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零六章 仍存蠕影 寒冷考验冰冻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63 2013-08-11 20:57:35

  公良亦兰听到公冶长治的耐心解释,顿然感到肚子强烈的饥饿感,仿佛看见有人端来了大冒热气的烤羊肉。顿感烦躁心情有点好转,特别想到草原和奔腾的骏马,心情轻松异常的说道:“很希望能骑上一匹高头大马,边走边啃羊肉,但很奇怪我们怎么来通古斯附近了,不是说那里有核辐射吗?”

“你说的核辐射在乌克兰境内,那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离这里远着呢!这里有通古斯大爆炸,嘭嘭嘭的二十一响,很吓人的!”澹台博宽不知何时走过来,也兴致勃勃的插*言道。

公良亦兰默默的看了博宽一眼,很奇怪博宽这么快就自我救赎了,还眉飞色舞似乎没在意刚才的烦闷,不禁深感好奇。

“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我们深入某个国家的腹地算不算私闯呢,如果被发现岂不是要被遣送回国。小姐!我的意思不如我们谁也别等了,让我锁定亭舟,我们启程回去吧!董亮和那个冷酷之人说不定因找不到我们,都可能着急疯了!”公冶长治突然有一种害怕的心理作怪,试图劝说公良亦兰回去亭舟。

公良亦兰眼神冷峻的看着公冶长治,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把公冶长治看的浑身发毛。他不敢直视亦兰的眼睛,默默的低头不语。公良亦兰若有所悟的话语出口,将公冶长治惊吓的差点没瘫倒座下。

“博宽拿了一个盒子,长治你又可能拿了什么呢?这么着急慌张的想回去,是不是很担心自己的秘密被发现呢?老实交代!”公良亦兰仿佛能够窥探到公冶长治的灵魂般,将公冶长治惊吓的心乱如麻。

“嘻嘻,呵呵。我不就是担心发生国际纠纷吗?这个国家又没邀请我们来,我们这不就等同于侵略吗?听说这里的警察很厉害的,记得好像听人说在这里若喝醉酒就直接送到精神病院去,很恐怖的!我就是担心,并没有其他意思!若你不同意离开,那我们就等着。”公冶长治借着一阵傻笑,将心绪平定不少。抬起头微笑着看着公良亦兰眼睛,竭力将语气表述成坦言。

澹台博宽也在虎视眈眈的仔细端详公冶长治的脸,发觉公良亦兰没有穷追不舍的逼问公冶长治,急忙装着饶有兴趣的为公冶长治解围:“通古斯大爆炸,那是世界三大之谜,科学家都解释不了的疑团。我很希望不如我们去哪里看看吧,说不定能拾点陨石回家卖一个好价钱,这样办事和探宝两不误!”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闭嘴,让我清静一会儿。没有我的命令谁再说些无聊的话,小心小女子发脾气,博宽下去看看有没有人来,长治看看能不能把暖气启动,我怎么这会儿感到异常寒冷呢!”

澹台博宽看见他的建议没有收到任何效果,便一声不响的转身向门口走去,将身上的棉衣扣子一个一个扣好,把帽子戴到头上,静等公冶长治开门。门一开,澹台博宽便硬着头皮快速的跳出船外,刺骨的寒风侵扰进体内,澹台博宽感到呼吸困难。装模做样、应付差事的心理,他离船五米开外绕船舰快速奔跑转一圈后,又不声不响的登上船舰。随手将门带上,上齿磕碰下齿、浑身打哆嗦,迈动步履蹒跚的步伐,回到公良亦兰附近缓和了半天,小声说道:“亦兰,快看我,刚出去时脸上有点汗,这会儿脸上感到都把皮肤冻住了,外面异常的寒冷,实在是无法停留啊!再坚持一分钟人就被冻僵了.”

公良亦兰本皱着眉头看澹台博宽,惊讶发现他眉毛上有冰碴子,也就不想为难他,“好了,看到了……你坐下歇一会儿吧。哪里有女式皮大衣,你凑合着缓缓劲。”不管是谁的大衣,能够将身体捂热,澹台博宽才不会顾忌什么的,他浑身哆嗦着拾起大衣将身体裹紧。

“小姐,快看屏幕,那个人又出现了!”

船舰内视频图形出现了那位蒙古人的身影,公冶长治急忙向公良亦兰禀告。公良亦兰不明白那位蒙古人还有什么话要说,心里异常不解明明知道他们已经饥饿交迫了,那些人竟然远远的躲着无动于衷。

“亦兰啊,知道你们那里异常的寒冷,你们再坚持一会儿。因为你们船体外侧还附有异常微小的蠕毒虫,这个虫子奇毒无比。只有奇寒才能将它们灭绝,我们就在你们不远处看着,千万别让人再下去了!切记!船舰里的暖气不要启动!你们一定要再坚持三、五十分钟!”

“我说怎么这么奇怪呢,原来船体外还有害虫啊。幸亏小姐你英明,真要腾空而去,那就酿成大错了!”公冶长治不禁对脱身此处的建议,感到十分恐惧。

“长治,把船体外层水幕也启动吧,船体不停的震颤也可以加速毒虫的灭绝。需要强调的是刚博宽下去的门口附近要加大剂量,三位坚持住!再忍耐一会儿,等候另行通知下一步计划。”中年汉子说完话,图像便很快消失。

澹台博宽缓过来劲后,深感欣赏的腔调对亦兰喊道:“深感惶恐啊,刚我非常冒失的建议,确实也很幼稚。还是亦兰立场坚定啊,佩服佩服,你救了我和长治一命啊!”

“小姐,博宽的话,确实是一点也不过份,小姐!你就是我俩的救命恩人!”公冶长治眼含热泪表明心情。

公良亦兰看着长治和博宽的一唱一和,不动声色的轻轻的说:“知道就好,希望你俩引以为戒,小女子的判断,很多时候都是有原因的;以后,你们会更能确信!”

“以后,我们俩一切行动听你指挥!”澹台博宽和公冶长治异口同声表明了心愿。

公冶长治按照中年男子的要求启动了船舰防护水幕,船舰便开始摇晃颤抖起来,船舱内的温度也在快速下降。三个人在船舰里很快便感到寒冷难耐,公良亦兰不由的想起了她的防护服,心生感叹的缓缓说道:“估计所有的女孩子都是爱美的,我咋就那么傻非要让你俩帮忙找皮大衣呢,现在面临如此艰难的遭遇,我真恨我自己。自己一个人的错,还让你们两个受牵连,实在深感愧疚啊!”

“亦兰,千万别这么想,我和长治都是自愿的,与你没关系!”澹台博宽满脸真诚表明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