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一百零七章 特殊个性 发声异常普通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64 2013-08-11 20:57:35

  “哦,突然想起这个船是地外运输工具。博宽、长治快看看储藏柜或储物箱里有没有御寒的设备,我们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还是盘算一下怎么自救吧。别是毒虫没被灭绝了,我们却剩下半条命了,快快快,大家快点行动起来吧!”公良亦兰挣扎着从座椅上起来,眼观六路在船舱内一寸一寸的查看。

身边两个少年听到亦兰的建议,不敢怠慢,一个向船头去,一个向船尾去,谨慎留心。

澹台博宽从船尾搜索到船头,突然一拍脑门,兴奋异常的大叫道:“亦兰,这船是船,对不对?”

公良亦兰看着澹台博宽兴奋异常的神态,还真以为有重大发现呢,但听到其言语的内容,深感少年估计是不正常了。心里满含忧伤,仍然也要讥讽:“这个船应该就是船,若是温泉就可以洗热水澡了,很快就可温暖全身!”

公冶长治也对博宽的话,深感忧虑,忍不住走到博宽身边,仔细看了看不停傻笑的澹台博宽的面孔,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额头。叹息道:“看来你下船的后果,就是冻感冒了,还发高烧!”

“我没病,你才有病呢,我是兴奋的体温升高!”公冶长治激动的甩开长治的手,走到公良亦兰面前张口结舌的喊道:“亦……亦……兰兰,船就……是……是船,应……应……该该……该有……有啊有……有……船船船……船长,啊不对……船啊长……啊仓,对……不对?”

“小姐,干脆我们把博宽打晕算了,是不是小虫子跑他身上了,这都说的什么啊!中毒了!”

公冶长治几步上前,抓住博宽的后衣领,就等公良亦兰发话挥拳将博宽制服。

“别动他,我明白他想说什么!”公良亦兰一边向公冶长治吼道,一边伸手拉着澹台博宽的手,微笑着不住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满心欢喜的大声说道:“博宽说的是船应该有船舱,快找找船舱在哪里,爬地板上找找哪里有缝隙!”

三个人于是都趴到地板上,爬来爬去的苦苦寻找,公良亦兰正在座椅下仔细分辨,猛然大叫一声站起来,吼道:“公冶长治,给我过来!”

公冶长治正与博宽并排在座椅下寻找缝隙,听到公良亦兰的断喝,忘记了头顶上的座椅,猛一抬头就碰到座椅下的金属物品,顿时眼冒金星、头部疼痛随之而来。但他不明白何事做错而致亦兰愤怒,忍着头痛就爬出来,硬挺着走到亦兰面前,异常疑惑的说道:“小姐,你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呢?我那点做错了呢?”

公冶长治话没说完,公良亦兰就劈头盖脸的将少年打翻在地,倒在地上还被公良亦兰狠狠踢了两脚。澹台博宽急忙上前将公良亦兰拉到一边,公良亦兰蹦着高还有用手打长治。

“亦兰,你消消气,到底为什么啊?你总的告诉长治为什么吧!”澹台博宽伸着胳膊挡着公良亦兰,耐心劝解公良亦兰说出原因。

看着打不到了,公良亦兰气急败坏的指着公冶长治说道:“我和博宽趴到地上找,是因为我们不懂。你是驾驶这艘船的船长居然也趴到地上找,找啥找啊……回工作台,把启动船舱的开关给我按下去!这么简单的事,你做不了吗?”

公冶长治开始觉得他无缘无故被公良亦兰殴打,心里感到非常委屈,一副可怜相试图得到澹台博宽同情。因为公良亦兰不是好惹的,他受过公良亦兰的处罚。当听明白公良亦兰打他的原因,幡然醒悟他确实是该打,心里非常明白因为他遇事太着急太慌张,就把船舱开启的按钮给忘记了。急忙站起来,含着眼泪说道:“小姐,我错了,我忘记了,马上我就改正错误。你快消消气,千万别气坏了身体!”

“明白就好!快去办吧!”

澹台博宽呆呆的看着公冶长治和公良亦兰如此的情况,深为公良亦兰感到着急。女孩子应该是温文尔雅的做派,表现出女孩的秀气和恬静,看亦兰如此对待喜欢她的男孩,又是打又是骂的,很不习惯。不不禁皱着眉头,心里暗自唉声叹气;他不明白可以仰仗何种手段,在公良亦兰面前树立起兄长的形象。六月说公良亦兰是他的妹妹,他不知道如何去引导公良亦兰正确的处理问题。博宽感到异常苦恼,更不明白能用什么办法让公良亦兰相信他是她的哥哥,澹台博宽陷入苦闷的盘算中不知无何是好。

公冶长治所坐座椅临近工作台后面过道上,很快的显示出船舱的洞口。澹台博宽见此情景急忙收回思绪,麻利的下去探查。看见地板上有四个金属制箱子,箱子上画着服装的图形,分别为一个蓝色男性较瘦图形服装,一个棕色男性较宽图形服装,一个红色女性苗条图形服装,一个黄色女性丰满图形服装。博宽高兴的呼唤:“亦兰,有你的服装,你看喜欢那套,快下来穿上吧!我先上去,让长治关闭舱门,长治有你的,也有我的,还多出一套!”

公良亦兰惊奇无比,钻进船舱挑选出红色那个箱子,轻轻打开箱子,没想到里面有灯光在箱子盖上闪烁,急忙喊道:“长治,快关上舱门,谁敢偷看,小心点!”

公冶长治很快关上舱门,博宽笑着说道:“你体型较瘦就要蓝色的那套,我个头较宽棕色的就是我的,还有一套很丰满的黄色女性服装,我想带回去给我姐姐穿!”

“黄色,我看还是让小姐决定吧。你可以提意,千万不要自作主张!我们家小姐脾气很大,你都看到了。”

“明白!亦兰的脾气太爆了!你为什么不让她改改呢?”

“她一直都是这样,我喜欢她旗帜鲜明的个性,敢说敢为!”

“也就是你公冶长治自己如此看了……”

“博宽,你不要误会……她是我们家小姐!我尊敬她!”

“不知道将来谁可以降住她,帮她能做回女孩应有的风度。”

“我家小姐,那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心底很善良、嫉恶如仇、女中豪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