这里耗着。我们快点向东离开吧,老童锁定给你的坐标,我们走吧!”闾丘立祖轻声喊道,隐形飞车很快离开了古堡上空,渐渐向天际飞行。

一阵极度轻微的响声过后,闾丘立祖将铠甲收到身后,看着莲花依然是全身盔甲呆坐,就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看看她的状态。莲花心领神会也连忙收回盔甲,不动声色的伸手握住了闾丘立祖的手。她感觉男子的手异常的滚烫,有碍于身边仲孙丝倩和珍珍,也不便太过张扬。她便对闾丘立祖含笑念叨:“希望能尽快找一个舒适的地方,好好的休息几天!”

“是啊!这两天紧张过度,很希望睡他三天三夜,我都快被压垮了!”副驾驶座位上的祖莉莎也抱怨道。

闾丘立祖见此也表现出难得幽默的腔调,说道:“两位姑娘如此想法甚好,可以将车厢想象是温暖的水床吧,尽快入睡做个好梦吧!”

“大哥哥,我有个疑问可以说说吗?”珍珍隔着莲花晃动脑袋,试探着说道。

闾丘立祖兴趣盎然的问道:“好啊!有什么问题可以说出来听听!”

“你做的那个巨大烟火真漂亮,可惜从上面看就看见了一个三层透明大碗,要是在里面看,那会是什么样子呢?”珍珍感到异常费解,想象不出换个角度会有何神奇。

“呵呵!珍珍的问话真把我难住了,我也不知道!莲花,你想象会是什么样?莲花!”闾丘立祖边回答边试图引起莲花的注意,但侧身一看却发觉莲花静静两眼低垂似乎思考什么问题,便用肩膀推推莲花,又说道:“莲花,莲花,想什么呢如此的专注?”

莲花愣了愣神回答道:“没想啥,只是不知道亦兰他们三个在做什么?”

“放心吧莲花,董亮已经预测过,他们应该很安全!”仲孙丝倩缓缓的说道,眼神极快的瓢了闾丘立祖一眼。

“但愿吧,那三个人此时会做什么,确实是无法感受的到!”童炳奇发出无奈的感叹。

在一间空旷的拱顶库房里,有三个人坐在一个貌如小型船舱内,努力思索如何从里面走出去。这三个人正是公良亦兰、澹台博宽和公冶长治,像是探索劳累了半天的疲惫之态,均静静躺在靠背椅子中养精蓄锐,又像是困乏至极正在睡眠休息。

船舱内亮着微黄的灯光,库房内有昏暗的亮光,自房屋拱顶淡淡的洒落。映射在地面上轻微晃动的画面,丝丝缕缕形如水型波纹。在船的后面有一扇已经关闭的铁门,不大不小也就船型截面体稍大一点。从铁门至船行物停靠的地面,有两道明显的划痕闪着墨绿色的反光。

船头有两米高五米宽的幕墙靠下面位置,向前拱出一个三角形痕迹。透过这个五十米乘三十米高十余米的库房,在库房一侧貌似有直径三、四米的管状物若隐若现,管状物外有暗色的物品似乎在摇晃。库房一侧是锈迹斑驳的模样,明显可以看见管状物一侧有几大块玻璃的幕墙。

“哎呀,快看这是哪里啊?”公良亦兰从睡梦中醒来,看看四周感到莫名其妙,突然感到额头有点麻木伴着轻微的眩晕,连忙又闭上眼睛。静静的调整了一下呼吸,感到呼吸还算顺畅,只是感到空气中弥漫一种怪味非比寻常。

五分钟后,她再次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景物,渐渐适应着环境。低头看到两件泛白的物体就在她脚下,弯腰拾起却发现是狐皮大衣压着一套暗色皮衣。将几件衣服抱起来,放到座位之上,起身向后转看见两排座椅的地上。她看见一个人扭动身形趴在地上,看身形穿戴让她觉得应是公冶长治。

她急忙过去将那人翻转过来,果然就是公冶长治,他双眼紧闭表情痛苦。她碰到地板感到并不坚硬,反而很有弹性。顾忌潜在影响,她在公冶长治耳边轻声喊道:“长治!长治!快起来,你怎么了?”

呼喊几声不见回答,她伸出右手轻轻拍打公冶长治的脸颊。

缓缓的公冶长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到是公良亦兰又急忙闭上眼睛。片刻,他晃动身形挣扎站起来,查看四周异常惊愕,“小姐!这是哪里?”

“别看了,快找找博宽吧,刚我想起来,我们从储藏间掉下来了,快从这里出去看看掉哪里了吧。你快把博宽找到,我看看哪里有门,千万记住不要过于声张,以防可能存在其他不可预料的情况!”公良亦兰小声对公冶长治说完,就向她放衣服的位置缓步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